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

【蜘蛛兄弟】欺骗赌场(四)

我还是ooc了……

同学谨记,赌博最大的赢法,就是不赌。

由于作息临时调时间,我只好提前发了。

………………………………

“达朗贝尔原理?”安德鲁捏着白纸,皱眉翻看。

“对!只要你控制好力度,你就能掷到你想要的点。这和骰子一样,不是吗?”

安德鲁无奈地看着托比:“这不一样,托比。轮盘比骰子多太多的不确定性了。比如,轮盘新旧程度会影响摩擦力,桌子的倾斜度。再说了,是荷官掷球,不是我。”

托比被最后一句话噎了一下,立即反驳:“规矩是可以变的。”

“你说的对,哥哥。世界是多变的。”

但我爱你的心不会变。安德鲁心里加上一句。
 
 
“请下注。”从其他赌城里请来的荷官说。

托比伸手示意,“你先选。”

轮盘中共有38个格,18个黑,18个红。

“那就呼应一下我今天的服装颜色,红色。”安德鲁不在意地耸肩笑笑。

“好,那我就选黑色。”

“安德鲁·帕克压红,托比·帕克压黑。”荷官念道,举起一旁的象牙小球,轻轻地转了一下,示意道具没有动过手脚。

一时间,人群有些许躁动,都想找到最佳的位置观看轮盘中的情况。
 
 
 
 
几年前,安德鲁为托比展示练了很久的绝技时,神秘地说了一句:

“不要闭眼噢,不然……

在你闭眼的那个空档,连你的心一起夺走。”
 
 
 
 
安德鲁此时又想起了这句话。

荷官掷下小球。一抹白色在轮盘边迅速移动,发出“咕噜噜”的声音。没转几圈,它慢下速度,顺着重力滑进轮盘中的格子。

0

不仅是荷官,安德鲁和托比都愣住了。

轮盘有38个格,18个黑,18个红,还有一个“0”和“00”。

托比在心里骂了一句粗口。这可是13.16%的几率!他居然习惯性地忽略掉了这个可能性!

安德鲁也觉得不可思议,看看托比,又看看荷官。

荷官平静地宣布:“0,本局,平。”

“不是说好了三盘两胜才赢一局么?”玛丽不解地说。

“不,沃森小姐。‘蜘蛛兄弟’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在挑战上。”安德鲁开口解释,“四盘游戏,定输赢。”

玛丽颦眉,不太高兴:“什么啊!太无聊了!我要我自己来决定下一局的游戏!”

“玛丽!”沃森少爷低声阻止。

“干嘛?这不是我的生日宴嘛?我有一定的话语权,对吧父亲?”

沃森子爵对爱女的娇气有些无奈,见两位帕克先生没有不满的情绪,便说:“不要玩太过了。”

玛丽满意地笑了:“难得‘蜘蛛兄弟’赌一局嘛,当然要拿最擅长的啦!那第二局就比纸牌好了。”

纸牌,托比的长项。期中的含义似乎不言而喻。

托比正想着怎么拒绝,就听到安德鲁说:“我同意。”

安德鲁淡定地回视他。

托比心里堵得慌,嘴上还是答应了:“那我就更没问题了。”

荷官立即招呼人移走轮盘,搬来纸牌桌,并在众人监督下启封一副新牌,将崭新的扑克“哗啦啦”地洗乱透了之后,给两人发了两张暗牌一张明牌。

托比的明牌是红心Q,安德鲁的是方块4。

“糟糕的开头。”安德鲁自嘲道。

第二张明牌:托比是红心10,安德鲁是黑桃9。

“风水轮流转。”托比笑了。

第三张明牌:托比是黑桃3,安德鲁是方块8。

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

仿佛两人并不是在比赛,而是在玩小孩子的幸运游戏。

第四张明牌:托比是梅花7,安德鲁是红心9。

“噢,梅花。”托比失望地叹气,“我不喜欢梅花。”

“你撒谎,梅花代表幸运,你最喜欢它了。”

第五张明牌,也是最后一张牌了:托比是红心K,安德鲁是方块Q。

发牌结束,众人打量着牌桌上两人的组合。

托比的明牌有:红心Q,红心10,黑桃3,梅花7,红心K。

安德鲁的明牌有:方块4,黑桃9,方块8,红心9,方块Q.

单从明牌上看,托比的牌很好。但是,虽然有同花的KQ和隔空的10,但红心9在安德鲁手上,这拉低了顺的可能性。托比很有可能只是同花。

安德鲁的明牌不太乐观,单从两个9只能肯定有一对了,再好一点兴许能有方块同花。

两者还看不出胜负。

由于最后一张明牌是安德鲁的最大,由安德鲁先揭示暗牌。

安德鲁翻开第一张暗牌,方块2。

四张方块!

第二暗牌,方块5。

五张方块!同花!

荷官选出那五张方块,宣布组合。

看好安德鲁的贵族们忍不住鼓掌,似乎这已经是结局了。

托比本以为安德鲁会开出来三条(三张同点数),不禁跟着众人为安德鲁的牌鼓了掌。

轮到托比揭示了。托比翻开第一张暗牌,红心J。

KQJ10!顺子!

托比捏住最后一张牌,顿住掀起的动作:“安德鲁,你说我最喜欢梅花,那你还记得四个花色中,我最讨厌哪一个吗?”

对上他的漠然的眼神,安德鲁心底一揪。

托比翻开最后一张暗牌,红心A。

同花大顺!最大的牌!
 
 
 
 
“不要闭眼噢,不然……

在你闭眼的那个空档,连你的心一起夺走。”

托比一时间没听懂这文艺到中二的话,不过很快他回了一句:

“在你闭上眼睛那个空档,给你刻下彻心痛楚。”
 
 
 
 
 
扑克花色代表什么?

黑桃代表和平,方块代表财富,梅花代表幸运,红心代表爱情。

和平?那离我太远了。财富,我从不稀罕。幸运,我不相信这个东西。爱情……呵,我最讨厌这个了……

“同花大顺。本局,托比·帕克胜。”荷官宣布。

玛丽兴奋地想尖叫,但被兄长眼神制止住了。玛丽稳了稳心态,说:“太精彩了!这才是我所了解的‘蜘蛛兄弟’!那么现在,我想给你们一点压力,你们会不会发挥得更好呢?”

托比看着激动到有些疯狂的玛丽,皱眉:“沃森小姐想做什么?”

玛丽没有回答他,反而看着安德鲁说:“安德鲁·帕克先生,我刚刚想了一下你的那句话,我想我知道最大的赌注是什么了。是性命,对不对?”

沃森子爵生气了:“玛丽!”

“我要你们堵上性命!”

“小姐喝醉了!”

“我没喝酒!”玛丽瞪着准备走上前拉她的仆人。

贵族圈立即有了一丝议论之声。

少爷拉住激动的玛丽,低声劝阻。

显然劝阻有效,玛丽调皮地一笑:“嘛,这也是说说而已。我只想让你们发挥最好。”

说说而已?托比深呼吸。

她听明白了他刚刚那句话的含义。他很讨厌爱情,甚至婚姻。

这个自以为是的贵族小姐不高兴了。

也就是说,如果托比输了,除了迎娶玛丽,还可能是死亡。

托比看了眼子爵。子爵转动着手中的家族戒指,若有所思。

“好吧好吧,我们开始最后一场吧。”玛丽看着荷官。

目前,一平,托比胜一局。

“最后一局,比骰子。”安德鲁的长项。

最后一局。

…………………………………………

(大结局)下次更新:6月10号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