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

【蜘蛛兄弟】欺骗赌场(三)

我尽量不会把玛丽简写成令人厌的角色,不知为什么,我萌虫温,就是对玛丽简和皮特这对官方cp萌不起来。

就当我对玛丽简这个“情敌”不爽好了。

想了想,还是在文中提及了一下荷兰虫,但只是一个活在台词中的角色

我是哪来的自信说8号更文的,简直作死……

………………………………

灰色暗淡的天空,几朵灰黑色的云无声地滴下稀疏的雨。整个伦敦压抑地让人迫不及待地想逃离。

马车轻晃,黑色健美的马儿沉着头前进。在绕过广场上的白石雕像,马夫特地减慢了速度。

黑色车窗处托比探出脸,看看那塑雕像。

安德鲁很喜欢这塑雕像。一个忧郁的女子优雅地坐在石头上,两眼无神地看着脚边。明明没有刻出眼睛,却完美地表现出了女子的哀伤。

雨迹未干。女子洁白无瑕的裙子似乎变得沉重了,卷曲柔顺的头发似乎也变得湿漉漉的,而空洞的眼睛处,滑下一滴透明的水滴。像是平时强忍着坚强的女子,由于哀愁过度,在雨中悄悄落下眼泪,让其与雨滴混在一起了。

托比不得不承认,他也很喜欢这塑雕像。每次看,心里都会一种莫名的触动。

马车轮缓缓压过广场的花岗岩石板,再压上沥青路。马夫轻挥马鞭,低声催促马儿加速。

今天,是沃森子爵独女的生日。沃森家族正处于上升期,有大好的前途。而玛丽小姐正好是婚配年龄,子爵极有可能是想从各大家族中挑中一位女婿。

这吸引了不少人参加。但因为在上流社会中,对于“蜘蛛兄弟”的传闻不多,所以大部分人更好奇这对被特别邀请的“蜘蛛兄弟”。

十多分钟后,托比来到了沃森公馆。

金碧辉煌,糕点香甜,美酒浓郁。

即使自己是今晚盛宴的一大焦点,托比今天也没有特意打扮。穿上了标志性的蓝色西装。

托比无视掉所有人的打量,自顾自地走到酒桌旁,拿了一杯酒后,躲在一边,安静地扫视嬉笑的人群。

挑战这天终于来了,托比心里有些慌。他还没想好这场赌博该怎么赌。他不想输,也不想安德鲁输。

心底烦躁不已,托比将高脚杯中的酒灌入嘴中,仰头喝尽杯底最后一滴。

视线从天花板回到人群中,一抹红色进入眼中。

安德鲁和他一样,穿上了“蜘蛛兄弟”标志性的红色西装。

托比有一年没有见到安德鲁的这件西装了,即使出发前有想象他再次穿上的样子,但依旧是被安德鲁的帅气怔住了。
  
  
  
  
  
『“上帝!你穿上红色的西装后,变得好……霸气!”

“真的?我也很喜欢。嘿嘿。”

“诶诶诶,别笑啊。你一笑又变回了那个小天使……”

“小天使?哈哈哈。”』
  
  
  
  
  
“嘿,哥哥。”和前几天一样,安德鲁温柔地拒绝他人的靠近后,站在托比面前。

托比站正了身体,张嘴想说些什么,脱口而出就是:“准备好赌局了吗?”

安德鲁愣了一下,笑着耸了耸肩:“我永远都不会去准备。”

我不会去准备打败你的比赛。

之前的烦闷突然有了解释,托比终于笑了:“我也是。”

“我知道。”安德鲁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有没有说过你的微笑也很像天使?你看看,已经有少女被你迷倒了。”

托比顺着安德鲁的眼神看去,发现旁边不远处三个少女红着脸激动地说些什么,还悄悄地往这边瞧一眼。

面对少女的打量,托比不是很舒服,立即收回了笑容:“嗤,等她们知道我是一个赌徒,还会对我脸红吗?”

“别这么说,托比。”安德鲁告诉他,“你不知道这场宴会就是为了给沃森小姐找丈夫的吗?”

托比皱了皱眉,没懂他的意思。

“托比,玛丽·简·沃森小姐喜欢你。”

托比眼睛瞬间瞪大了:“我操,你认真的?”

声音有些大,招来了周围不满,嫌弃的眼神。

安德鲁对托比改不掉的习惯有些无奈:“是啊,韦德告诉我的。”

一听这个名字,托比就不高兴了:“怎么又是他。”

“别对韦德有偏见……”

“停!”托比赶紧打断他的话。“如果你该要讲那家伙的好话就赶紧结束聊天。”

安德鲁噎住:“好吧……是韦德告诉我的。沃森小姐钟情于你,用各种手段踹开了沃森子爵给她介绍的贵族少爷,还整天往帕克赌庄跑。沃森子爵对此无可奈何,只好答应她。”

韦德是怎么知道的?军队里应该听不到贵族的八卦吧?托比想不明白:“所以,沃森小姐和我赌,是为了让我和她结婚?”

不知道被那个字眼刺激到了,安德鲁心情厌厌地“嗯”了一声作回复。

托比近乎尖叫出声:“shi……”

安德鲁赶紧伸手捂住托比的嘴:“别爆粗了。”

温热的气息喷在手上,掌心处依稀感觉到对方软软的嘴唇。

托比郁闷地接受安德鲁的呵斥,眨了眨眼睛,示意他松开。

“嗨,你就是托比·帕克先生吧?”一个明亮活泼的声音响起。

托比和安德鲁转头看去,是一个打扮亮眼的红发少女。

“那么这位是安德鲁·帕克先生?你们好,我是玛丽·简·沃森,很高兴你们能参加。”

他们可不能拒绝挑战。“蜘蛛兄弟”心里吐槽,面上却是礼貌地弯腰行吻手礼。

“托比·帕克先生,你知道我们的赌注是什么吗?”玛丽勾起笑容,兴致勃勃地看着托比。

她说的是婚姻。“沃森小姐,对‘蜘蛛兄弟’挑战的赌注都是尊严。”托比回答道,同时也在拒绝她的赌注。

“不……错错错。按规定,输着要需听的围观者的一个要求。是那些乡下人粗鲁才会给输者下没有尊严的命令。

“而按照宴会之中,主人最大的惯例,你应该听我的一个要求。”玛丽轻抿红唇,“这可真是最大的赌注,我喜欢。”

“恕我直言,小姐,这还不是最大的赌注。”安德鲁盯着玛丽说道。带着温柔的笑容,却说着有些冷意的话。

玛丽脸色微变,礼貌地请罪离开了。

什么意思?托比来不及理解安德鲁的话,安德鲁转移了话题。

“梅婶怎样了?”安德鲁想起那个可爱的小老太太,不禁有些怀念,愧疚。“还有汤姆。上次没在赌庄见着他们。”

“还好。她带着汤姆回到了祖屋,养马,种菜。她过上她一直期待着的生活。”

安德鲁愣了一下:“汤姆也走了?”

他一直以为……

本叔叔走了,他参军了,梅婶和汤姆回了祖屋。他们都把托比都丢下了。

“毕竟亲侄子,梅婶不希望汤姆接触赌博。”托比误解了安德鲁的震惊。

他和安德鲁,是因为本叔叔看出了他们的特别,从孤儿院中收养的。

安德鲁看着淡然的托比,读懂了他身上的那股孤独。越想越难过,伸手抱住了他。

托比有些懵,但还是抬起手回抱住了安德鲁。

托比,我们没有抛弃你,你不孤单,我们爱你。

安德鲁心里告诉托比。

二楼处传来的一阵拍掌声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厅内快速地安静了下来。

“女士们先生们,很荣幸请到各位来参加……”沃森子爵站在二楼发言,身旁站着沃森少爷和沃森小姐。

“……那么,现在有请民间著名的‘蜘蛛兄弟’进行一场精彩的博弈。”

安德鲁和托比被请到大厅中心,楼梯前。沃森一家能轻易看见的地方。

“三局,两胜。若是安德鲁·帕克先生获胜,则托比·帕克先生服从我的一个要求。”

“安德鲁,我不想娶玛丽。”托比看着站在他对面的弟弟,低声说。

“如果是托比·帕克先生获胜,则我服从托比·帕克先生的一个要求。”

“沃森子爵说漏一点。如果我赢了,韦德的军队才能得到赞助。”安德鲁抱歉地看着他,“我想赢。”

“那么,‘蜘蛛兄弟’,第一局比什么?我们都有准备。”

托比擅长纸牌,安德鲁擅长骰子。

“公平一些。欧式轮盘。比红黑。”

好吧,安德鲁。我会认真地比赛,上帝决定胜负。

…………………………………………
下次更新时间:5月2日

如果你看到这儿了,我要和你说声谢谢。

蜘蛛兄弟基本没有人站,我做不到像热圈中无需太多铺垫就能说出一个故事。我保证!下一章一定开赌!(废话)

如果是新读者,可以点tag或头像看前两章。

爱你们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