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

【底特律/康纳乙女向】失眠

设定:继前作私设,人类女主,名:汉娜·哈里斯

……………………………………………………………………

[23:15]

电视屏幕一黑,接着开始滚动演员表。汉娜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喊:"什么?!等等?最后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她又走回到了原点。"康纳退出播放页面,准备关掉电视。

"啊……搞了半天,她们还是要登上那个船啊。"汉娜双手掌贴在脸的两侧,往下拉。

"很意外吗?我认为导演在前面埋了很多伏笔。而且你注意到了吗?开头不再是你以为的那个开头了。"

"有……吗?不行,我要再看一遍!"汉娜抢走遥控器,重新打开播放页面。

康纳立即用脑中的无线关掉电视电源:"这部老电影的确很不错,但是,你应该睡觉了。"

汉娜抬头看挂钟,正准备辩解这两天不用上班时,康纳拦腰把她抱离沙发。

"啊啊啊!疼!"汉娜捂着腰惊呼,"我说了我腰上有伤!"

康纳才想起汉娜的腰被歹徒用刀划破的伤口,很是懊悔,松手轻轻地把她放在地上。

"你现在让我睡,我也睡不着啊!"汉娜气愤,但还是任康纳拉着她进了卧室。

"总会睡着的。"之前说康纳整个晚上盯着她,她睡不着,后来还不是一样睡到打呼噜。

汉娜知道自己肯定吵不过这个前谈判专家,遗憾地打算明天早上再看一次。

灯全部都关闭了,卧室里的唯一光源就是被窗帘削弱的街灯。汉娜习惯性地把头抵在康纳下巴,避开康纳的视线。康纳顺势单手抱住汉娜。

康纳虽然不是真人,但他也不是冷冰冰的。汉娜听着康纳胸口处发出轻微的零件转动的响声,闭上眼睛。

[00:03]

不行,脑子里还是刚才那部电影。汉娜睁开毫无睡意的眼睛。

一直在观察她的康纳发现了,思索了一下让她睡着的办法:"你要听睡前故事吗?"

汉娜诧异地抬头盯了他好一会儿:"你还不如唱摇篮曲给我听。"

康纳没听出这是反话:"如果你想的话。"

汉娜还从没听过康纳唱歌,这下很是期待了:"真的?唱!不许瞎下载什么软件,或者用其他人的声线!"

这下康纳就有些傻眼了。他本来就打算从记忆里搜来一首歌放给汉娜听就完事了:"我不会唱……"

"没事,你就模仿着哼哼。"汉娜安慰道。

康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唱成什么样,看着汉娜满是期待的眼神,又不好拒绝。

马库斯和诺丝他们都能在战场上唱出高低音合唱来,他应该也行吧。

思索一下,选了一首很普通的摇篮曲。

才刚唱第一句,汉娜就把头又低回去了,做睡觉的动作。

康纳很认真地按照记忆库里的歌词和音调唱着。可唱着唱着,康纳就感觉到整张床都在震。他立刻停止了唱歌,寻找震动的来源。

原来不是地震了,也不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是他的妻子咬着嘴唇在忍笑。

"很难听?"康纳不得不承认他有些被打击到了。

汉娜冷静下来,微微摇头:"也不是。"

康纳在记忆库里搜出自己刚才唱的歌,立刻明白了汉娜为什么笑到颤抖。

他那根本就不是唱歌,就是用不同的音量念出了歌词。

"完了,我更精神了。"汉娜抬手揉了揉腮帮。

还没等回忆完,康纳就把那个糟糕的记忆删掉了。让汉娜闭眼睡觉的话都不想说了。

他怕再发出那样既不是说话,也不是唱歌的声音。

房间又恢复平静,很久汉娜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了。

[00:24]

终于睡着了。

康纳刚这么一想,怀里的人又开始颤抖起来。

"汉娜!"

"对不起!"汉娜抬起头,眼里哪有睡意。她捂着腰的伤口,哎呀哎呀地笑着,"你录下来了吗?我想收藏起来。"

康纳从没觉得汉娜这么能折腾人:"再这样我就要给你买安眠药了!"

汉娜止住笑声:"你要谋杀我?!"

康纳只想让她快点入睡,睡一觉好忘记今晚的事,谁知道她会联想到谋杀上。康纳立即学RK900那样凶狠的表情:"对,这样就没人知道这件事了。"

汉娜是真的有那么一瞬被他额上的红圈吓到了,随即一脚把康纳踹到床的右边,自己跑到左边躺下:"滚!"

好吧。康纳斟酌一下,还是选择了不过去。过去抱住汉娜的话,他可能连床都没有了。

[01:29]

人类为何需要睡眠?

睡觉同时是记忆细胞新陈代谢的过程,老化的细胞将每个记忆信息所使用的排列方式输入新细胞内,以备储存。

在汉娜睡觉的时候,康纳也会整理记忆库里的有用和无用的信息。删掉捕捉到路人的脸。将工作中的新进展存到档案中,再整合分析。

当然还有他和汉娜的点滴。唱歌音频被自动备份在了记忆库中,康纳没了刚才的果断,犹豫地想起汉娜忍笑,笑又不敢太用力的画面。

算了。

"呼……"

康纳睁开眼,看着汉娜也平躺着,不知道什么姿势,双手双脚放松地伸展,右手还搭在了康纳胸上。

汉娜有点咽炎,所以她睡觉时总会有呼噜声。

康纳记得他第一次听见呼噜声时,直接伸手捏住了她的鼻子。

当时惊醒的汉娜也是朝着同一个位置踹他的。

康纳去找了关于打呼噜的资料。但自从看过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说法说:打呼噜可能猝死。康纳一直很担心汉娜的身体健康。正好他不用睡觉,他可以盯着她整晚。

比如现在。

康纳小心地挪过去,伸手捞过妻子,尽量不动到她的伤口,让她右侧着睡。用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不让她的气管曲着。

汉娜的呼噜声果然减小了,也无意识地轻启红唇。

当然,康纳不会不在上面轻轻地覆上自己的嘴唇。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