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

【蜘蛛兄弟】欺骗赌场(一)

ooc预警

只是想看看加菲和托比(黑蜘蛛)这对好不好吃(不好吃就当做绿虫/贱虫,还有真挚的兄弟亲情)

我也不知道这篇文算不算rps

灵感来源是镜音双子的《欺骗⇔赌场》

我以前在贴吧看过这首歌的一篇镜音同人,超棒的!只是不记得叫什么了……

不知道写的时候会不会撞梗,或者说抄袭。如果有冒犯,请知情的同学指出我会改文,或者删掉。

拖延这么久真是抱歉了。(鞠躬)

主要人物:

托比·帕克

安德鲁·帕克

哈利·奥斯本

韦德·威尔逊

玛丽·简·沃森

时间:二战前

地点:英国

………………………………

一、

窗外那棵夏栎又开始落了几片叶了……

托比把身体斜靠在木椅的左扶手上,右手无力地抓着几张纸牌,搭在翘起的膝盖上,透过沾着雨渍的玻璃窗,看着被风雨摇晃着落下的黄叶。

那棵树挺老的了,老得已经结不出橡子了。以前还是有的,在树上时,躲在还算繁茂的绿叶间,成熟了,又被黄叶层层覆盖。栎树叶就像是忠实的骑士,保护着珍贵的公主。

小时候,托比每次捡到一颗橡子,就像得到神的奖赏一样,高兴地在安德鲁面前炫耀一番。而安德鲁,会露出天使般的笑容。

安德鲁……

托比仿佛真的看见了那个天使,站在赌桌旁,笑得那样天真,可爱。

科克茅斯悄悄瞄了眼对面的托比,见对方走神,在心里大声欢呼。

木匠说的没错,只要他的注意力被窗外那棵树吸引走了,他就有机会赢得胜利!

托比·帕克,这个变态的赌徒!科克茅斯刚来到这里就听说了他和他兄弟的传奇故事。

不可能有人在“蜘蛛兄弟”——也就是帕克兄弟的手下赢过五次!

托比·帕克擅长纸牌游戏,安德鲁·帕克擅长骰子。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诡计,没有人打破过他们的神话。

每当有人挑战帕克兄弟,他们会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对方,托比会漫不经心地瞥着对方说:“挑战我们,好呀,请你赌上你身上的一切。金钱?不,我们要的不是你所有的金钱。”

安德鲁会像孩子般笑着:“若是我们输了,那可是输掉了尊严。所以,请你赌上你的尊严。”

不赌金钱,赌上尊严。科克茅斯也被这句话给骗了!他以为他一个外地人在这里输掉比赛不会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谁知道……

输掉尊严的人,是要无条件地听从围观群众的一个命令。

这些爱看笑话的群众有着各种各样侮辱人的方法,输的人有的被逼成疯子,有的通过一片湖水,一把刀,一颗子弹,放弃了生命,有的跪在地上号啕大哭,求所有人放过自己。只不过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没有人好心地告诉科克茅斯那些方法是什么,他们都迫不及待地等着有一个骄傲自大的倒霉鬼成为他们的脚下的奴隶。

三局两胜,如今科克茅斯和托比各赢一局。这是一场赛点,科克茅斯如果赢了这一局!一局就能胜利!

通过前两局,科克茅斯已经知道了,他的技术比不过托比。至于他赢的那一局,是托比故意放的水。

他要被一群乡下人侮辱了!科克茅斯想逃跑,但有人帮他。

好心的木匠告诉他那棵树的秘密,并说:“到时候手快一点,偷偷作弊,那样你就赢定了。放心吧,比起让你受侮辱,我们更期待看到‘蜘蛛兄弟’的失败!没有了弟弟的哥哥,肯定没有原来厉害!”

而现在!正是他做小动作的最好时机!

科克茅斯盯着牌,余光看着慢慢地移动的手指,挑出衣袖中藏好了纸牌。

输掉尊严的人,会是托比!

“砰!”

科克茅斯腹部被桌子猛地一撞,立刻看向力的来源。

托比冷冷地看着他,穿着乌黑皮靴的左脚从桌子边缘收回。

“喔喔喔喔!”人群突然爆发了欢呼声,放肆的笑声,还兴奋地鼓着掌。

什么情况?科克茅斯茫然地环顾四周。

托比利落地起身,丢下手中的牌,理了理衣服上轻微的折痕,看着不明真相的科克茅斯,讽刺地勾起一抹笑:“真是的,我还以为会输一次呢。”

科克茅斯低头看向托比丢下的牌,不由得瞪大了眼。

散牌。

而科克茅斯手中的是二对。

他……赢了?科克茅斯刚露出笑容,就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这个傻子!真的作弊了!”

“没意思,又一个输在作弊上的人。”

“我都腻了。”

“我就说他会听我的话作弊的吧!”木匠兴冲冲地迈向科克茅斯,搜着他的身体。

“你……你干嘛!”科克茅斯震惊地防住他的动作。

“外乡人,你没有想过帕克兄弟为什么被叫做‘蜘蛛兄弟’吗?”木匠抽出他袖子中的纸牌,“神奇的感官,帕克兄弟闭着眼睛都能知道你用了什么作弊方法,傻逼!”

帕克赌庄规则第四条,作弊者,将剥夺其在赌庄中赢得的一切物品。

他赢了尊严,所以将被剥夺尊严。

托比没有再理会骚乱,回到二楼房间,红木门隔开噪音。托比把自己摔在沙发上,侧头看着窗外的树。

“扣扣扣。”有礼貌的三声敲门声。

“嗯哼?”

“我,哈利。”

“门没锁。”意料之中,托比懒洋洋地回应。

金色的把手下弯,仿佛在向红木门后的英俊的男子鞠躬,在欢迎一位令人尊敬的贵族。

不,这个男子TM的就是贵族后代。奥斯本家族的继承者。

明明英国的阳光不大,照在他身上却有一种耀眼的错觉。

像安德鲁一样……

又想起他了……

也不知道在气什么的托比猛地起身,因动作有点大,精致的皮沙发发出了难听的摩擦声。

“你今天怎么来了?”托比上前拥抱了哈利。

“听说‘蜘蛛小子’又被挑战了,错过了开场,再错过结局就可惜了。”哈利看着托比,“那人真惨,被木匠拉走了……”

托比走向酒柜的脚顿住,不满地回头看着哈利:“你可怜他?”

“托比,你不该联合木匠诓他的……”

“联合木匠?看在上帝的面上!我没有!”托比很不满哈利的质疑,隐约有了怒气,“诓他?我怎么诓他了?”

哈利见他不像是在撒谎,震惊地说:“你的牌……是真的?”

托比哼了一声。

“怎么可能,这样的牌在你手中出现,概率几乎为零。”

“No,概率是一样的。”托比更正道,“我也会有烂牌,而那个概率又这么恰好落在我的赛点上。这又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哈利叹了口气,像是帮托比叹声幸好:“你还真是幸运。以前你输了还有安德鲁顶上,现在安德鲁……等等,你不会是一开始就没打算赢吧?”

托比不回答,背过身。

哈利难以置信地看着托比。

托比无心与科克茅斯的赌博,他自己和自己赌,赌安德鲁会不会担心他,赌安德鲁会不会回来。

“你这家伙,真TM幸运。”某位贵族咬着牙,狠狠地瞪着面前这个人。

幸运?他幸运吗?托比一边打开酒柜,一边想着。自从安德鲁离开之后,他就一直很倒霉。

“来一点吗?”托比报上美酒的年份。

“不了,今晚我还有一个宴会要参加。”

“奥斯本贵族的独子,你为什么还不挑选你的晚宴服,反而跑来赌庄来了呢?”托比夸张地模仿着哈利仆从的口音。

哈利被逗笑了:“因为我最好的朋友在这儿啊。”

托比心脏猛地一跳,低头躲开他的视线,看着红色透明的液体“噗噗”地流进玻璃杯。

哈利看到托比的动作,也移开了目光:“你应该去找些其他事做的,而不是一直待在赌庄。”

“呵。赌庄里最不缺的就是麻烦事了。”托比喝了一口酒,“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觉得管理赌庄无聊。我从小就希望继承赌庄,我做到了。但……”

又想起他了!托比忍不住火气,搁下玻璃杯。红色的酒在杯中晃荡着。

“托比……”

“No,我很好。一年了,我都快忘了这件事了。只是……今天总是想起那个该死的……别提他了,我们聊聊局势吧……”

是的,一年了。本叔叔离开人世一年了,安德鲁离开赌庄也一年了。

不过……这赌庄的确让他觉得无聊了。托比站在二楼,倚着栏杆,看着下面形形色色的赌徒,荷官,酒保。

被极其厌恶作弊的庄主盯着,没有一个赌徒敢做小动作的。

“帕克先生!”一位女仆惊呼。

“怎么了?”托比把玩着酒杯,发呆太久,没有焦点的视线有些模糊。

没有听到回答,托比疑惑地看向女仆。

一个军装男子礼貌地绕过了震惊的女仆,经过两个保卫的大汉,走上二楼。

男子看着托比,勾起笑容:“哥哥。”

一年了,经历了军队磨练的天使,依旧笑得这么动人。

…………………………………………
下次更新时间:3月26日

评论(1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