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盖尼】pitfalls圈套(番外)

第二篇rps预警!慎入!

………………………………

番外一、盖茨比的日记

1922年7月23日,星期日

我不爱写日记,但我希望我能永远记住今天。今天我终于真正拥有尼克。

说来奇怪,我怎么会对一个男子如此上心?

像尼克一样的男孩我见过不少,可我就是把他刻在了心上,总想着再见到他一面。

按戏文里所说,爱没有理由。

我意识到自己喜欢尼克,甚至希望他能陪我走完一生的那时候,我一身军装,端坐在黛西家门前的河边。

早上的天气正好。刚走过了早春的寒冷,夏日的炎热还未来临。

今那天天,我终于从战场上回来了。我以为我会在车站上见到偷偷跑来的黛西,可她没有。我以为我会在她窗台下,看到她兴奋又不敢大声尖叫,只能用力挥手的样子,可她没有。

她和她的未婚夫醉倒了,直至中午才搭车回来。黛西和汤姆黏黏糊糊地依靠在一起,像是还没酒醒,傻呵呵地靠在汤姆宽厚的肩上。那个神情,和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一摸一样。那个敬佩的笑容能满足男人的幸福感。

我坐在那里发呆,直到肚子饿到发疼才站起来。我最后看了眼黛西家的房子。明亮的水晶灯光,悠扬高雅的音乐,不知是谁的笑声。

终于意识到,自己以前爱的原来不是黛西,而是她给我的那种虚荣心。

我更想见到那个蓝色眼睛的男孩。我想拥抱住他,我想亲亲他那微微勾起的嘴唇,我想和他一起度过漫长的日子。

天呐,我会吓到他的!

我拐着弯去找他,拐着弯去示好,拐着弯去了解他美好的一面。即使他不会知道。

尼克醉倒在宾夕法尼亚车站那天,他不知道我一直跟着他(他也不会知道当时他在我车上露出了多么可爱的表情,说了多么令人捧腹大笑的话)。他被我的笑容迷住的时候,他不知道我多想抱住他开心地大笑。尼克不知道水上飞机那次,我其实是故意整他的。

像他说的,我给他下了一个糖做的圈套。

幸好,他接受了!噢,我要怎么感谢您,亲爱的神!

看着尼克,我不自主地会想起他的表妹黛西。如果……我爱的也不是尼克呢?我贪恋的是什么?

我从后面抱着尼克,看着窗外渐渐明亮的黎明,听着他沉沉地呼吸声,嗅着我们身上沾染着糜乱的味道。

我想,我爱的,是他给我安心的感觉。我能感觉到,尼克是不会离开我的。

尼克,不要有任何可能像黛西一样离开我。

……………………

rps最后一次警告!

……………………

番外二、模糊的记忆

“砰!”

站在游泳池旁的男子狠狠地一皱眉,低头看向疼痛的来源。

前胸一抹诡异的黑红色漫开来,男子勾起了一个讽刺又满足的笑容,把手伸向不远处的老式电话,不受控制地软下脚,向后倒在游泳池中。

“砰!”

不远处又是一声响。

“卡!”导演喊停。

所有人看着无故多出来的一声响的来源。场外的托比弯腰捡起地上的水瓶,尴尬地笑着道歉:“对不起,我的错。”

导演看了眼机器:“不,没事。这条过!”

莱昂纳多从游泳池里爬起来,看了眼自己的好友,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浴巾。

托比低头看着手中的水瓶,神色有点恍惚。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莱昂纳多胸前的装置炸开时,竟然心慌得要起身冲过去抱住他。

大概入戏了吧。托比感觉到有人靠近,抬头,看到莱昂纳多裹着白浴巾走到了他面前。托比放下水瓶,站起来赞美好友:“你做得太棒了!”

莱昂纳多从浴巾里伸出手来,揉乱托比的头发:“我都听烦了这句话,但我还是很开心……刚刚怎么了?”

托比哀叹着护住头发:“别动……我看入戏了,差点我就尖叫着冲上去了。”

“尖叫?真的?”莱昂纳多脸靠近托比,碧色的眼睛满是笑意。

托比躲了一下,想损好友一句,可又说不出口。心里面堵得慌,快要抑制不住莫名的悲伤,还有抱住莱昂纳多大哭一场的冲动。

在私底下他可以这么做,但现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托比忍住了。

莱昂纳多看着好友的表情变化,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悲伤到窒息的感觉严重影响了托比。当然,有好的影响,也有坏的影响。

好的地方是,接下来尼克为盖茨比准备葬礼的戏几乎都是一遍过。坏的地方是,托比没有一点胃口去和剧组一起吃晚饭。

托比回到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回想着今天的那场戏。

莱昂……不,盖茨比在汽车旁……汽车旁?

托比发现自己脑袋有些混乱,两个相似的场景混在一起,分不清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是他想象的。

怎么会这样?

这不是托比第一次遇到了,在他第一次遇见莱昂纳多的时候,在第一次见到莱昂纳多的笑容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记忆混乱的感觉。

“叮咚。”酒店房间的铃响了一声。

托比抬起头,看了眼紧锁的大门:“来了。”

作为一个演员,不应该在有人摁门铃时大声承认自己在里面。但直觉告诉他,外面是莱昂纳多。

保险起见,托比耳朵贴着门,听了听外面的声音,又瞄了一眼猫眼。

他就知道他的直觉从没错过。托比按捺不住嘴角的笑意,打开了门:“我没点甜品,外卖员。”

带着鸭舌帽的莱昂纳多拉低眼镜,很遗憾地耸耸肩,指着自己说:“噢,太糟糕了。那,请问这个好朋友是你的吗?”

托比一副受不了他的表情,给他让条路:“我想起来我只点了甜品。甜品留下,好朋友出去。”

莱昂纳多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把手中的甜品放在桌子上,又主动帮托比打开每个盒子:“你今天怎么了?连晚饭都不吃……吃吧,都是我精心挑选的。”

托比把椅子拉近,看到盒子里的甜品,无奈地看着他道:“Leo,这是按照你的喜好选的吧。”

某位来给好友送晚饭的人率先吞下了一块巧克力。

托比气到说不出话,赶紧动手抢本该属于自己的甜点 。

“甜品果然能给人带来好心情。”莱昂纳多见托比恢复了生机,舒服地靠在沙发椅上,看着他随意的吃相。

托比感动地想:有Leo在,就算他送来一碗能让他吐的东西,自己也会心情好。

想起越来越强烈的记忆混乱,托比问:“Leo,你有没有过一种……错乱的感觉?”

莱昂纳多嚼蛋糕的动作僵了一秒,无比诧异地眯眼看着他道:“哈?”

托比见他不理解,吞下口中的食物,绞尽脑汁努力去描述:“就是,你……比如说,你今天救了一只猫。但是让你回想是在哪里救的,你就想怎么也不起到底是在树下,还是马路上。”

莱昂纳多见他这么认真,看着天花板,也认真地想了想:“有。”

“有?”托比立刻睁大眼睛。

“我经常记不起,我到底把我的钥匙丢在了厨房还是卧室。”莱昂纳多一本正经地回答。

托比无奈地泄了口气。

“嘿!怎么了?”莱昂纳多很无辜地摊手,“难道你没有过吗?”

托比不想理他,伸手去拿蛋糕。

“……Leo!你把两块都吃了?”

“是啊。”

“什么时候的事?”

“……”

“肥死你!”托比气得向他挥起拳头。

莱昂纳多捂着头,忍不住笑出声。

两人刚分完最后一块面包,莱昂纳多突然说:“oh!shit!我忘了……托比,你跟我去我房间一下好吗?”

托比嘴里嚼着面包,手上收拾盒子的动作没停。他也没多想,点头答应了。把盒子丢进垃圾桶,跟着莱昂纳多来到他房门前。

“我在门口等你吗?”托比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打开房门。

“我想我知道你说的感觉,托比。”莱昂纳多并没有回答,打开门后堵在门前,凑近他,“我第一次见你,你在低头看书,周围很吵,但是你好像听不见一样。”

“我一直想不起来,你周围围了一堆器械,还是一堆鲜艳的花。直到在尼克家的最后一场戏……”

莱昂纳多突然揪过托比,嘴唇在对方的嘴上轻轻点了一下:“我想这样,你会想起更多……”

—END—



从12月写到2月,这篇文章总算是画上了终止符。

当初冲动地写下这篇文章,是因为高三的压力让我手足无措。当时哭已经缓解不了我的压力,只能通过文字去释放自己。

我不喜欢在本子上写字,像第一章尼克所说那样,写字跟不上我的思想,这会让我更加糟糕。所以我选择了在乐乎上写文。

我没指望自己的文字有多少人看,也不希望我迷失在追求名气的路上。所以,我选择了冷清的盖尼。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我发现还有你们支持着我,支持着盖尼。我很高兴,也有了动力。不敢愧对你们的支持,努力地去讲述我心中的《pitfalls》。不敢愧对家人老师的鼓励,我在激烈的学习战争中,杀回前锋位置。

待到六月之战落幕,我们重开新文,再相会!

爱你们呦,
灰咒语

评论(20)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