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盖尼】pitfalls圈套(二十五)

完结倒计时!

还有一篇,再以盖茨比的视角再写短短的一篇,这文就正式完结了。

果然,我还是更喜欢糖多一点,盖茨比的糖实在难熬,能熬的似乎都被前辈熬完了。

所以下一部的计划是写甜死人,微虐的贱虫文。梗来自B站上的贱虫小电影(还不知道会不会授权成功呢)。

嘛,光想想剧情就觉得需要很多时间去写,而我又是一个应届高三党,所以要等六月之后才能动工。

………………………………

二十五

“我很想来。我不能来……我不能牵连进去。”

“凡是有人被杀害,我总不愿意有任何牵连。我不介入。”

“在人死以后,我个人的原则是不管闲事。”

从迈耶·沃尔夫山姆办公室出来,我搭上列车回家。这路途中,我脑子里不断地回想着这几句话。

这三句话不是我第一次听到了。盖茨比死后第二天我打给乔丹·贝克,打了接近十个电话才通,她告诉我了几乎一摸一样的话。

“我只是个过路人。亲爱的尼克,看着黛西的份上,我告诉你。我只会去了解一件有意思的事,而不会将自己牵扯进这趟浑水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我早该明白。当时乔丹询问我知不知道黛西和汤姆矛盾的详情时,我就该清楚地明白!

乔丹,不关心黛西的情况,不担心帕米的情况,只是在担忧一会儿怎么回答她的好友们的询问!

车厢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安静的有些可怕。外面天色灰暗无比,飘着点点细雨。

今天是盖茨比死后第三天,本来说好今天下葬的,但昨天我们收到了一封电报,来自明尼苏达州的,要求我们等他到了再下葬。

明尼苏达州?我回想了一会儿,记起来盖茨比告诉过我他来自明尼苏达州。

果不其然,等我回到盖茨比家后不久,一个很庄重的老头子敲响了房门。

这样暖和的九月天,他就裹上了一件蹩脚的长外套,他一只手抓着笨重的旅行包,另一只手抓着一把湿漉漉的雨伞。等我接过来后,他不停地伸手去拉他那摄稀稀的花白胡须。

看到盖茨比庞大的房子,他流露出自豪又悲伤的表情,嘴里念叨着口音很重的话。

我把他领到音乐厅里去,让他坐下,一面叫人去弄一点吃的来,但是他不肯吃东西,那杯牛奶也从他哆哆嗦嗦的手里泼了出来。

我有点不敢看他,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盖茨比和我的事,不知道他的态度。

“您喝点东西吧。盖茨比先生。”我劝道。

“我姓盖兹。我现在很好。您是……”

“尼克·卡罗威。”我报上全名。

看样子是不清楚我和盖茨比的事,盖兹先生一时间不知道到底要怎么称呼我,眼神:“呃……杰米在哪?”

我把他领进放置尸体的房间门口。我想了想,决定在门口等着,留给父子俩一点空间。

我看着盖兹先生扶着边缘蹲下来,想看清楚他的孩子。等看清楚了,难以抑制的呜咽声传来。等盖兹先生出来时,他已经有些站不稳了。我赶紧扶住他,掺着他坐在外面的沙发上。

“您这次来是想把他带回西部吗?”我问。

盖兹先生无力地摇头:“他爱东部,东部给了他太多西部给不了的东西,东部成就了他。就埋在东部吧,我只是想来见见他……”

“可怜的孩子,我都在报纸上看到了,那些人怎么可以这么诋毁我的孩子?”

盖兹先生转头看着低头不语的我:“你是我的孩子的朋友吧?”

我一时间哑住了,看着这个可怜的老头,我艰难地开口:“不……”

盖兹先生疑惑地看着我。

“我是他的爱人。”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