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盖尼】pitfalls圈套(二十四)

二十四

“你是怎么到案发现场的?”

“那部蓝色的小轿车,看到了吗?”

审问室里,惨白的灯让我睁不开眼,空气中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

乔治自杀后,我本可以自己逃离现场,这样我不会沾染上一点污渍。但我不愿丢下盖茨比,我也不愿让盖茨比无声无息地死去。

冲动之下,我报了警。

“你为什么会来现场?”

我从口袋拿出来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在警察到来前从箱子里拿出来了。

摩挲着上面软软的绒毛:“这个。他……要去向他的未婚妻求婚,但只带了一个。”

警察疑惑:“不是说他是……”

“就是要抑制流言。”

对不起,盖茨比。我不是有意隐瞒,只是希望你走的时候,那些所谓的朋友们都还会有可能来送送你。

警察知趣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那,乔治·威尔逊先生又是怎么来的?”

“我他妈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撒谎的愧疚感让我无比崩溃。

“卡罗威先生,您得配合我们的调查。”

“没有人在意这些细节的。你尽管说是一个疯子!把盖茨比杀了!断送了一段爱情!然后又去见他的上帝去了!”

警察用探寻的眼光看着我。我心里了然,这是一个老手,便严肃地低声开口:“听着,赶紧结束这个案子,让盖茨比先生能顺利下葬。如果事情不顺利,你可能拿不到盖茨比遗产中的‘小奖励’。”

警察明白了,听话地在本子上写着我所描述的事件。

看着钢笔在有折痕的纸上留下黑色的痕迹,我难过地闭上眼睛。

每个人都应该至少有一个美德,我以为我是诚实的人中的一个。但我撒谎了,我对不起我爱的人。

第二天,各大报纸争先恐后地刊登出警局给出“盖茨比的死”。意料之中,引起了全纽约的关注。

走在纽约大街上,随便偷听一对路人的谈话,都可能带上盖茨比的名字。但是,他们只是惋惜着没有人再这样举行大派对,没有人大方地在酒店里提供上等服务。

在他们心里,就是一个富翁,派对举办者死亡了,而不是盖茨比。

我和泰德操办葬礼,泰德去找墓地,我请假在盖茨比家挨个打电话给他的合作伙伴。

“请问是比弗先生家吗?”

“请问是霍恩比姆先生家吗?”

“……亚博拉姆……”

“……斯奈尔……”

……

我以为我会花两天的时间打完这些电话,谁知一个早上,我已经划掉了表上的一大行名字。

我走进大厅,看到盖茨比沉沉地睡在棺材里,许多散发着浓郁香味的鲜花包围着他。我和盖茨比都不喜欢浓得刺鼻的香味,但泰德告诉我,天气太热,尸体很快会腐烂变臭。

一想到盖茨比会在我的注视下变得恶心难看,我就更不敢去一遍遍回想盖茨比的笑容。

我拨开花枝,来到他面前,小心地碰了一下盖茨比的手。他身体已经僵硬了,我想再握住他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

我已经哭不出来了,趴在棺材边,小心地揉搓着他喜欢的白色西装:“我能给你找来人吗?我一定要给你找来……我不会错过任何一个人的……”

黛西?我本能地、毫不迟疑地想起她。她爱过盖茨比,她会来的,不是吗?

我猛地起身,不顾低血糖带来的眩晕,踉跄着去拨打黛西的电话。 但是她家的管家告诉我,她和汤姆出门了,还随身带了行李。

“没留地址吗?”

“没有。”

“说他们几时回来吗?”我不气馁。

“没有。”管家有些不耐了。

“知道他们到哪儿去了吗?我怎样能和他们取得联系?”我更着急了。

“我不知道,说不上来。”要不是要保持礼仪,管家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我无言了。

“妈咪,我想戴这顶帽子……”

“额……那个……”管家主动开口,声音瞬间拔高,“卡罗威先生,如果他们回来了,我会……”

那是帕米的声音。我粗鲁地摔下了电话。

院子里,一片皱巴巴的枯叶翩然落下。我才发现,今年最热的一天不知何时早已过去,萧瑟的秋季悄然来临。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