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

【蜘蛛三兄弟】打败哥哥简直轻而易举(续)

节日依旧是蜘蛛三兄弟(。’▽’。)♡

新年爆更呐,先是盖尼双更,再是三只小蜘蛛。

接前面的两篇《今年圣诞会怎样》《打败哥哥简直轻而易举》,所以设定就不再写了。

我就想知道有谁和我一样,不看春晚刷手机的。

………………………………

被哥哥们从托尼那里拎回来的第二天,赫兰德明显地感觉到了哥哥们浓浓的爱意。

“赫兰德,我送你上学。”加菲尔德见到赫兰德出来,淡定地一边说,一边把煎鸡蛋从平底锅里铲出,分别放在三人的盘子上。

赫兰德顿住放下书包的动作,诧异地看了眼本应该早就上班却还在家里的大哥,又看了眼不该早起却在煮早饭的二哥:“我可以自己去。”

“这是今天的午饭。”马奎尔眼睛盯着手机,空出一只手从旁边拿来一个袋子,递给赫兰德“本来想打算我们三个一起吃中午饭的,但是我今天必须去一趟费城。”

赫兰德皱着眉头,坐在餐椅上:“我可以自己解决的。”

“今晚我接你放学。”加菲把盘子放在他面前,还冲他眨了一下左眼。

赫兰德受不了了,双手一摊:“嘿!你们干嘛呢?我过了需要被密切关注的年纪。”

“显然不是的。”马奎尔放下手中的手机,单手撑着脑袋,满脸疼爱地看着赫兰德,“前一阵子某人不是抱怨我们对他的陪伴不够么?”

赫兰德被看得头皮发麻,躲开大哥的视线:“我有吗?”

“啧,你不记得,我们可记得很清楚呢。”加菲用胳膊肘碰了一下马奎尔,“那是我们可爱的弟弟第一次在外面过夜对吧?”

“嗯,那也是我第一次被人……不,被系统从一座楼里赶出。”马奎尔总裁有些怨念。

提起这事,赫兰德有些窘迫:“我又不知道托尼这么做了。再说,我只是睡在复仇者联盟里的一间客房而已。”

“不然你还想睡在哪儿?”马奎尔笑了一声。

“等等,我注意到,赫兰德说托尼?”加菲咽下一口牛奶,笑意不明地指着赫兰德,“已经唤上名啦?”

“我已经认识他快一年了!”

“那又不是结婚快一年了。”马奎尔抗议。

“也不是不可以,我们现在可以结婚快一分钟……”

“赫兰德!”一向温文尔雅的马奎尔难得厉声呵斥。

加菲被吓到了,嘴里还含着早餐,瞪大了眼睛来回看着两人。

看着两个弟弟显然都被吓到了,马奎尔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调整了一下:“你认真的?”

“当然。”赫兰德毫不犹豫地说出,不自觉地直起了腰,紧抿着嘴唇,坚定又担忧地看着哥哥。

马奎尔不说话了。也许这就是一家人吧。当初自己和哈利在弟弟们面前表态时,也是这个模样。坚定着要和爱人在一起,又渴望着家人的肯定。

突然,加菲捂嘴笑了,抬眼发现兄弟们疑惑地盯着他,连忙解释:“我突然发现,我们兄弟伴侣的年龄真是越来越大。”

哈利几乎和马奎尔同岁,韦德比加菲年长15岁左右,托尼比赫兰德年长有30岁了。

马奎尔头疼地扶额。他的弟弟们哟……

赫兰德瞄了一眼钟:“oh……shit!再不走我要迟到了!马奎尔,送我去学校!”

马奎尔闻言,加快吃早餐的速度。

早上没有课的加菲悠闲地笑着,慢悠悠地吃着早餐。

赫兰德一个眼神示意,马奎尔悄悄地点头表示理解。两人几乎是同时放下盘子和餐具,起身,喊:“洗盘子就交给你啦,加菲。”

加菲措不及防,不满地说:“嘿!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洗?” 马奎尔套上外套,无辜地耸肩:“谁让你现在是最轻松的呢?”

赫兰德忍着笑意拉走马奎尔。

加菲无奈地笑,认命地收拾好残局。 这样挺好的,不是么?

这样的好心情,加菲保持了一整天。韦德在大街上摸他屁股的时候,加菲也只是推开他而已。韦德激动得差点把他拉到没人的地方来一发了。

加菲好不容易让韦德明白,自己有多重视“接弟弟放学”这个约定后,赶到了赫兰德的高中。

可等了许久,趁机来搭讪的女孩倒是出现了不少,就是没看见赫兰德。

难道是学校临时有什么任务,给耽搁了?加菲拿出手机,打给赫兰德:“亲爱的弟弟,你怎么还不出来?”

“加菲尔德·帕克先生,赫兰德·帕克先生在我们这里。”

加菲愣了一下,才发现这个绑架的经典开场词是贾维斯说的。

还没等加菲回话,电话那边被截断了:“喂?加菲尔德吗?放心好了,赫兰德在我这边,他玩得很开心呢。唔,他可能想住上几天,也许是几年,几十年。不用操心结婚证什么的问题。嘛,你也见识到贾维斯的厉害了。就这样了,拜拜。”

加菲哭笑不得地收起手机准备回家,想了想,又掏出了手机。

……………………

“睡衣宝宝,你满意么?”托尼觉得自己这一晚上补的霸道总裁没有白费。

“那个……今天早上……我才说服了我哥哥……”

托尼脸上的笑容僵住。他好像已经听到了奥斯本公司的飞行器的声音。

评论(8)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