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

【盖尼】pitfall圈套(八)(九)

真抱歉拖了这么久。

因为要避开某些剧情,我得将盖茨比美化,去掉其贩药,私卖酒精的职业设定。

在构思新年我要不要写一个小贺文?写哪一对的呢?(cp博爱者☜

………………………………

我一直想去找乔丹,但要不是我忙着上班,就是她忙着高尔夫比赛。盖茨比也在忙,但显然他比我们都要轻松多了,时不时还会邀请我去玩。今天是听说有一个很好玩的岛屿,过两天又告诉我他的店里出了什么新花样,带我去看看。

每次他都会露出迷人的笑,说:“按照你的时间安排。”

忘了说,盖茨比是做饭店生意的。我不是很懂这些,只知道他家的饭店在纽约里算是高级的,并且有很多可靠的人帮他打理着,这让他的饭店在这个浮躁的城市之中耸立着,似乎没有人能推翻。

在我终于约到乔丹那天上午,盖茨比穿着整洁的白色西装,开着新车来到我那个小屋前,单脚踩在他车子的挡泥板上,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兴奋地说: “早啊,老兄。你今天要和我一同吃午饭,我想我们就同车进城吧。”

我被他滑稽的动作逗乐了。

路上,盖茨比的车开得飞快,扬起两道很高的灰尘。他眼睛时不时瞄向我,左手放在方向盘上,右手的手指敲打着膝盖。这是他长篇大论前的习惯。每当他这么做,我都会觉得他像一个好动的小孩。

犹豫片刻,他终于开口介绍他自己。有钱人的孩子,牛津,游玩,收藏……一开始我还有点兴趣,慢慢的,开始厌烦听到盖茨比描述他从家族中继承的家产。

因为听他这么说,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变得普通,甚至差劲了。

盖茨比的话一顿,盯着我说:“答应我,老兄。今天下午你和贝克小姐见面后,千万不要生我的气。”

“什么?”生什么气?他怎么知道我今天要和乔丹见面的?他们两人还在联系?盖茨比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盖茨比认真地看着我:“她会告诉你所有真相的,老兄。”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勾唇一笑,拍膝盖的动作更加轻快了。

…………………………

广场饭店一间茶室中,乔丹小姐优雅地点着烟,袅袅烟雾笔直升起。如果忽略她黝黑的皮肤和隐约的肌肉,她真是一个优雅有气质的小姐。

“我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呢?”乔丹还等我没坐下来,就苦恼地说。

“从你第一次见到盖茨比开始?”我建议道。

乔丹不认同地摇了摇头:“不,我该从我第一次参加盖茨比的宴会开始说起。”

一年前,盖茨比突然在纽约中出现。庄重的别墅,新颖豪华的饭店,像是在一夜间,这些都出名得像名胜古迹一样。

乔丹是在去年的高尔夫世锦赛的小组赛中获得了第一名,她同组的伙伴们带她参加了盖茨比的宴会。毫无疑问,女孩的嫉妒行为总是让人难以琢磨的。乔丹被同伴们丢弃在了拥挤的人群中。

之后,盖茨比出现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乔丹才想起来她这不是第一次见到盖茨比。

“黛西,五年前,他和黛西相爱过。”

知道我会很震惊,乔丹停止讲述,等着我消化这几个并不复杂的字符。

“黛西?”

“是的,但这不是重点……”
“不,这很重要。”我伸手示意反对,“怎么回事?黛西……从没说过。”

“她谁都没说过。”乔丹有点不高兴我毫无礼貌地指着她,瞪了我一眼,“这件事盖茨比没和我仔细说,我只知道黛西等不了在战场上玩命的盖茨比,所以嫁给了汤姆。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见我冷却了好奇,乔丹继续讲:“当时我以为盖茨比在每个参加他的宴会的人中找到与费伊家(黛西娘家)结识的人,是为了接近黛西,但是我错了。盖茨比要接近的不是黛西。”

“那……那是……”我下意识地抗拒乔丹的话,身子不自觉地后靠,手揉搓着下颌。

“他在找一个年轻的士兵,黛西的表哥。”乔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他饱受挫伤的那段时光,对他而言,像是行走在黑暗中,而这时一束阳光无意照到他身上……别这么看着我,盖茨比就是这么描述的。”

听到别人……还是自己倾慕的人这么描述自己,我“呵”地笑了一下。有点尴尬,有点无奈,有点惊喜。

“上帝,我终于把这些话传给你了。”乔丹带着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掐灭了烟“盖茨比让我打探你的消息已经一年了!但他还是不敢告诉你,怕吓着你。你一定不知道,尼克。这个月来,他一直在打电话给我!说你们去玩的事!像个孩子一样问我你的某些动作的含义。天,害得我差点因分神输掉这次的比赛……”

“乔丹……”

乔丹止住抱怨,看着我:“看看你,哪有被吓到?高兴地不得了!盖茨比一定很后悔……”

“乔丹,你……不反对这件事?这可是不被允许的。”

乔丹耸耸肩:“我不站任何一边,尼克。我只是一个过路人。”

每个人都应该至少有一个美德,我认识的诚实的人不多,而我是其中一个。但此时我有点迷茫了。这是不符合人伦的,不被世俗接受的,我应该否决这些不是吗?

星空璀璨,灯火辉煌,广场饭店外的风景意外地美好。太阳已经落在西城五十几号街那一带电影明星们居住的公寓大楼后面,这时儿童像草地上的蟋蟀一样聚在一起,他们清脆的声音在闷热的黄昏中歌唱着,悠扬又动听。

我将乔丹送回了家,敞篷马车刚刚启动,乔丹追上来喊了一句:“尼克,他表现出来的,说的很多都是假的,但他没有恶意。他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些讨厌他!”

我看着身后的乔丹,不禁失笑。可爱的信使小姐,谢谢了。

等我回到西卵时,我差点以为我家着火了,马车转了个弯我才发现,原来是盖茨比家的灯光都亮了。即使今天不是宴会日,这座大房子依旧像一个巨大的闪光彩球。灯光穿过一排乔木,在马路上形成一条条光带。

突然,一个人影从灌木丛中露出来,又快速地缩了回去。

噢,这个白色西装……

下了车,我转身再去找盖茨比,发现他背对着我,双手插在裤带里,抬头看着他家的某一处,脚还不安分地一颠一颠。

“你家看上去像是在开世博会。”我笑着对他说。

盖茨比回头,看到我的笑容后更手足无措了:“是吗?我只是……打开了几盏灯……想看看……”

我笑而不语。

“老兄,我们去康尼岛上玩吧?”

“噢,不。盖茨比,今天我很累。”

盖茨比瞬间又问:“那在我家游泳池里泡一泡怎样?”

“我得睡觉了,明天黛西……”

那一刻,我感觉我们之间的气流凝成了胶体,两人脸色瞬间变得很差。

“黛西?”盖茨比最先调整过来。

“是的,今天在你饭店里不是遇到了汤姆·布坎农吗?他帮我约了和黛西。”我真的不是故意提起黛西的。

盖茨比神色恍惚,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勉勉强强地和我道了声晚安,就回到了“闪光彩球”中。

今天可真是,跌宕起伏。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