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

【盖尼】pitfall圈套(六)

进度比预期略慢了点,一开始只是想写出我看《了不起的盖茨比》时的YY,结果现在我也摸不准文章长短了

感谢每个愿意陪我熬这碗粥的亲!

………………………………

“这是那种叫人侧耳倾听的声音,仿佛每句话都是永远不会重新演奏的一组音符。她的脸庞忧郁而美丽,脸上有明媚的神采,有两只明媚的眼睛,有一张明媚而热情的嘴……”

作为一个新兵,能如此快地和这群老兵们说笑,真是多亏了我的表妹黛西。

黛西是出了名的美人,据说黛西家一天能接到七八通不同的优秀男子的邀请,各式各样的借口,只为占据她生命中的一小段时间。

也不知道这些士兵们是不是从某位教官口中听说过黛西,兴致勃勃地向我打探着黛西的事情,无论大小。我已经半叙半编地讲了近一个月了,现在再也讲不出什么能吸引他们的东西来了。

“真是个妙人……”一位士兵不禁喃喃道。

“是啊,汤姆·布坎农真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我心想,我所讲述的《黛西的故事》的大结局终于要来了。于是,我轻描淡写地说两人在六月份已经完婚,蜜月都过了两人很恩爱,连我这个表哥的信也不再回了……

失望又遗憾的声音不意外地响起。

这时,我看到离我很近的桌子旁,一个男子死死地盯着我,又默默地低下头去,盯着面前泛着橙光的烈酒。

估计是一个暗恋黛西的可怜人?我不自主地站起来,走向他:“嘿,你还……”

那人抬起头,打断了我要说的话:“如果我也有钱,黛西会喜欢我吗?”

盖茨比用复杂的眼神盯着我。

我瞬间从床上坐起。

窗外太阳已经升起,盛夏特有的气息唤醒了蝉,使它“吱吱吱”地叫唤着,惹人厌烦。

其实,这不完全是梦,我的确有在当兵时讲述黛西的美妙,也的确有很多人听。只是没有盖茨比的出现。

仔细想想,我会做这样的梦一点也不奇怪。虽然我和黛西并没有很亲密,但我很了解她的性格,她迷恋金钱的性格。

费伊家在我的亲戚中算是比较富裕,可和真正的有钱人比还是拮据了点。黛西靠着自己的脸蛋,和小聪明在上游社会中活蹦乱跳。很早我就预料到,能让黛西安分下来的人,一定是一个很有钱的人。汤姆·布坎农,正是一个有钱人。

而我见识到了盖茨比每周派对的盛大,不禁拿他与汤姆比做对比……

罢了,一个梦。我抚了一把脸蛋,看到钟表的指针指向十点半……

糟糕!水上飞机!我应该九点赴盖茨比的约的!我一边慌忙整理自己,一边抱怨盖茨比怎么没有派人来叫我……

等等,盖茨比不会一直在等我吧……

手上整理的速度又加快了。

根据仆人的指引,我赶到盖茨比家前的码头上。

“盖茨比,抱歉,盖茨比先生,我睡过头了。”我跑向他,有些沮丧地说。

盖茨比愣愣地看着我,抬腕看了下表。

“昨晚实在太累了,我家的女佣今天没来打扫卫生,所以没人叫我……我……”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又急急忙忙地解释着。

看着我,盖茨比终于忍不住笑了,不是初见是那完美的笑容,是发自真心的大笑,笑出了声音的那种:“我的天,老兄,你不仅没有迟到,你还来早了整整一天。”

说完,伸手捋了捋我因小跑而有些凌乱的头发。

“我是在今天凌晨两点的时候说:‘明天早上九点。’,老兄。”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