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

【盖尼】pitfall圈套(三)(四)

很惊喜还有人关注着盖尼,亲们撑起盖尼这片蓝天叭!♡^▽^♡

要看前两篇请点我空间,抱歉我真的不会弄链接

下一次的文就会严重偏离原著了,会不会甜我也不知道……

这足极为罕见的笑容,其中含有永久的善意的表情,这你一辈子也不过能遇见四五次。它面对——或者似乎面对——整个永恒的世界一刹那,然后就凝注在你身上,对你表现出不可抗拒的偏爱。他了解你恰恰到你本人希望被了解的程度,相信你如同你乐于相信你自己那样,并且教你放心他对你的印象正是你最得意时希望给予别人的印象。恰好在这一刻他的笑容消失了——于是我看着的不过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年轻汉子,三十一二岁年纪……

“怀特医生!我的鼻烟在哪儿?噢,就是上次那谁送的那个……”疗养院另一个住客,一个丧夫失子的可怜老太太尖声叫道。

我如潮水般的思绪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中,上下不得。抬头看看打字机上的一长串的字……

上帝,这真是我打出来的么?羞恼的感觉再一次淹没了我。抬起左手,遮住眼睛,不让自己去看自己的文字,自己的心。

我的手指僵硬了起来。也许我应该花更多的笔墨去写写我和盖茨比在一起经历的事,而不是……而不是唠叨着我的感受。

那么,再回到那场宴会,我和他的“初遇”。

也许所有见过盖茨比的笑容的人都会这么想:上帝,我愿意献出我能给你的一切,让这个笑容存在的时间再久一点吧!只对着我!

盖茨比显然很明白自己笑容的价值,所以在烟花的爆鸣声中,盖茨比如同诧异一般,迅速回头,仿佛要确认这只是在放烟花,而不是什么人炸了他的游泳池一样。

我很失望。明明这爆鸣声并不惊人……

五彩的火星在空中失去光芒后,人群又响起了笑声和尖叫。有的姑娘像小哈巴狗一样乐滋滋地靠在男人肩膀上,有的姑娘开玩笑地向后晕倒在男人怀抱里,甚至倒进人群里。盖茨比转回身,笑得很浅,把手伸向我。

扑通!

“老兄,我刚买了一架水上飞机。”手落在我肩上,有力却不失礼貌地搂住我。

扑通扑通!

上帝,不要跳了,他只是搂……搂着你罢……罢了。

“你愿意陪我试飞吗?”盖茨比右手搂着我,左手轻轻拨开人群,好听的嗓音不大不小地在我耳边响起。

“当然,什么时候?”我一时竟然找不到自己的声音,颤抖地不像话。

“是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盖茨比低声笑到。

我真的很想说,能不能,不要用这样宠溺的口气对我说话了……可我说不出口,如同瘾君子一般,明白其中的毒性,却贪婪地想着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就好。

可是我没能继续享受盖茨比好听的嗓音,迷人的笑容,一通来自芝加哥的电话叫走了他。

“看来你玩得不错?”乔丹·贝克,我表妹的好友从人群中绕出来,正好看见盖茨比的背影。

现在回想,乔丹似乎嘀咕了一句:“你们总算相识了。”

“什么?”我疑惑地看着她。旁边的两位短发女郎的笑声实在太大了。

“你是不是也以为了不起的盖茨比应该是一个红光满面,肥头大耳的中年人?”乔丹看着我,带着一种奇怪的笑容。

“你认识他?”我突然想起,前几天去表妹黛西家做客时,乔丹说的话。

她认识盖茨比。

“他是谁?什么人?”我急切地问。

乔丹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很好,你也开始琢磨这个问题了。他叫杰伊·盖茨比。”

“我是问他是哪儿来的?干什么的?”

“嘿,亲爱的,你这么着急做什么?”乔丹越来越高兴了,慢悠悠地说,“他告诉过我……他上过牛津……”

牛津……我刚刚在脑海中给盖茨比填上一个标签,就听到乔丹小姐的下一句话。

“可我不信。”

“……”

舞池中,又响起了一首交响乐,据说是前几天在卡内基音乐厅里引起过轰动的交响曲。人群又一次平静下来,表现出欣赏的神色。

“打扰了。”男管家突然站在我们身边,“贝克小姐?盖茨比先生想单独跟您谈谈。”

乔丹瞪大了眼睛:“跟我?他确定?”

说实话,我当时也在想,为什么盖茨比找的不是我?

乔丹犹豫地看着我,想说什么却又开不了口,给我一个过于抱歉的笑,跟着管家走了。

似乎在说……抱歉要和你的盖茨比聊上那么几分钟了。

上帝,我在想什么。

–TBC–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