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

【盖尼】祭日快乐

梗概:尼克发现,自己被困在盖茨比死前的一天内出不来了,他需要想办法破坏掉这个循环

灵感来源:电影《祭日快乐》

不ooc是不可能的

…………………………………………

一、(试阅,不一定有下文,有也可能做出改动)

“生日快乐。”汤姆漫不经心的声音在尼克背后响起。

尼克只觉得头晕,眨眼恢复了眼前的视线,茫然地转身。

汤姆的领子被他粗鲁地扯开,倚在沙发上,含了一口还没有凉透的香槟。旁边的乔丹整理着衣服,轻轻印掉脖子上的汗。

尼克的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打量四周。

尼克记得这个地方,盖茨比与汤姆恼怒的表情,黛西的犹豫为难,乔丹的尴尬……以及后面的一系列导致他郁郁不乐的事件。

“嗯……祝我三十岁生日快乐。”尼克几乎是下意识地说出来。

很难忘记的日子,不是吗?

尼克盯着正在倒酒的汤姆,试图从他的举动中找出一丝不对劲,找出这是恶作剧的线索。

但他没有找到,只能警惕地走出房间。

“你去哪?”汤姆叫住尼克,“先喝完着酒再送你们回去也不迟。”

汤姆自动忽略了尼克去追前面两个人的可能性。

尼克的家教告诉他,他需要礼貌地向汤姆和乔丹道别,但说不出为什么,只是不想和他再说一句话,下意识地想躲避乔丹,便自顾自地走了。

火车站上方挂着大大的时间表,上面写着一九二三年九月十号*。从他身边经过的女郎还穿着他印象中已经过时的长裙。

看着面包店玻璃橱窗上的自己,尼克想起胡子拉碴的自己站在怀特医生窗前,悲伤却平静地看着雪景。不同的是,现在他的下巴干干净净,眼角也没有皱纹,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西装整洁合身。

尼克熟练地从右口袋中数出钱,买了一张回西卵的火车票,坐在等候区的长椅上。

现在他是真的冷静下来了。这不是恶作剧,他真的再次回到了这个时刻点。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时间变了,没有其他人对此表示出疑惑。

为什么呢?为什么是他?更奇怪的是,他记不起来“未来”的事了。直到七点到,火车出站,尼克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对于之后的事,在怀特医生的帮助下,尼克已经下意识地去淡忘掉了。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能做什么吗?

坐在尼克旁边的少妇烦躁地摇着她精美的扇子,对面的年轻人努力靠近窗户有风的位置。稍凉了些的空气在拥挤的车厢里根本不流通,惹得人依然感觉十分燥热。

尼克深吸口气,努力平静下来回想“未来”。

火车鸣了两声笛,像是想起什么的尼克睁眼往窗外看,正好对上灰堆上方的T-J-埃克尔堡大夫的巨眼,他在黄昏中守望着,聚津会神地注视着他。

视线下移,尼克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虽然有一段距离,他还是从那瘫着尘土中的人影回忆起了那个让人不忍直视的尸体。

她叫什么来着?m……mo……茉莉?茉特尔……

茉特尔。

尼克心脏激烈地跳动。茉特尔死了,然后茉特尔的丈夫误以为盖茨比是凶手,然后在盖茨比家的水池中枪杀了盖茨比,再自杀。

还有,还有什么重要的事!

尼克迅速地赶到盖茨比的家里。管家赫索格不解地赶来迎接他:“卡罗威先生?您怎么一个人……”

“请你小心,有人要谋杀盖茨比……”

赫索格不解:“谋杀?”

“是的,谋杀,因为……因为……”尼克突然说不出为什么。老实说他是从未来回来的吗?赫索格知道自己是一个文笔不错的人,一点觉得他在编故事。说这是猜测,赫索格也不一点会听他的建议。

盖茨比遣散了大部分仆人,剩下的人怎么可能守得住这个精美的城堡,不让愤怒的修车工进来。

赫索格倒是很冷静:“卡罗威先生,就算您说的是真的,我想现在我们也做不了什么措施。让我再问一下刚才被您打断的问题,您怎么一个人回到了西卵?盖茨比先生在哪?”

尼克恍悟地看着已经亮起灯光的东卵。他忘了,盖茨比还留在东卵。

*一九二二年九月十号:原著中提到,乔丹第一次见到盖茨比是在一九一七年,之后黛西“等”了他近五年,猜测当时一九二二年。
车祸发生当晚有描述到“我穿过我们三个月以前那个六月的晚上吃过晚餐的阳台”。具体日期不明,这里皆为猜测的原创时间。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