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伦敦F4】游戏战争(三)

逗比剧情向,无cp

大概是《像素大战》设定(想了想觉得还是没多少头号设定)

ooc,借了各位的各种影视梗

纯粹脑洞之作,视频大概明天就能发出来了……应该……

我!爆!更!了!不短了吧?现在?

……………………………………………………

三、

饥肠辘辘的两兄妹忍不住闯进糖果屋,被吃人的女巫关了起来。

每个贪吃糖果的孩子都听过这个故事。

Freddie愣住,可薄薄的一片巧克力树叶已经在舌头上化了。如果他伸出舌头,就可以发现上面已经染上了一点绿色。

怎么办……

Freddie没感觉到不适,只感觉到舌头上的甜味。他不怎么会吃胖,平时会偷偷备几块各种各样的巧克力。Freddie觉得这一小片巧克力抵得上他所有吃过的。

Freddie无措地看着屏幕。

“巧克力太高热量了!哈哈哈,经纪人要瞪你了。”Asa嘿嘿地笑了。

……

“没有你藏在背包的蛋黄酱热量高。”Freddie没好气地说。

“我是认真的,Freddie.一切小心。”Thomas一边走一边联系妹妹,也同时终于发现了也在张望着找他的Sam,告知了Tom一声后,“你们看到了倒计时了……”

话还没说完,通话一时间十分突兀地断开了。一阵杂音过后,断断续续地出现各种语音的片段,像是刚学会说话的孩子。

【00:50】

外星生物一直在试着了解地球。这并不是什么好事。Thomas想。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认真地听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声音。

与此同时,地球上的宇航局也捕捉到了信息。重新组织后,很快明白了这段混乱的语言的意思。

他们收到了美国向太空发射的信息,他们立刻探测了地球。发现地球最多战争的地方,不是现实世界,而是电子游戏。所以他们以这种形式……向他们宣战?

声音结束后,地球上,未知世界里,又是一阵恐慌。

所以为什么不是抓士兵,而是抓他们这些青少年!

为什么政府不知道外星人在探测地球?

Harry捏紧了Tom的手,给哥哥一点力量,也给自己一点力量。

Thomas拍了拍Sam的肩,欲言又止。

Asa呆呆地站在指挥台上,看着虚拟屏失神,却完全没了兴奋的神情。

Freddie礼貌地拒绝了迷妹的贴近,走到少人的地方,思考着这件事的目的。

“你们还在吗?”Tom试探着问了一声。

“听到了。”

“怎么办?”Tom问。

谁知道怎么办?那个声音并没有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怎样才能回家。

“既然它们觉得我们以游戏的方式进行战争,那我们只能以玩赢游戏的形式回家。”Thomas理了理思路。

“我同意。”可Tom觉得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怎么从迷妹圈里走出来。他被困在甲板上了,寸步难移,可能抬起脚就没有地方放下了,“谢谢……请让一下……啊,让一下,这是我弟弟……谢谢支持……额,你如果是谈我们的专辑而不是对口型大赛我会更高兴……”

Asa看到了Tom和Freddie那边的情况,庆幸了一下自己这条飞船上的光线比较暗,男孩子较多,而且关注点都在怎么回家上。

当然可能是他没有粉丝。Asa错误地想。

“你和我一起进去吧!”冷不丁的一个人从后面握住Thomas的肩膀。

Thomas一惊,迅速回身躲过那人的手,看见两个男孩站在他身后,看着他。

双手环胸男孩抬起胳膊肘怼了一下旁边刚缩回手的男孩。

“抱歉,我正好听到你和……你朋友说的话。”男孩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你好,Thomas.我叫Dylan o’brien,他是Ki Hong Lee.我们和你想的一样,这就是个外星人搞的游戏战争,而且我们都想进去那里面……”

Thomas打量了一下两人,暂时调小队友那边的声音:“你们很眼熟……”

Dylan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期待地等着他说出来。可惜Thomas记人的本事不是很强,尴尬地微笑。

“乐队。本来我们应该会组成一个乐队的。”Dylan替他回答,“我们还定了队服的,你记得吗……”

Thomas看了眼Ki Hong,Ki Hong摊手:“The apologize?顺便,提醒一下,没时间了。”

三人顺着Ki Hong的手指指的方向看,天空中红色的倒计时正缓慢清零。

【00:41】

“好吧,还是这件事比较重要。”Thomas拍了拍Dylan的肩,“我记得的,Dylan,还在我衣柜里放着呢。”

大概是Dylan的热情有些吓到他了,Thomas迅速避开了他的目光,问Sam:“Sam,你怎么想?”

Sam笑:“我哥是不会让我单独行动,而且我留下来也不知道做什么。我的想法是,游戏开始前,不如先准备一些装备。”

Ki Hong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可没有什么游戏商店,也没有所谓的NPC……”

“看到那里的木屋了吗?”Sam悄悄指着不远处的几栋木屋。

“我们进去看看。”Dylan立刻明白了Sam的意思。

“不不不……”Sam拦住Dylan,“在手环开启使用的时候,里面的物品就几乎都抢空了。我一直站在门口,所以……”

Sam划了一下手环,调出满满的物品格子,得意地笑:“我抢得最多。 ”

【00:40】

Freddie走到墙边,轻轻地点着墙壁,细细地打量墙上有没有什么装置,能打开道门。像,密室逃脱?

不过就算是密室逃脱,这个世界里的线索都被损坏了吧?

Freddie回头,有人在揪草吃,有人一脚踹开了糖衣南瓜,流出白色的奶油,甚至有人掉进了巧克力河里了。

这个世界的人恐慌了一阵,不知道该做什么就放开来玩了。

他觉得这个世界可能会被这群熊孩子吃塌。Freddie记住队友的话,很好地克制着自己。

“这是什么?这个不是巧克力……”一女孩轻轻拨动一个金色的望远镜上的转片。

“管它呢……看炮弹!”大概是认识的男孩,恶劣地抓起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果实,向她丢去。

金色的望远镜“咕噜噜”地在地上滚动,直到一只手捡起了它,收进手环中。

“Freddie!”人群中又有人喊了他一声,Freddie听着耳熟,张望着找了一下,发现Tom的竹马Harrison向他走来。

Harrison艰难地绕过人群,衣服沾上了不知是谁溅到的棕色巧克力汁。

“嘿,Haz,你也在这。”有一个可相信的人,Freddie心里终于有些底了。

“英国就12个人。”Harrison笑,上前给他一个拥抱,“听Tom说你在这我真的要开心死了。”

“我也是。所以,你有什么计划吗?”Freddie抬头看着红色的倒计时,“怎么在下一次事态突变的之前做好最全的准备?”

【00:39】

Asa着急地寻找着重来游戏的摁键。

如果能回到开头,他绝对不会摸一下那个指挥台。靠近都不靠近!

当然,这是战争,怎么可能让他想退出就退出?

Asa崩溃地看着他前几秒还喜欢到想要偷走的虚拟屏,上面显示着“指挥官: Asa Butterfield”,Asa看着上面的单词发愣。

什么是轨迹公式,什么是分子分离装置*?

(*分子分离装置:阿沙饰演的《安德的游戏》中最厉害的装备)

“轨道公式只用你代入数值就行了,屏幕上会给你测出数值的。”一个女声在Asa耳边响起。

Asa抬起手臂,发现手环上还是只有他和队友的对话框。

谁?

前面座位探出一个女孩的脑袋:“嘿!指挥官。需要我们做个自我介绍吗?我叫Hailee Steinfeld.”*

“Aramis Knight.”年轻的男孩*探头看着他。

(* Harilee: Asa饰演的《安德的游戏》中Petra的扮演者
   Aramis:《安德的游戏》中Bean的扮演者)

“额,你们好……不用了,我就用电脑上的代号叫你们吧。”Asa继续看虚拟屏上的标注,努力地熟悉着每一个操作。

这哪是玩游戏!

“幸好,我宁愿去上量子物理课。”Tom一边研究怎么开船,一边说,“就没有一键开船的摁钮吗?”

Asa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并还是不能静心学习,队友那边时不时就问他一个问题。

“Asa,迷宫游戏怎么玩?”Thomas穿过又高又厚的墙,迷宫里阳光不足,墙上的爬山虎奋力地爬到了顶。四人顿时觉得温度直线下降了好几度。

“我已经开始想念林地的阳光了。”有些人偷偷跟着四人进来,其中一个黑人男孩低声嘀咕。

墙隔开了林地的喧闹,寂静得不像话,男孩的嘀咕显得十分大声。

“做记号?”Asa撇嘴,“一定要记住你是怎么走过来的。”

Thomas拿出Sam给的小刀,挑开一小片爬山虎,制作一个他能明白的方向记号,又用它们轻轻掩住。

Dylan揪了一下爬山虎,试着把自己的着力点都放在上面:“我们为什么不爬上去……嗷!”

Thomas把他拉下来:“你疯了吗?爬山虎承受不住你的重量的!你就算不会摔死,也会摔断腿的!”

Dylan眯眼看上面逐渐稀疏的爬山虎,只好打消了念头。

Ki Hong回头看了眼天空。高墙挡住了大部分的天空,还挡住了倒计时,看不见倒计时到底到什么时候了。

【00:36】

跟着进来的人跟着四人转了几个弯就有些不耐烦了。来来回回都是这样的路口,还不如分开走。

Thomas倒是不急,他知道Sam的方向感还不错。Ki Hong和Dylan见Thomas如此相信他,也没有意见。四人不理会后方的人,认真地往前慢跑。

“我们跑多久了?”过了一会儿,Sam忍不住问。

“快三十多分钟了吧。”Ki Hong估计了一下。

Thomas累了,一听到这个时间,更是直接靠在墙上不肯动了,揉着因刻记号导致酸痛的手腕:“Sam,有什么代步工具吗?摩托车?实在不行,自行车也行。”

四人看着重复的绿色墙都有些视觉疲劳了,默默地都停下来休息一小会儿,听着其他人的动静。

“我有点渴了。”Sam小声喃喃,但他知道,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水源。

其他三人顿了一下,神色各异。

长时间待在这里并不是件好事,他们还要继续找路。

Thomas边休息听着队友那边的动静。Freddie说,他和Haz找到了门走出了糖果屋。

说是走出了门,其实是他们在瀑布下找到一艘船,顺着巧克力的流动方向进入了一个隧道之中。

划船可是个费力的活,虽然他们的船不大。两人划的力度不够,和不划没什么区别。

“算了算了,让他飘吧。”Haz率先表示投降。

Freddie暗暗算着时间:“你觉得那个倒计时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Haz放下桨,“可能是回家倒计时?”

“但愿如此。”Freddie笑了,低头看着水流,皱眉,“Haz……你觉不觉得巧克力越来越……浅了。”

【00:01】

Haz被吓得赶紧回头看下面。原来Freddie的意思不是要搁浅了,而是这条河的颜色越来越淡了。

两人回头,发现他们不知不觉已经深入隧道很里面了,昏暗得已经看不到外面的光亮了,靠着里面的星星点点的光看清周围的一切。

“我开始慌了……”Haz小心地走到船头看,“为什么还没有到尽头?!”

不仅如此,两人发现隧道在变窄,水流越来越急,船左右上下,无规则地晃动。

Haz乖乖地和Freddie并排坐好,握着船的边缘,以免自己被甩出去:“我们要怎么做?”

而这时,两人发现前方又出现了一个岔口。而他们跌跌撞撞地冲着中间行驶。

“桨!”Freddie抓起放在脚边的船桨,用力抵在墙上,墙也给一个力让船头往水流较小的右边靠。

Harrison立即照做,走到船尾,用桨向左边使力。期间因为水流太过颠簸失去着力点,差点栽入水中。废尽了力,船头终于听话地侧向右边。

这条隧道宽敞一些,周围都是单调的灰色。水流逐渐减缓,缓到两人觉得已经停下来了。

Haz正想开口,却看到前方台阶上方有个木门。

Freddie和Haz对视一眼。

总飘着也不是办法,要不进去?

两人划动船,向右边靠,互相配合着将船停在门前。

木门很厚实,不留一丝缝隙,看不见,也听不见里面的动静。

Haz把手搭在门把手上,一用力。

【00:00】

Tom正和Harry研究怎么开动这艘船,可他们并不了解这古老的帆船。

其他孩子已经研究明白了鱼叉的用法,利用鱼叉不停捕捉着海中丰富的鱼。

“吼……”低沉的声音突然从船底传来,甲板上立即有人惊声尖叫起来,紧接着就是乱糟糟的脚步声。

“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Harry不顾哥哥阻拦的手,起身就往门口跑。

Tom急地头冒汗,也顾不上手边毫无进展的事,跟着追了出去。

像是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水滴拍在外面的所有人脸上。Tom下意识地用手挡住,退后一步。

这不是雨滴。Tom震惊地看着水中立起来的鱼尾。

“Harry!”Tom惊呼着伸手抓住门边的弟弟,护在怀里。

鱼尾猛然向船只拍下。

【00:00】

四人继续向前走,在拐角处,Thomas揉了揉还是有些酸痛的手腕,抬刀就要刻记号。一只手轻轻地摁住他。

Thomas不解地抬头看着Ki Hong,只见Sam和Dylan都在轻手轻脚地往后退。

他们看见了什么。

Thomas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几步,看向拐角那边。

一个像蜘蛛的巨型怪物缩在角落,正活动着僵硬的关节,缓慢地向前行走。

【00:00】

“粒子流在双管内加速,在焦点达到临界……临界质量……*”

(*《安德的游戏》中,分子分离装置的部分原理)

“指挥官?你得看看这个。”Harilee划动界面,将页面传给Asa.

Asa转身找到与Harilee互动的屏幕,放大画面。

庞大的,整齐有序的,显然不是我方的军队排列在不远处。

Aramis探测对方:“指挥官!对方在聚能……对方在准备攻击!”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