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神X你】游戏攻略

Asa Butterfield X 你
普通人设定
送给微博的Sieglindelee的生贺

一、

作为一个游戏编程师,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看到玩家毒舌地评价游戏。

“这什么游戏啊?好无聊。”

“玩了十分钟就卸了。”

“浪费我网费。”
    
    
而你所在的闯关游戏组最不想看到的,是一个叫asabopp的网友。

这家伙,曾经在你们游戏发布的第二天,直播一次性全部通关。

你们被全网嘲讽不说,还被Boss骂了个狗血淋头。

Boss很生气,虽然嘴上没说,但谁都知道,要是不能摆脱掉“秒攻略”这个称呼,整个组就进行大换血。

换组是小事,只是你们同事之间太和谐了,都不愿意分开。

组长立即翻出了之前被毙掉的计划。那是你的计划。因为太凶残,不按套路出牌,被善良的组员们淘汰掉了。

asabopp不是说能秒攻略吗?看他怎么打过全组最不按照套路出牌的Sieglinde.

二、

你有点烦躁。

提这个方案只是你一时兴起,被浇冷水之后,再也提不起动力设计关卡。现在组长居然拍着肩膀说靠你了?

你只想揍人。

你一下子想了好几个办法逃脱。重病不能承受太多工作的,妈妈太想你了,想到喝不下水了。

但想都不用想都知道组长会冷漠地看着你:“那就辞职吧。”

你乖乖认命了,这份这么合你的工作不是那么好找的,不然也养不起家里的猫主子啊。

想到自家粘人到过分的Anna,心里一柔,立即打起精神开始画设计图。
    
    
你不但工作日在赶设计稿,周末回到也端着电脑不放手。你母亲硬是把你赶去了高中同学聚会。

可是到了学校才发现母亲记错了时间。今天是你上一届学生的同学会。

你没带钥匙,家里现在又没人。又不知道去哪里,你所在角落,暗暗祈祷没人注意到你。

但显然,在这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的体育馆里,独来独往是更受人关注的。

比如你。

比如你旁边的男生。

三、

你转头对上男生的眼睛,一愣。

好漂亮的蓝眼睛。

像你家Anna.

工作病发作,你悄悄在心里加了好感度。

男生见自己偷偷的打量被发现了,尴尬,羞涩地笑了。
好感度再加一。

“你好。我是Asa.”

“我是……”你突然一顿。Asa把你当成他的同学了,“你猜猜我是谁?”

“我怎么知道。”Asa笑了,“你又不是我的同学。”

……

这也能知道?你心里暗暗喊糟糕。

“你一直一个人,又不试着找人聊天。我看着你一个人走进来的,应该不是谁带来的妹妹……”

“哇喔,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小侦探?”败在一个侦探面前,你心里舒服很多。

Asa羞涩又自豪地笑:“没有,看动漫看多了。”

连续的挫败感让你无情地拔掉了那两度好感度。

四、

Asa看着女孩还是没说自己的名字,不再主动和他说话,心里疑惑自己说错了什么。

啊,Morgan说,好像很少女孩喜欢日漫。

Asa不敢再搭话女孩了,默默地喝着聚会上提供的饮料。

听说那个游戏公司马上要出新的闯关游戏了。据说是史上最难的?最变态的?

Asa轻笑,很得意地想:那是因为被我打击的。

直播一次过关。说实在的,Asa自己都没有太大的把握,没想到居然成功了。这次直播也为他打响了名声,在网上成名了。

女孩大概是尬坐着太无聊了,忍不住问:“你是什么工作的?”

“游……”Asa立刻一转,“搞网络的。”

太笼统了,女孩皱眉:“我也是吧,我是个设计师。”

“设计?设计页面的?”

“设计游戏的。”女孩毫不犹豫地说。

五、

和其他人一样,Asa对你职业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但与其他人不同的,你们聊得很愉快。

交换了手机号码之后,你就回家了。

一回到家,你就把和Asa聊天时涌现的灵感记下来。Anna一跃到你的腿上,看了看电脑屏幕,转头用蓝眼睛看着你。

和Asa的一样。

给Anna顺了顺毛,你在心里给那个男孩加了五度好感度。
    
    
每当你没了灵感,你就和Asa一起出来聊一聊。你以为会很打扰他,没想到他说,很开心能和别人这么愉快地聊这些。

一来二往的,你们之间越来越熟悉,你给他划的好感度早就不知道有多高了。
    

游戏终于发布了。在家休息了好几天的你,打开电脑,看着asabopp新发布的动态:
    
    
史上最变态的游戏?好不走心的名字啊「大笑」,我应该也能不走心地一次过关吧。
这次为了避免有人说我提前玩过,我在游戏发布前一分钟就开直播。
    
    
底下评论全是给他鼓掌打气的。

你气得牙痒,看着直播间犹豫。又想知道他是怎么过关的,又不想给这人提供热度。

Anna被你大力地揉脑袋揉到怒了,不满地瞪着你,喊了一声。

算了,多一个观众也不多。你点进去了。

六、

游戏一共十关,asabopp已经打到第四关了。你看了一眼命数。asabopp已经用掉了十条命,还剩下两条命了。

你立刻就开心了,滑动评论区。发现并没有人说asabopp没能一次性过,全是骂设计师变态的。

我说了这个设计变态的,是你们不信而已。你不在意地哼哼。

asabopp操控着小人躲在凹槽里,躲过右边滚来的火球。

凹槽突然刺出来一个尖刺。

又没了一条命。

“FUCK!!!”自你进来后一直不说话的asabopp气急地喊出声了。

你开心地差点把Anna丢出去了。

“设计师是谁?!他玩过吗???”asabopp难以抑制怒气,无视观众里可能有小朋友的可能性,又是FUCK又是SHIT地喊,“艹你的,这个设计者。”

你毫不在意这些气话,只是……这个声音……

asabopp……Asa……

不是吧……

七、

最终,asabopp没有一次性过关。这个变态的游戏吸引了一大批玩家来挑战。

你成功了。

但是你不开心。

在Asa第五次约你出来玩的时候,你直接对电话那边坦白了:“我知道你是asabopp,我就是你说要艹的设计者Sieglinde.”
    
    
沉默。
    
    
你捂住脸。你本来想说的是:我就是那个游戏的设计者。
怎么就加了这个形容词……

趁Asa还没开口,你慌张地挂掉电话了。

第五次挂掉了Asa的电话。

八、

你下班了,在公司电梯里看见了Asa.

你并不想问他为什么在这,只想转身回到办公室。

可急着下班同事愣是把你挤进了电梯里。

你清楚地感觉到Asa的目光约过中间隔着的同事,落在你身上。

你第一次感觉电梯运行的速度是那么的慢。你崩溃地抬头看不断跳动红色数字。

你知道你心里的那个好感度还是没有减少的,只是因为你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了。甚至因为想念,好感度还上升了。

“叮”电梯终于到了。你不紧不慢地和同事走出去了,Asa在后面跟上。

“Sieglinde . ”Asa喊。

同事们见状,八卦地立刻躲到一边。

“嗨。”你笑,“你怎么在这?”

Asa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我收到了公司的通知……我转正了。”

“什么?”你没听明白。

“我‘秒攻略’后,公司就发邮件问我有没有意愿来上班。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试你的新游戏……”

你立刻懂了:“所以你上次直播全是做戏?你故意给公司炒热度?”

Asa赶紧伸手捂住你的嘴:“我们还没出公司呢……”

Asa的手指真的好细好长……

“出了公司才不能说这样的话。”你皱眉。

“emmmm……好吧这种事要关上房门再说。”Asa自然地这么引喻。

可自从上次打电话之后,你的脑子里都是不正经的东西。你也说不出气什么,握拳就想揍人。

Asa握住你的拳头:“喔喔喔,你……你知道吗?我本来还不想去闯关游戏组的……”

“好呀,别来!”

“你听我说。”Asa很郁闷你怎么不按套路地问为什么,“我是真的攻略不了你的游戏。我想去恋爱游戏组,学习一下怎么攻略你。”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