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记一个梦。

精灵族分很多种,他们都很相似,几乎没有区别。其中有两种分别叫绿精灵和白精灵。绿精灵擅长种植,白精灵擅长烹饪。

很久前,这两个精灵和另外两个精灵种一起,因为某个领地打过一场仗。无论哪一方都是战鼓擂动,气势汹汹,志在必得。

战争总有胜负,白精灵夺得了领地。

此后一段时间,白精灵和绿精灵一直没有任何事件。绿精灵继续自己的种植技术,白精灵继续自己的烹饪技术。由于领地相近,没有明显国界,精灵的本性又是如此善良友好。白精灵和绿两族开始了合作。

绿精灵种植的新鲜蔬菜,在白精灵的妙手中变成意外的美味。

白精灵王听说了,并没有说什么。

绿精灵王听说了,也没有说什么。

时间渐渐过去,两个领地之间,悄悄产生了一种新的白绿精灵。

他们既是绿精灵的后代,也是白精灵的后代。

白精灵王最终发现了藏起来的白绿精灵,看到自己的子民身上带上了绿精灵的特征,怒。

“这里是白精灵国,只欢迎白精灵在这里居住。你们是白绿精灵,滚去你们自己的领地!”

生活在白精灵国的白绿精灵哑口无言,他们的确不是白精灵,似乎真的没理由在白精灵国待着。

蓝绿精灵,蓝红精灵等不解地看着白绿精灵的迁徙队伍:“为什么不能待在自己出生地?”

白绿精灵无奈地给他们一个笑容,继续开辟着自己的领土。

白绿精灵融合了两个种族的特点。他们在贫瘠的土地上种出了健康的果实,用少得可怜的火苗烹出诱人的美食。

白绿精灵越来越壮大,粮食不再缺少,土地上不再沉寂。他们互相鼓励着,讨论着烹饪搭配,讨论嫁接技术。为了种族能快速壮大,他们狠了狠心,让新出生的白绿精灵快速学习种植和烹饪,为种族做出贡献。

白绿精灵还不能成为一个国家,也很难定什么族规。老一辈的白绿精灵便一遍遍地,挨个和新出生的白绿精灵叮嘱:“我们不是白精灵,千万不要跑到白精灵国里去了。”

可总有老一辈白绿精灵不知道的新生儿。

一天,一个走失的白绿精灵娃娃穿过了国界,来到白精灵国的集市中。

面包店店长看到自家店里有一个披着披风的孩子在东张西望:“小朋友,你家人呢?”

娃娃看着店长:“我不知道。”

店长看到娃娃不似绿精灵不似白精灵,大惊,高声唤来巡逻兵,将娃娃带走。

白精灵王勃然大怒,将娃娃挂在了城堡门外,怒火喷向所有人。

“当年我们的战争是多么艰辛!”

“是白精灵,就不能爱上绿精灵!”

“白绿精灵是世上最恶心的存在!”

“绿精灵这个手下败将,快点滚远我们的视线!少来倒贴我们白精灵!”

知道当年历史,或只知道一点点的白精灵们震惊地看到自家的王如此愤怒,懵懵懂懂地接受了“领地战争中,绿精灵最残忍”的历史。

绿精灵们目瞪口呆,不明白白精灵王为什么如此看不过自己族,可自发去谈判的绿精灵也被挂在墙上。

“看!绿精灵试图洗白自己的黑历史呢!”

然后,梦醒了。

我醒来,看着旁边的造梦师:“我怎么醒了?”

造梦师:“我不知道。也许是药剂发挥完了,也许是你不愿继续做下去了。”

“不,我想做下去。”我看着造梦师说,“这个梦不该是这个结局。”

造梦师不解:“为什么?你不是梦的旁观者吗?你大可不必参与其中。”

是啊,我是谁?我回想了一下。

我是白绿精灵的一位种植者。我目睹了白绿精灵种族的盛起,有白绿精灵吃过我种的粮食。

“我是白绿精灵。我们不能沉默,继续让白精灵进一步打击我们。”我看着造梦师,“我要继续我的梦境,可以吗?”

“可以。”造梦师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做?”

我能怎么做?我不会外交,也不会打战。文武皆无的我恐怕只是白精灵城堡外的又一警告罢了。

造梦师不等我思考完,就再次送我回到了梦中。

我眯眼看向灿烂的太阳,握着一把有些简陋的锄头。

“阿灰!”有一个白绿精灵蹲在田边冲我笑,“今天能种出来粮食吗?”

“能。”我也给她一个大大的笑容,“只要你们都在,我就能继续种粮食。”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