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荷兰傻】夜的第七章

@杜杜 的新视频打call!!以后我们继续爱着病娇梗呀!

1、

Asa手里有好几串钥匙。

银色圆头的是家大门的钥匙,银色三角头的是他房间的钥匙,银色扁平的是汽车钥匙。

那个黄铜色的是爷爷留给他的房子的钥匙,那个最小的是脚链钥匙。

用来关Tom的。

Asa向父母撒了谎,说新来的同学约他出去玩。难得Asa不宅在家里玩游戏,他的家人没有阻拦他,放心地让他驾车离开了。

Tom快醒了吗?他饿吗?他会大声呼救吗?他会急着离开吗?他会失控地大吼吗?

Asa印象之中,Tom一直都挂着阳光的笑容,似乎从没见过Tom失态的样子。

Asa下车,摸出钥匙,在黑暗中推开了长期没人触碰的门。

Tom裹着毯子,脚下露出一条铁链,冷静地看着他。

Asa被Tom的眼神怔住了。

他爱Tom,Tom也应该是爱他的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冷漠地看着他。

2、

许多人都说不清楚对爱人的第一眼感觉是怎么样的,可Asa对Tom的感觉特别剧烈。

Asa想买一个新的游戏盘,可父母说什么都不愿意帮忙买,出主意让Asa在一家超市里面打工赚钱。一方面锻炼Asa,一方面避免了Asa假期也不出门。

Asa不乐意,但也驳不过父母,只好沉默地听话整理货架。

“我知道……我拿一打啤酒了!”一个可爱的奶音在Asa旁边响起。

像皮卡丘一样可爱的声音。最近沉迷口袋妖怪的Asa自动这么形容这个声音。

Asa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果然看到一个穿着帽衫的卷发男孩,一脸不耐地挂了电话,皱眉,不满地抿着嘴唇,抱着一打啤酒,走向收银台。

直到男孩消失在转弯角,Asa才从怔楞中反应过来。

他真好看……

Asa回头继续整理货架,想。

这个男孩大概是周围的住户,第二天,Asa又见到了男孩。

这次,男孩主动与他说话了:“嘿,你好,我想问问,哪一种纸巾好用一点?”

Asa心跳加速,根本不敢看Tom的眼睛,尽力地去掩盖自己的紧张:“额,你好,你想做什么用的?这种比较软,这种是原木的,这种是厨房专用的……”

Asa小心地看向Tom,生怕他会觉得自己废话太多。像昨天一样。

可Tom没有,Tom很耐心地听着,带着微微的笑意。

他不厌烦他。Asa心情放松了不少,交谈也变得顺利友好了起来。

“你是新邻居吗?我好像没见过你。”Asa鼓起勇气问。

男孩抱着一大提纸巾正准备离开,听到这句话,回头笑:“对呀,我叫Tom,Tom Holland.”

3、

这个暑假,Asa断断续续地见到Tom.交谈的次数少,却十分愉快。

“我们为什么不交换手机号呢!”Tom提议,“这样我们可以经常约出来玩玩。”

Asa犹豫了一下,和心里那个只想宅着玩游戏的自己斗争了一下,将电话号码告诉了Tom.

Tom拨通了Asa的电话后挂掉:“记住啦,这是我的电话,再见!”

Asa挥手:“再见。”

Asa以前的小学同学也这么说过,但后来都断了联系,存在通讯录里的电话一次也没拨出去或拨进来过。

可Tom不一样。

“你能陪我去河边走走吗?我搬来这么久都没有去过!不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吗?”Tom特别的奶音从听筒那边传来。

Tom是一个爱动的人,总是想拉着Asa陪他出去。

Asa觉得,自己一遇上,自己的心跳比跑了步还要快。

“听说附近有一个步行街?”Tom躺在河边的草坪上,问坐在他旁边的Asa.

“有。”Asa下意识地答,紧接着看到了Tom的眼神,“不……我不去。”

太无聊了!他愿意陪他走走河边已经很不错了,他更想在家里打游戏呢!

“别这样……”Tom发动puppy eyes技能。

Asa默默地想,玩家Asa被秒杀。

4、

Asa回忆他的这个暑假,觉得充实地不可思议。

不再是单调地窝在家里打游戏升级,而是和Tom走遍了社区,去运动场打打篮球,去其他地方走走。

就是忘了写作业。Asa无奈地向同学借来了作业,打算在最后一天晚上赶完。

暑假习惯了早起赴Tom的约,Asa看着还没到点的闹钟,发现自己已经养成了生物钟。

社区的景色在车窗外闪过,Asa不自主地回忆着他的暑假。就这样,他的世界一下子被Tom填充了。就在他习惯了Tom的存在的时候,他们被学业分开了。

他怎么就忘了问Tom的学校呢?

Asa停好车后,慢悠悠地走向教室。没有Tom的生活,Asa突然觉得很无趣。他的钱包里还放着打工挣的钱,他突然不是很想买游戏盘了……

他好想Tom……Asa的心脏似乎缺了一角,冷冷的风不停地往里面灌。

推开教室门,班上的同学还没来齐。Asa吃惊地看着,教室中,Tom奄奄地趴在座位上.

“Asa?”原本还有些紧张的Tom立即开心地坐直了,“真巧!”

Asa也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Tom!”

这是有多大的缘分才会让Tom成为他班上的转校生!Asa上去抱住了他。

Asa觉得,自己的心脏又完整了。

5、

“做得好,Holland先生。”数学老师很满意地表扬了新生的数学能力。

Tom高兴地抿嘴一笑,低头看书。

Asa微微皱眉,逆光看着Tom,秋天的阳光打在他身上,柔柔的卷发似乎也在发光,像一个温暖的小太阳。

他不是不高兴班上多了一个学霸,而是在疑惑……

他突然发现自己对Tom的感情,不是朋友的在乎,不是同学的友好。

是占有欲。

他突然变得很贪心,他希望Tom只看他一个人,他希望Tom的好只被他看到,他希望Tom身边只有他一个人。

他只是……怎么了?

Asa莫名的低气压也影响到了Tom.Tom听说Asa拒绝和同学一起举办欢迎Tom的聚会,不解地找到了他:“为什么?”

Asa一下子也说不出来理由。因为什么?因为他想Tom因为他也拒绝聚会。

“我……家里有事。”Asa扯谎。

Tom有些失望地叹气:“好吧……不过没事,我们早就认识了,不是吗?你不需要过我办什么欢迎会。”

Asa心塞极了,胡乱地点头。

他只是一个内向的男孩,怎么可能站在Tom身边?

Asa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天色就这么变暗,房间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

手机突然响起。

没有什么人会给他打电话,除了Tom.Asa立即坐直了,从裤袋中翻出手机。

陌生的号码。

Asa失望地驼下背,拒听。顺便查看了一眼信箱。没有新信息。

Asa正准备放下手机,来电铃声再次响起。

还是那个电话。Asa犹豫一会儿,接通。

“恭喜您!我的有缘人,您获得了一次占卜机会!”话筒那边传来了一个尖细刺耳的声音,隐隐还带着背景音乐。好像是Rihanna的Umbrella.

Asa没心情听这些:“抱歉……”

“啊啊,稍等一下!”对方一直用欢快的语气说话,“让我看看……嗯!测出来你的近况了。”

“占有面包的最佳方式,就是吃掉它。”

Asa更不解了:“什么?”

“你的声音里充满了迷茫,因为近在咫尺却触不可及的东西而烦恼。”对方声情并茂地说,“你不是不敢碰,而是在……唔,复杂的感情,是恋爱,亲爱的。”

Asa挂掉了电话。

6、

自从那天之后,那个电话就坚持每天给他打一通电话。Asa不接,他就继续打,打到通为止。

“求你别打了!”Asa头疼地说。

“不,我的有缘人。我必须帮你。”

Asa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想法,再烦对方的电话,也没有将他拉入黑名单中。

“听听你的声音,亲爱的。你的恋爱今天还是没有进展……”

“滚!”Asa怒吼。

“提醒你一下,我新占卜出来的情况。”这天,对方难得正经地说,“你再不动手,你的爱人就不是你的了。”

Asa第一次没有对他吼,沉默地挂断了。

这个占卜师说得对,Tom马上就不是他的了。

很显然地,Tom这两个星期一直盯着Liz看。

“Asa,Liz的新衣服真好看。”Tom撑着下巴,看着Liz和好友从前面走过。

“不,这是旧的,只是换了一个搭配。”Ned摇头。

Asa不知道Liz的衣服到底好不好看,也不知道她之前的搭配是什么。

更不想知道Tom为什么一直盯着Liz看。

Tom……就要不是他的了。

Asa当天做了一个梦。他站在一个很大的路口,周围围着一圈不停闪动着的红绿灯。

左转红灯,直走绿灯……右转红灯,掉头绿灯……Asa微微一眯眼,绿灯的直走原来是红灯。

左转红灯,直走红灯,右转红灯……

7、

占卜师的电话再次响起。Asa接通了。

“感谢你这几天的电话配合,至少没有把我拉入黑名单,嘻嘻嘻。你的感情问题已经结束啦!你自己的选择,你触不到的恋人已经不是你的啦!”

Asa看着窗外微微的霜。不知不觉居然已经初冬了啊……

“我后悔了,占卜师。”Asa第一次平静地对占卜师说,“我后悔了,怎么办?”

占卜师很为难:“啊偶……这我可能帮不了你啦!你自己选的路,要你自己回头呀……emmmm给你一点提示?还记得我一开始说的么?”

“占有面包的最佳方式,就是吃掉它。”

“有时候呢,就只能用比较极端的方式去弥补自己的错误呢。”

“不过那是为了爱呀,爱,是无罪的呀!”

8、

Asa手里有好几串钥匙。

银色圆头的是家大门的钥匙,银色三角头的是他房间的钥匙,银色扁平的是汽车钥匙。

那个黄铜色的是爷爷留给他的房子的钥匙,那个最小的是脚链钥匙。

用来关Tom的。

Asa本来还在犹豫着,可他听到Tom一脸激动地告诉他:“我打算在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带Liz出去玩,然后在社区的河边告白!就在那个我们经常待着的草坪上!你觉得怎么样……Asa?”

Asa看着窗外今年的第一场雪景,出门,找到被雪轻轻覆盖的草坪,打晕了等待中的Tom.

Asa处理好了一切,摸出钥匙,推开了长期没人触碰的门。

黑暗中,Tom裹着毯子,脚下露出Asa用打工的钱买的脚链,冷静地看着他。

Asa被Tom的眼神怔住了。

他爱Tom,Tom也应该是爱他的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冷漠地看着他。

“Tom……”

Tom看着Asa,突然笑了,有些夸张的笑声吓住Asa.

“Tom……对不起……我不能让你给Liz告白。”

“为什么?”Tom笑意不减,咯咯地笑着。

“因为我爱你。”Asa坐在了Tom面前,“我知道你不爱我,但……我不同意你给Liz告白的。”

Tom再次笑出声:“宝贝儿,猜猜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Asa愣住。

“占有面包的最佳方式,就是吃掉它。”Tom突然站起,抓住Asa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一口Asa的嘴唇。

“很高兴你后悔了,我的有缘人。”Tom在他咬的牙印上柔柔地一吻,“不然我就要把你杀了藏在身边……”

————————————————

那天给Tom举办的欢迎会。

“Tom?你去哪?”Liz不解地看着聚会主角Tom正往外走,“下一首是你爱的Umbrella.”

“我出去车上找我的电话。”Tom翻出空荡荡的衣袋,“你们先唱。”

“一会儿罚你跳舞,新生。”Liz无奈地摇头。

Tom给了Liz一个“拜托别这样”的表情,一边后退着回到车里。

车的隔音不太好,Tom能清楚地听见Rihanna的歌声。Tom拉开副驾驶位前的抽屉,抓起新手机,打开变音器。

“恭喜您!我的有缘人,您获得了一次占卜机会!”

评论(26)

热度(104)

  1. 快来削我啊灰咒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