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荷兰傻】He is mint(八)

完结撒花

ooc注意

与真人无关

————————————
八、

Tom躯体一震,借着房间的黑暗,将手滑入Asa宽松的病服,摸上Asa的小腹……

可是死掉的Tom就不会再给他这样乐趣了……Asa松开掐在他脖子上的手,轻轻环住。

……

Asa脸上的伤有点麻烦,需要休养好一会儿才不会留下疤痕。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Tom在所有人面前发誓。

“还有一件事,Asa.事到如今,对于舆论,你们最好的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公开关系。”

Asa看着单手抱着他Tom,笑:“当然好。”

…………………………………………

Asa划着手机,看着各个网站上都是他和Tom相依在一起,无名指上都戴着一样朴素的戒指,对着镜头灿烂微笑的照片……

“你好,Asa.”

Asa抬头,看见一个陌生人站在病房门口。

“我是Allen Cook.处理你的案子的。”

“你好,请进。”Asa放下手机。

“打扰你的休息了,关于这个案子,我有几个问题想问。”Allen拿出包里的邮票,“这个邮票,是假的。”

“当然。”Asa笑,“我把邮票放在另一个地方了。”

Allen紧紧盯着Asa的反应:“为什么?”

“我不相信Tom.”Asa坦然地说,“他不理解我收藏邮票的举动,他想卖掉它。”

毫无破绽。Allen开始讨厌经验丰富的演员了。

“老实说……这个案子现在陷入了一个僵局。绑匪在拿到邮票前把人质送回来了……而且……一个星期了没有一点动静,似乎放弃了再次动手夺邮票。”

Asa颦眉猜测:“可以理解,毕竟惹得警方加入了,他慌了?这不是很好的结局么?”

“万一绑匪在警方撤退后又回来了呢?”Allen问,“是,这个结局似乎已经完美了,一切恢复了常态……但,除了一件事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Asa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看着Allen,等他继续说下去。

“你们的婚姻关系。唯一的改变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了你们结了婚。”

Asa笑容更大了。

两人沉默地对视一会儿,各不相让。

想到一会儿出门买东西的Tom就要回来了,Asa微微叹气:“继续装傻不好么?像你所说,这不是完美结局么?你是想让我给你添加麻烦而道歉么?”

“真是抱歉了。”Asa真诚地说,“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Allen忍住了询问原因的冲动,起身:“你继续休息吧。这个案子看起来只能继续搁置了,我们会努力的。”

Allen在门口停顿一下,回头说:“很抱歉。”

为什么而道歉呢?真的是答应他隐瞒真相,还是他还是选择了坚持自己的工作?

“再见,警官。”

走下医院楼梯的Allen缓缓放慢脚步,握着手机,有些迟疑。

病房中,Asa在焦躁地转动手机。

Allen为什么不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不问他为什么不会再有此类举动?

那样Allen就知道Asa有多爱Tom.

Tom说,Asa像极了一只猫。

Asa想说:He is mint.(他是薄荷/他是完美的)

他是如此的沉迷……他怎么会舍得伤害他?所以他宁愿受伤的是他自己,被丢到水里的是他自己。

没有人比他更爱Tom,没有人比他更在意Tom.

Asa反复刷新着手机,想要知道Allen的选择。

有可能会看到《人质自导自演的闹剧》,或者是……

Asa无意抬眼一看时间……

Tom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Allen走到门口,打开门,停顿,回头:“很抱歉。”]

门口。

门口……有谁?

Asa突然起身,脑袋一下子供血不足,眼前一黑。又因为太长时间坐在床上,双腿也发麻了。整个人就这么往地上栽下去了。

Asa觉得鼻血都快摔出来了,可他没时间关心这个,他要出去,他要回家!他要找Tom!

一双手扶起了他:“Asa!”

是Tom.

Asa抬头看着他:“你去哪了?”

“又撞到伤口了吗?”

“你去了哪?”Asa继续问。

Tom不解地看着他:“你没事吧?不是你叫我去买曲奇饼的吗?”

Asa才记起来,那家店很远,而且现在是下班时间。

一边听着Tom讲述他在片场的小事,一边吃着曲奇。看着Tom灿烂的笑容,Asa突然笑了。

Allen是故意的,他在警告他。

Asa看着Tom细心地擦掉他嘴角的饼干屑,伸手搂住了他。看,Tom的心已经回到他身边了,他怎么会再策划什么呢?

十分钟前,走出医院的Allen抬起手,看着上面已经暂停的录音页面,摁下了保存。
————————————————

就这样完结啦!

此篇献给 @杜杜 太太,因为我们都心心念念地想看病娇文,才“勾搭”起来了嘿嘿……超感谢杜太对我的鼓励和支持啊!我才有勇气把花心荷兰和病娇傻的文放上来了。

很多妹子已经猜出来了,这个梗来自日剧《我的危险妻子》,其实更靠近b站鲨美剪辑《我的愚蠢丈夫》。

评论(10)

热度(51)

  1. 快来削我啊灰咒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