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荷兰傻】He is mint(七)

ooc注意

与真人无关

特别艾特 @木木cgg

————————————
七、

“改天我一定会把你推到沙坑里,或丢进水里,然后拍给你的粉丝看看。”Tom掐了掐Asa的脸,“你就和猫一模一样啊……”

话题的突转让Asa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平时懒洋洋的,高兴了给一个笑容,不高兴了就发火挠人。不沾水,对于干净的定义也不同于我。”Tom大笑,“你的房间和电脑真是乱到不可思议哈哈哈哈哈。”

一语成谶,Tom不仅见到了脏兮兮的Asa,还见到被丢在河里的Asa.

河滩上,桥墩下,昏迷的Asa半泡在水里,湿哒哒的短发贴在带着伤口的脸上,狼狈地像被水泡过的猫。

Tom在Morgan之前跳下警车,冲了上去,在路人好奇的注视下,抱起Asa.

“Asa……”Tom试着唤了一声,摸到Asa脖子上还在跳动的脉搏,松了口气。

“Mr Holland,把伤者交给我们吧。”警察拦住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开路让赶来的医护人员抬来担架。

Tom只能松手,眼睛紧紧地盯着每个医护人员的动作,生怕其中有人是假扮的,试图再次将Asa从他身边剥离。紧紧跟着,保持在Asa身边的一步之内。

看到Tom和Morgan坐上了救护车,小队长打开对讲机,继续向Allen报告:“Tom Holland跟着医院的人离开了。”

“Sir?”久久没收到回应,队长奇怪地又问了一句。

Allen在吩咐继续跟着Tom Holland之后不久,就看到一辆小型垃圾车从身边驶过。

Allen不记得垃圾车会在什么时候来这里收垃圾,但是……

垃圾车正好挡住了Allen的视线。

Allen暗中提醒了一下埋伏在附近的几位便衣。

垃圾车上下来两位中年男子,神色自若,一个抓起来可回收垃圾桶,一个拿起了黑布包。

“情侣”便衣捧着快空了的饮料杯,交谈着最近爆红的电影,一步步靠近垃圾桶。

中年男子走到垃圾车旁,躲开一切视线,拉开了布包。

“别动!”便衣举枪大声地一吼,把两人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举起手。

Allen下车,指挥队员有序地维持现场秩序,搜车,搜身,女便衣拿起黑布包,检查里面的邮票。

“邮票还在。”

“发生了什么?”环卫工人不解地大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搜车的队员拿出放在副驾驶座前的工作证,递给Allen:“这是他们的工作证。”

“没有枪械。”搜身的队员报告。

Allen看向茫然中的两人,皱眉,低头看了眼手表。

11:36

他们行动过早了?

…………………………………………

Asa迷糊中终于醒来了,眨了眨黏糊的眼皮,打量四周。

他……在医院了。

也许是刚入夜,房间连灯都没开。昏暗的病房里除了他,空无一人。

蓝色眼睛微微眯起,悄悄握紧拳头。

Asa抬起右手,盯着上面的针头,思索一会儿,打量了一下窗外的情况,伸手就要拔掉。

门开了,灯开了。

灯的亮度有点高,Asa下意识地松开了手,用左手挡住光线。

“Asa?!”Tom惊喜地喊,立即关掉灯。

Asa眼前还是一片眩晕,冷不丁地感受到一个熟悉的拥抱。

Tom……

“Tom……”Asa一边眨眼适应,一边感受着久违的拥抱,“我好想你……”

“我也是。”Tom在他的颈窝里点点头,“我爱你。”

“我也爱你。”Asa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细细打量着。

Tom也在打量醒着的Asa.两腮,下巴,人中,前额,睫毛,卧蚕,鼻尖……

两人情不自觉地亲吻在一起。Tom润着Asa有些干涩的嘴唇,口腔:“Asa……”

Asa眯开碧蓝的眼睛。

Tom疼爱地吻了一下他的眼睛:“我爱你。”

Asa心脏剧烈跳动,嗅着Tom身上细微的味道。

Tom说的对,他像极了猫,嗅觉也是。Tom应该是太着急了,以至于忘记了洗漱,他嗅到他身上的酒味……

Asa想起了什么,拉下Tom的头,环住Tom的脖子,再次献上自己的唇:“我也好爱你……Tom……”

唇舌相交,难舍难分。情深之时,Asa狠狠地吸了一下Tom的舌头。

在意大利,亲嘴的时候吸舌头的意思是:

“我将要杀了你。”

真的……很想……很想……

评论(16)

热度(53)

  1. 快来削我啊灰咒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