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啊

【盖尼】幸运儿

幸运值AU:(详细可见我转发的贴)每个人生来手腕上会写着他的幸运值,普通人为1.0,倒霉蛋为1.0以下,幸运儿为1.0以上

300粉 @小旗子飘啊摇 的点梗

生子设定注意

《Pitfalls圈套》的热度意料之外的高啊,是因为大冷圈没粮的原因吗?(允悲)如果我整理出本有人想买吗?

————————————

提姆遗传了他爸爸尼克的高幸运值基因,是一个1.2的小幸运儿。

“不!我是继承了爹地的高幸运值!”提姆抱着盖茨比不乐意地喊。

盖茨比很满意儿子这么向着他,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脑袋。明天奖励他吃一个冰淇淋,当然是要瞒着尼克。

提姆把放在他脑袋上的手拿下来,将手腕露给尼克看:“你看!爹地的幸运值有1.8!你只有1.3!”

尼克放下手上的书,看着盖茨比,让他自己解释一下他的“高”幸运值。

盖茨比极力掩饰尴尬,对提姆说:“其实……我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幸运……”

“我知道呀,爸爸说了,这只是一个平均值,你也会有倒霉的时候。”才四岁的提姆似懂非懂地将以前尼克的教导重复了一遍。

“是的,就像现在,小幸运儿也必须放下玩具去睡觉了。”尼克指着壁炉上有些破损的老式钟。

“不……”提姆皱起小脸,可怜兮兮地看着两个爸爸。

尼克使出绝招:“要我陪你入睡,还是爹地……”

“爹地!”提姆毫不怀疑地中了好爸爸尼克的小陷阱。

盖茨比抱起提姆,背对着尼克,对提姆做了一个两父子才懂得眼神:“好吧,我们先去换套衣服。”

“先洗漱!”尼克重新拾起书,“不许吃甜品。”

提姆像泄了气一样,趴在盖茨比的肩膀上,有些小怨念地看着尼克。

一切准备就绪,提姆躺在小木床上,抬眼看坐在床头的盖茨比:“爹地,你的幸运值这么高,倒霉事来的时候,会特别倒霉吗?”

盖茨比摸了摸儿子嫩嫩的小脸,回忆了一下。

其实他不是幸运儿,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为了赚钱,手腕上的幸运值硬生生地被他由1.0改成了1.8.

“很倒霉……孩子……我以为我有多幸运,我就会有多倒霉。”

“比如?”尼克布置的柔和黄色灯光让提姆昏昏欲睡,可他却又还想和父亲再聊多两句。

比如他差点离开了这个人世。

全纽约人都知道那个超高幸运值的派对举办者叫盖茨比。这样的“高”幸运值为他赢来了很多单生意,大家都愿意相信一个幸运儿。

盖茨比却一直很清楚自己不是一个幸运儿。他拥有了一个城堡一样的房子,却少了那个甜美的少女。他接触的人很多,却触碰不到对面的绿光。他享受着尼克的陪伴,却始终隔着一层什么东西。

盖茨比在他家隔壁建了一个小房子,他费劲心思,把自己从小对家的一切美好想象都塞进里面。阳光正好的门廊,狭小却什么都有的厨房,法式的客厅布置,干净朴素的房间……

盖茨比将精心布置的这一切卖给了刚到纽约,还没赚到钱的尼克。

按道理,盖茨比应该以“邻居友好午餐”的理由和尼克见面了,可他看着这个大男孩对着远处沙滩微笑的时候,他犹豫了。

他其实不必把他拉进这件事,他可以去再调查汤姆的新情人……

可盖茨比又不想错过尼克那和黛西相似的笑容。

他太思念黛西了。盖茨比不觉得自己对尼克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直到黛西到访他家,尼克看到他们在楼下耳鬓厮磨的,沉默地拉上拉帘的时候,盖茨比脑海里突然闪过无数个念头。

他更在意尼克。

他更喜欢尼克。

他更爱尼克。

被这个念头折磨到连续几天不能安心睡觉的盖茨比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月光之下若隐若现的尼克家。

他才发现尼克对他的重要性,重要到盖茨比估测不出他需要多少幸运值才能拥有他。

尼克让管家赫尔佐克从储物室里搜出了幸运值存储机,每天往里面存0.2幸运值。

盖茨比的幸运值只剩下了0.8,他开始遇到一系列的倒霉事。吃到不新鲜的菜,资料被风吹到水里……

“真的吗?那你真的遇上难得的倒霉事了,大幸运儿。”尼克故意做出嘲笑他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

意外的,似乎还能遇上更幸运的事。他还能再承受更多的倒霉。盖茨比加大了一点幸运值的存储量。每天往里面存0.3.

盖茨比要感谢赫尔佐克的阻拦,没让他往里面存0.4.不然盖茨比遇上的不只是股票暴跌,员工安全问题,质量问题,合伙人撤资等一系列事。

还有黛西拿他的车撞死了一个路人……

盖茨比一共存了一个星期,他的帝国传说也在一个星期的报纸媒体中被流言击毁。

看着存储机里已经有了1.9的幸运值,赫尔佐克着急地催促主人用幸运值将流言全都销毁。盖茨比又犹豫了。

他对黛西有感情吗?有的。她是他的初恋,她满足了他对浪漫的一切想象……

让他冷漠地把非故意伤人的黛西推到舆论面前,他做不到。

“我要等黛西的电话。”我尊重知道她的选择,“她会打来的对吗?”

尼克一如既往地选择了不加以评论。

其实他们都清楚不是吗?黛西打给他的几率很小很小……

盖茨比看着尼克走下花园,想起自己存到1.9的存储机:“尼克!一切都在下午五点结束,不管黛西有没有打过来电话。你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来我家……不是派对。”

尼克逆光看着盖茨比,笑:“我会早点回来的……盖茨比!你是我见过最了不起的人,他们都是渣泽,都比不上你!”

这是他见到尼克第一次对一个人下判断……或者说,第一次对这个世界作了批判。

……

“爹地?”提姆抱着抱枕,眼皮都快打架了,还努力地睁大看着发呆中的父亲。

盖茨比解开胸口的纽扣,露出胸口一处粉色的嫩肉:“你不是经常问我们,这个伤口是怎么来的吗?”

“但你们都不告诉我。”提姆控诉地看着父亲。

“因为那是爹地最倒霉的一次,我丢了性命,差一点就不能陪在爸爸的身边,差一点不能拥有你了。”

提姆渐渐明白那处伤口的致命性,惊恐驱散了睡意,浓烈的亲情让他瞬间爬起抱住盖茨比:“为什么呀?为什么爹地差点不能陪在爸爸身边,不能陪着我了?”

“因为爹地用了存储机。”曾经的富翁熟练地拍拍儿子的背。

“噢!你不听话!”提姆立即松开手,伸出食指点着父亲的鼻子。

尼克原本就遵从父亲的教导,不能过度依赖幸运值,所以一直克制自己去使用存储机。又因为盖茨比的原因,尼克延续了卡罗威家族的家训,对这个家下达了一个禁令:不许依赖存储机!

不许依赖,而不是不许使用。盖茨比摸了摸胸口。

因为在盖茨比命悬一线的时候,赫尔佐克拿出来1.9的存储机,准时下班回家的尼克也拿出了自己1.0的存储机。

盖茨比的幸运值瞬间增加到了3.9.

要不是盖茨比心跳恢复到了正常频率,失控的尼克可能会捐出自己所有的幸运值。

盖茨比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才从赫尔佐克嘴里听说,尼克的幸运值也是留着告白用的。

他也不确定这个深情的富翁会不会答应他的告白。

盖茨比回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发笑。

盖茨比看着怀中的提姆,听着外面煮水的轻响,感觉自己比真的1.8的幸运儿还要幸福。

盖茨比放下趴在他身上睡着了的提姆,轻轻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关掉了灯,蹑手蹑脚地绕过地板上的玩具,摸出了房间。

评论(1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