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荷兰傻】特权(下)

ABO设定就是……都懂吧?

ooc是我的锅


————————————

5、


Peter很喜欢Ender.


第一次在飞船中,看见这个瘦小却冷漠地看着世界的Omega,Peter就一直关注着他。


好吧,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战斗学校里唯一的一个Omega.


他以前被Flash欺负的时候,也曾经这么冷漠地看着周围的人,觉得他们都把自己当成笑料,在自己的周围筑起一道隐形的墙,在他们排斥你之前,将他们先排斥出去。


是Uncle Ben把他的“墙”打碎了。


Peter想打破Ender周围准备建起的“墙”,一开始只是悄悄的维护,到后来就是明显地要罩着Ender了。


“你看上他了?”其他同学带着玩笑的口气问。其实这是所有人都想被确认的问题。


一个Alpha如此在意一个Omega,大概也只有这个理由吧。


Peter跟着他们笑了几声,就把这个问题糊弄过去了。心里却把这个问题反复推敲。


他看上这个男孩了吗?


大概吧……Peter看着因为Bonzo瘫痪极度自责的Ender,心疼地看着他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又想让他痛快地哭一场,又想让他赶紧开心起来。


“你没有做错什么。”Mr.Graff拍了拍他的肩膀。


Ender又想起了Valentine,姐姐每次都是这么安慰他的,你没有做错什么。


这真的不是他的错吗?他本可以用语言让Bonzo冷静下来,他却选择了战斗,他本可以用其他方法让Bonzo失去进攻能力,他却选择了在他的肚子上狠狠地踹了一脚,让他失去重心,后脑勺磕在槛上。


他的确不知道他那一脚会发生什么吗?如果是其他小孩,可能真不知道。他呢?他可是能预测小行星的运动轨迹,从而撞毁敌方飞船的Ender Wiggin.


“Ender……”Peter将手放在他肩上,“我知道你的感受……”


Ender看向他。Peter环顾四周,确定没有第三个人可以听到他们讲话,小声地坦白了他的秘密。


他是怎么成为Alpha和蜘蛛侠的。


“等我知道我间接杀死了Uncle Ben后,我陷入了无限的自责中。和你一样。即使从别人眼中,这个灾难,我没有多大的责任,可我还是疯狂地想要去弥补。面对市区中的秃鹫,他们都觉得需要FBI就够了,不需要我……可是……”Peter有些说不下去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劝他了,因为他一样疑惑过。


“那你怎么做的?”Ender问。


Peter看着他:“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是Uncle Ben告诫我的。我问了我自己,我的能力能做些什么。所以我成为了蜘蛛侠,我捕捉了抢劫犯,阻止了秃鹫。借着变异蜘蛛基因当选战斗学校的一员。


“那你呢?Ender,你的能力能做什么?”


6、


Ender同意了Mr Graff将他直接送去高级指挥学校的建议。这是他的能力所在,也可以利用准高级指挥官的身份让Bonzo获得更好的治疗。


但他忘了,Peter还留在战斗学校。


能进入高级指挥学校里的Alpha都是人类中最强壮,面对更加强烈的信息素,Ender只能加大了注射抑制剂的频率。


迟早他会因为过度使用抑制剂而废掉的。Ender想。但是Mr Graff并不关心Ender的身体情况,最关心他的Anderson上校和Peter都留在了战斗学校。


看着窗外荒凉的景色,Ender万分想念Peter.


在这里,Ender要学习的东西更多了。写满计算公式和战斗技巧的屏幕环绕着他,Ender脑袋飞速转动,将他们刻在脑子里。无意一晃神,想要转头和Peter谈论一下某条物理公式,才想起自己和Peter相隔甚远。


Ender是准高级指挥官,除了几位上级,没有人管着他。可发送邮件还是会被上级逐字逐句分析检查,确定不会有机密消息泄露。


Ender看着泛着蓝光的邮件页面,除了收件人处写上了Peter Parker,一字未动。


当他在模拟训练场上看到以前飞龙战队里的伙伴时,Ender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了。


Bean……Alai……Richard……


Ender逐个念着他们的名字,然后在那个日思夜想的笑脸上停顿。


Peter.


“你怎么突然间就走掉了。”Peter埋怨地抱住他。


“Peter天天抱怨没有正式和你道别。”Bean打报告。


“然后他催促我们天天训练,巴不得马上成为第一名,来到这里。”Petra也跟着说。


“你接任了队长?”Ender有些惊喜。


Peter故作不满:“你质疑我的能力吗?指挥官?”


少年们久违地笑在了一起。


“那我们准备训练吧。”Ender抑制住心中的躁动,看向旁边的老师。


7、


战争是残酷的,毫无疑问。


当Ender知道他玩的战斗游戏害死了一个星球的生物,立即慌了神。


“离我远一点!”Ender吼了出来


Ender的心脏剧烈跳动,加速循环血液,呼吸急促。


Peter嗅到了空气中的一丝不对劲:“Ender……”


“别上前。”Graff下令。


Ender和Graff争执着,两人情绪越来越激动。


“我会因为种族灭绝而永远感到羞愧!”Ender冲Mr Graff喊。


“不!你会被当成英雄!”


“Graff长官!”Peter紧张地唤道。


“我没有权利将他们全部消灭!”Ender已经有些哽咽了,“我也可以不牺牲那1000个队员……”


“你有这个权利,Ender.”Graff突然放轻了声音,“克制一下情绪,Ender……”


Ender才发现因为自己心跳太快,太过激动,Asa的Omega信息素散发出来了,整个模拟室都能闻到这个唯一的Omega身上散出来的香味。


Ender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伙伴,看到他们的目光不免染上了一丝着迷的色彩,慌乱地拨开挡在楼梯的教官,跌跌撞撞地冲回自己的房间。


由于强烈的Alpha气息围绕,Ender必须大剂量地注射抑制剂,也反过来导致了自己发情期的敏感度大幅度上升。


才跑了几步路,Ender已经被汹涌的情潮吞噬了意识。


Ender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努力撑直无力的双腿,扶着墙。


就在他觉得要摔在地上的时候,一双手扶起了他。


大概是长官或者医生……Ender甩开对方的手。


“我带你回去,Ender。”Peter重新扶住Ender摇摇欲坠的身体。


看到Peter,Ender慢慢地放松了下来,他把手搭在Peter身上,深吸口气,嗅着Peter身上逐渐浓郁的信息素。


如此贴近Ender,鼻腔中都是他的信息素。Peter从没有任何与发情期Omega相处过,心脏难以抑制地狂跳,介于Alpha和Beta之间浓烈又平缓的信息素与Ender的信息素混在一起……


感受着对方制服下的体温,嗅着对方愈来愈浓的信息素,两人觉得这段路走得太甜蜜和折磨了。


终于把Ender扶到了房间,Peter看着Ender有些痛苦的表情,被拉回了理智。Peter想做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却又吸入了更多的两人混在一起的信息素。


Peter把Ender放在床上,起身就往角落的抑制剂箱子走去。


Ender抬腿勾住了Peter的准备转过去的腿:“Peter……”


Peter僵在原地,匆匆地扫了他一眼,不敢久盯:“我……我帮你拿抑……抑制剂……”


“我这两年打了太多的抑制剂了,Peter.”Ender撑起上半身,“帮我……”


再看不出来他什么意思,Peter就真的可以回到地球上的学校里再读一次了。


Peter将支起上半身的Ender摁在床上,先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事。


亲他。


Peter不再抑制住信息素对他的影响,细细地亲吻着Omega甜美的唇,感受着他唇中的点点纹路。


“Ender……”Peter感觉有些不真实,低声唤。


“嗯,Peter……”Ender回应他。


得到回应的Peter又舔了他的唇一下,然后离开他的唇,盯着他湿漉漉的蓝眼睛,手指伸向他的制服拉链。


8、


心有灵犀……


无线电波……


Ender的困惑被Peter的戏言点破了。


他频频做的梦就是虫族女王在和他交流啊!


“虫族女王一直在和我交流。不是语言,是无线电波。她一直在求我,求我去那个坍塌的城堡……”Ender解释完,撑起酸软的腿,又再次从地上爬起。


Peter知道Ender不会听话待在房间里,也跟着他去了虫族最后的一个救难所。


“一定要这么做吗?”


Ender点亮无人机跑道的指示灯:“你说过的Peter.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如今我已经是最高级的指挥官了,没人管我到底想做什么。我可以用这个特权给虫族女王找一个适宜的环境。这就是我的责任。”


自己给自己挖的坑。Peter撇嘴,低头嫌弃地看着丑陋的虫卵。


Ender看着Peter抱着虫卵的样子,突然很想看看他抱着孩子的模样。


应该也很嫌弃吧?


Ender悄悄地红了耳根,低头拾起行李,转身坐进了飞行舱,伸手抱过虫卵:“我很快回来的。”


伪Alpha的Peter即使再不舍自己刚标记了的Omega,也知道Ender确实有责任安置好虫族新女王:“但愿如此。”


Peter捧过Ender的头,来了一个充满期待的离别吻。


评论(15)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