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盾铁】左胸口的动静

大学生AU
ooc预警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00
   
   
一个灵魂呆呆地站在校园,看着周边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伸出半透明的手,摸了一下左胸口。

毫无动静。

他这是死了?

灵魂有很多疑惑。他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他在这儿?这是哪里?以及,他是谁?

灵魂只觉得这很不科学。

可灵魂发现,他的记忆都躲起来了。他不能主动去回忆,只能等着记忆主动回来。

灵魂不打算呆呆地等着。既然他在这里出现,那么他一定与这里有关系。在这里的景色的刺激下,他还能想起些什么。

灵魂漫无目的地走着,想起了一些基础记忆。他应该很不喜欢出来走动,除了那栋实验楼,其他的地方都是陌生无比。这里是一所名牌大学,这是宿舍楼,这是图书馆,这是操场……

灵魂看到操场有一群学生在热身,止住了脚步。这应该是运动生,他认识里面的一位。

灵魂在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的情况下,想起了那个穿着朴素白衬衫的运动生的名字:“Steve……”
   
   
01
   
   
“你怎么又来了?”校医诧异地看着站在门口的Steve。

“躺着举重时,被杠铃砸到了胸口。”Steve无奈地说,“今天连续受伤三次了,教练说什么也不让我训练了。”

说来奇怪,今天总感觉有人一直在叫他,让他不小心被篮球砸到了侧脸;刚要跑步,就感觉有东西拦在了他腰上,害他一个踉跄,膝盖磕了在地上;刚才举杠铃时,突然感觉眼睛一疼,下意识地缩手捂住眼睛,失手把杠铃砸了下来。幸好Steve的另一只手还撑着,不然Steve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活着。

“你今天出门前应该问问Stephen同学:‘今天是否适宜出门运动。’ ”校医看向自己的实习生。

Stephen哼了一声,继续看手中的书懒得理会。

Steve听说过这个医学天才,也笑:“Master(法师/硕士),不如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要祛祛邪?”

刚说完,Steve就感觉胳膊一疼,像是被人掐了一下。

“我马上就拿到了神经外科的Doctor(博士)了!”Stephen抬头撇了一眼,一愣。

见校医和Steve认真地观察胸口上的淤青,Stephen悄悄运用法术,看清楚了Steve身边的那抹半透明到底是什么。
   
   
02
   
   
经过Stephen的帮忙,Steve终于看见了骚扰他一整天的罪魁祸首。

“我只记得你,我只知道你可以信任,所以才不断打扰你训练。”Tony心虚地瞄了眼Steve胸口淤青的位置,“我需要帮忙。”

“所以?”Steve盯着面前的男子,脑海里回忆着他的相关信息。

“我想知道我是谁,我怎么死的,我怎么还在这里,我该去哪儿……”Tony又想了想,耸肩,“大概就这些疑问。”

Steve想了想:“你叫Tony Stark,两天前,你死在实验室里……”

他还真死了啊……Tony有些失落。等等?不就是死了嘛,他为什么要失落?因为亲戚朋友?Tony试图去想,但依旧什么也想不起来。

“你在想什么?”Steve看着皱眉的Tony。

Tony下意识地想藏住自己的内心想法,不想告诉Steve,可一对上Steve的眼睛,Tony乖乖地说:“我在失落。”

丢脸。

“失落自己就这样死了?有遗憾?”Steve问。

Tony感觉本来毫无动静的左胸口突然有了动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Steve的语气太温柔了。心情像……第一次见到他……

第一次见到他?

“我是怎么认识你的?”Tony放弃了从脑海中寻找记忆,开口问。

Steve愣了一下,摇头:“Tony,我们不认识。”
   
   
03
   
   
Tony悄悄看了眼旁边的Steve,心里很是烦躁。他从Steve口中得知了自己的各种知名事迹。

不可一世的天才,花花公子……

Tony郁闷地想,Steve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糟糕?

咦?他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Tony觉得自己变成灵魂后,变得特别奇怪。

除非……

Tony又看了眼Steve。

除非他喜欢他。

Tony觉得左胸口又有了动静。

Steve停在楼下:“你还记得你的实验室在哪吗?他们都说你闭着眼睛都能从宿舍楼走到实验室。”

Tony打量着熟悉的实验楼,只觉得脑袋晕乎乎地,似乎想起了什么。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Tony带着Steve走上了三楼,拐了一个弯,就看到实验室被警戒线拦了起来。

“案发现场。”警员拦住Steve,简洁地说。

Steve过不去,灵魂Tony可以。但为了避免警员中又出现一个可以看见Tony的人,Steve转走警员注意力:“我想知道现在的进展如何了?”

警员狐疑地打量他:“你是谁?”

他该说什么?老实地说他是Tony小粉丝?Steve看了眼Tony。咽了咽口水:“我是他的朋友。”

警员点点头:“你等等。”说完,转身对身后的两个警察做了一个手势,拿起对讲机,“发现嫌疑人……”
   
   
04
   
   
因为本能反应,Steve挣扎了一下,随后他也知道了自己被误会了。为了不让误会加深,Steve举起手喊:“停!停!冷静!”

不只是说给警察听,也是说给来帮他打架的Tony听。

警官很快就到了,将Steve带到一旁的空教室,开始询问。

Steve还是瞒着他能看见Tony的事,努力地让警官相信他真的不是凶手。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方发现,如果这真的是一个凶杀案,那么这个凶手真是太厉害了。

没有指纹,监控正常却没有记录。警方在桌子底下发现了几张图纸,根据Tony的教授所说,这是一个关注度很高的实验的图纸。

想要拿到图纸的人太多了。同系的Justin Hammer,合伙人Ivan Vanko,竞争对手Aldrich Killian……

Tony少得可怜的社交让案子一下子陷入了瓶颈,这才想出来一招守株待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凶手为什么没有找到图纸,但他应该会急着回来找没找到的图纸。

向来正直不撒谎的Steve显然在刚刚那个训练有素的警员面前漏了馅,才被误会成了嫌疑犯。

“好了,如果你真的很担心你的 偶像 ,你可以和Miss Pepper一起去医院看望他。”女探员冲Steve眨眼,一副“我懂”的样子。

Steve:“……”

不过,这趟来也不是没有收获。警员告诉Steve:“虽然头部被硬物重击,但因为Miss Pepper及时赶到现场,Tony Stark只是昏迷不醒,没有死亡。”
   
   
05
   
   
从实验楼回来之后,Tony就一直待在Stephen身边。

“你去帮我照顾好我的身体。我不想让医院护理碰我,而Pepper是女的……”Tony故作为难,“我现在一定脏兮兮的。”

由于Steve胸口的淤青还没消,教练又接着放了他几天假。其实Steve完全可以拒绝Tony的请求,但是Steve没有。

Steve一开始还觉得,到时候,被Tony盯着照顾他的身体一定很尴尬,Tony说不定还会嘀嘀咕咕地抱怨他手脚笨。

可现实是,Tony跟Stephen去研究怎么才能回到身体里去了。

Steve有些失望,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男子,心里的那点失望也没有了,耐心地照顾着Tony的身体。

Tony出事前沉迷实验,没有好好进食,又加上事故,身体变得格外差劲。Pepper把医生建议的餐单塞到Steve的手上:“我最近很忙,这些就拜托你了。”

说完,Pepper眨眼,做出“加油”的表情。

不知道是Stephen的药水有了效果,还是Steve的细心照顾让Tony渐渐健康了起来,Tony终于醒来了。

确定伤者可以接受询问,警方终于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这场案件不是什么完美犯罪,也没有什么完美凶手,都是因为Tony突然低血糖晕倒,想扶住桌子却扯下了图纸,带动压着图纸的重物落下,正好砸中Tony的脑袋……

“这此真的谢谢你了。”Tony想了想,因为自己,Steve耽误了不少正事,但他没有抱怨,Tony想,他也行可以赌一把,“你要感谢信吗?或者其他?”

Steve摇头。他很高兴Tony没有大碍,也明白,过了今天,两人也许又要变成以前那个陌生人了。想了想:“你以前认识我?”

Tony觉得左胸口的动静有点大:“嗯……你挺出名的,是全校女生的梦中情人嘛……”

Steve笑:“居然能让只沉迷科学的Stark记得我,那我的确很出名。”

Tony不满:“谁说我只关心科学?我也喜欢和女孩出去泡吧兜风……”

Tony舌头突然打结,尴尬地说不下去了。

果然,Steve皱起眉头:“如果你想好好地完成你的学业,就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Tony第一次想捂耳不听Steve的念叨。他的身体没那么差吧?为什么Pepper和Steve都一副“再不听话你就死定了”的表情?

“Pepper说,她可不想再向别人解释,这不是一场谋杀而是作死。”Steve回想Pepper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Tony也有些尴尬,耸耸肩:“有时候研究入迷了就没有时间概念,有咖啡甜点也不觉得饥饿……我认识的几个好友这个学期之后都会很忙……我有什么办法?你来照顾我?”

说完,Tony才发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真实想法。左胸口又是一个剧烈跳动。Tony忙做出轻松玩笑的表情。

“好啊。”Steve也是晕乎乎地答应了,看着Tony诧异的脸,解释,“我是体育生,学业并不会很重……”

Tony刚组织好拒绝的话卡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只好跟着自己的本意问:“你喜欢我……”

“你也喜欢我。”Steve一脸淡定,却红着耳朵。

太明显了,不是吗?两人都觉得没必要继续说了,不然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恼羞成怒。

向来被主人忽视习惯的左胸口今天,甚至以后都会剧烈跳动着。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