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荷兰傻】撒谎的声音(四)

四、

“你看起来很紧张?”Tom一开口就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其实不用紧张啊,飞机其实安全得很。就像坐汽车一样,很平稳,很安静的……”

Asa听着Tom的声音,觉得特别耳熟,盯着男孩一张一合的嘴巴,也没有特别认真去听他在说什么。

“Asa?你是第一次坐飞机吗?”Tom见Asa的心思飞了,立即转移了话题。

“嗯。”Asa回过,看着Tom亮晶晶的眼睛,“是啊,第一次。才这么紧张。”

Tom了然地点点头,又想起了什么,转回头看着Asa:“要换个位置吗?我觉得你会想更靠近窗户一点,这样也好看看风景不是吗?”

Asa眼睛一亮:“可以吗?”

Tom笑了,立即起身:“当然了,我们之间换个位置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一排与一排之间的空间并不是很宽,Tom把手撑在顶上,已经努力地将身体贴着前排的椅子了,但鼻尖还是扫到了Asa发顶。

很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Tom往外走的脚步顿了一下,想再闻一下确定这到底是什么味道。

Asa已经努力降下身体绕过Tom,可腿还是摩擦到了对方的大腿。Asa忍不住看了一眼……

他在看什么……Asa撑着身体赶紧坐在了Tom原本的位置上。

Tom不紧不慢地坐下,抬眼正好与Asa的视线撞上。两人交换了一个笑容,又转开了视线。

Asa盯着窗外,Tom盯着前面收起的小桌板失神。

乘客还没有上齐,飞机纹丝不动地停在原地。Asa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无趣了。转头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Tom:“你很经常坐飞机?”

Tom看着他:“emmm,我父亲是个作家,我母亲是个摄影师,所以我小时候经常和他们一起出差的。”

两人就谈着各地的趣闻,一直聊到飞机准备起飞。

飞机在跑道上缓慢行驶,又转了几个弯,停了下来。

Asa好奇地直起身看了眼窗外,可他再怎么努力也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Asa喃喃道:“怎么停下来了?”

Tom拍了拍他的手,安慰:“别紧张,这是在排队起飞呢。”

话音刚落,Asa就感觉飞机猛地向前加速,自己的后背由于惯性拍在椅背上,耳边响起轮胎在地面上摩擦的“轰轰轰”声。

等到Asa从窗外看到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了,才平复下来猛烈跳动的心跳,也才发现,刚刚由于被吓到了,竟然一直握着Tom的手。

Asa尴尬地松开了Tom有些泛红的手:“抱歉……”

上升中的飞机稍稍顿了一下。轻微的失重感把Asa吓地又握紧了手。

这次Asa只握住了Tom的手指尖。Tom因痛觉皱起了眉,没等Asa再缩回手,直接十指相扣握紧了他:“别紧张,这很正常……瞧,我们已经到了云层了。”

Asa咽了咽口水,看向窗外。窗外不再是灰沉一片,而是一整片明亮的天蓝色。蓬松纯白的云朵都集中在了视线下方,只有碎碎的云丝飘在上方。

飞机已经平稳下来了,Asa松开了Tom的手,好奇地看着像是飘在脚边的云朵。

Tom看到Asa已经淡化了兴趣,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男孩美好的侧颜深深地刻在他心里,他觉得Asa清澈蓝色的眼睛比窗外的蓝天还要美。

看着Asa脸上被阳光照得绒绒的细毛,突然想去捉弄一下他。Tom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他趁Asa不注意,一只手捏住了Asa的鼻子,一只手捂死了Asa的嘴巴。

Asa被他吓了一跳,伸手想推开Tom。Tom并没有收敛,只是笑着躲开Asa的手。

不能呼吸的难受感觉让Asa又气又急,立即发火了,伸手就要拍打Tom的手。

“嘣。”一鼓气,Asa觉得耳朵微微地一疼,竟然清晰了许多。

Asa被这一新奇的现象惊住了,举着手不知道要怎么做。

Tom还在笑:“舒服多了吧?”

Asa看着Tom的笑容,无奈地收回手,揉了揉耳朵,抱怨道:“你就不能直接说吗?”

Tom从随身包里拿出一盒口香糖:“我记得这是压强的问题……要吗?嚼着耳朵也舒服一些。”

坐在外侧,看着书籍的墨镜老爷爷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活力四射的年轻人哟……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