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贱虫】寻找(05)

05

“他睡着了。”Anna靠在门口,看着Wade将Peter重新安抚入睡了。

Anna没想到,这个放荡不羁的男子居然有这么柔情的时候,这么温柔地对待一个失去双亲的孤儿。

没有女人能拒绝一个求安慰的孩子,Anna一下子就被Peter戳到了心脏的柔软处。再看到Wade温柔耐心地拍打着Peter的背部,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自己可以认真地和Wade谈一场恋爱。

“Wade,我想我们要好好谈谈。”

Wade轻轻给Peter掖好被子:“好,我也觉得我们该好好谈谈了。”

Anna眼睛一亮,原来Wade也是这么想的?抑制住上扬的嘴角,稳住自己的脚步,走到沙发坐下。

“我觉得……我们还是干脆不联系了吧。”

Anna努力消化Wade的话,试图从中找出一丝别的含义:“什么?”

“你也看到了,Peter刚失去父母,我又不能经常陪在他身边,我得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他身上,所以……我不能拖着你。”Wade用手比划着。

“不,Wade.”Anna说,“这不冲突,我可以帮你照顾Peter……说白了,我想认真一次。”

Wade张了张嘴巴:“什么?不……不,这不行。你刚刚没听到Peter说吗?他不喜欢你身上的香水味。”

“我可以不喷了。”

“你知道5岁的孩子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吗?”

“我可以学。”

“你知道他该什么时候睡觉,睡觉前的小习惯……”

“够了,Wade.”Anna打断他,拎起随身的包,“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再见。”

说完,摔门就走。

“就不能小声点吗……”Wade无奈地嘀咕,“谢了,Anna,我就知道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

自那之后,Wade的朋友圈中就多了“Wade萎了”的流言。

“我没有……这是谣言。”Wade在Weasel的酒吧里喝酒时,无力地向好友吐槽。

{妥妥的谣言。}

[就是,哥晚上还要用彩虹小马来缓解呢。]

“那就去打一发,一发击破谣言。”Weasel端着一杯好酒,指了指墙边的两个妙龄女子,“这杯酒我送你了,快去。”

Wade拉耸着脑袋,先喝光了手上的酒。

“嗡嗡嗡……”酒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Wade仿佛听到了救命铃,立刻抓起来:“是Peter发来的。你要送就顺便拿过去吧。”

看着Wade匆忙离开的背影,Weasel举起酒杯就喝,另一只手比了一个中指。

Wade绝对萎了。

孩子都说长大很慢,其实也很快。

Wade记得1月17日是Peter的生日,他已经错过几次Peter的生日了,这次可不能再忘了。他记得Peter的小学是下午3点45分下课的。

Wade解决掉目标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家,让帮忙照顾Peter的保姆回家。

下午1点30分。

换下身上的那套沾有血迹的“死侍”服,套上舒适的家居服。

下午1点44分。

抓起钱包,驾车到蛋糕店。

下午2点05分。

现订现做一个水果蛋糕。

下午3点25分。

赶到小学门口。

下午3点38分。

时间掐得正好。Wade坐在车里,看着门口。

下午3点45分。放学了。

慢慢地,有学生走出了学校,有的坐上了校车,有的被家人接走了。

下午3点50分。

下午4点。

Peter呢?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