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cp博爱者(拒绝虫铁虫,即使某咒以前写过)
本尼是我的神啊不敢用自己拙劣的文笔玷污了他
三代小蜘蛛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啊啊

【荷兰傻】早晨,早餐和雨景

懒床产物……

日常向

————————————————

“滋滋滋……”闹铃在早上5:30准时响起。

睡在一旁的Tom眯起眼睛,借着微弱晨光试图抓住震动着跑开的手机。被不停吵闹的闹铃唤醒的Asa不满地把自己的头缩在被子里。

“Asa……起床……”Tom在手机掉出床头柜前,抓住了它,并摁停了。

“嗯……”Asa低低地应了一声,听不出这个的意思是同意还是抱怨。

Tom深呼吸,揉了一把脸:“起床,昨天说好的,你要陪我去跑步的。”

Asa被睡意扯走了,一点也没有听见男友的话。

Tom无奈,伸手拉下被子,看着Asa的脸:“Asa……”

Asa有些火气,伸手盖住男友的脸:“别吵。”

“起来跑步。”Tom见他有醒来的迹象,赶紧开口。

“拒绝。”睡眼朦胧的Asa看着Tom,也想起来了,“难得的休息日,你就好好地休息两天……天,谁要放弃柔软的被窝……”

说完,转过身,又想再沉入梦中。

Tom侧耳听了一下,起床跑到了床边,“哗”地拉开了窗帘。伦敦的晨光完全地照亮了卧室。

光线在白花花的墙壁上反射,Asa痛苦地承认自己没了睡意:“Tom!”

Tom再次躺回床上,毫无疑问地,胳膊被Asa拧了一把:“嘿嘿,你看,下雨了,不用去跑步了。”

Asa适应了亮度,看到窗户上的点点雨滴,又气又好笑:“谢天谢地!那么,为了让我可以再睡一会,你能关上窗帘吗?!”

“不。”

“为什么?”

“谁要放弃柔软的的被窝?”

Asa瞪着Tom,Tom一脸无辜地看着他。Asa深吸口气,忍住要踹对方下床的冲动。

“那我们起床吃早饭?”Tom伸手理了理Asa的头发。

“不想吃。”

早晨,不寒冷不闷热的房间,软软的床垫,温暖的被子……Asa纳闷地想,这个氛围最让人想瘫一会儿,为什么自家男友总想着要离开?

“现在5:30了诶。”Tom想和Asa一起动手动手做早餐,或者一起出去买也行,“家里还有番茄和香肠。”

“还有麦片,牛奶……”Asa也跟着回忆。

“我记得还有培根……”

“对,还有一包培根。”

Tom想了想:“我打算烤个番茄,喝杯牛奶……没有吐司了么?又被你吃完了?茄汁黄豆吐司?有这么好吃吗?你吃完了又不说,我昨天刚去的超市……”

Asa抱住他,听着对方刚起床还有些哑的奶音,再一次沉入梦中。

Tom发现Asa又睡着了,就不打算再叫醒他了。Asa脾气像极了猫,一开始也许懒得理你,但一旦惹急了,他会发火的。

窗外突然闪出一道刺眼的白光,Tom立即反应过来这是一道雷,下意识伸手捂住Asa的耳朵。

浅眠的Asa惊醒,看到面前的Tom,感觉到脸上的手,怒气值猛地上涨。

雷声响起。

“打雷了……”Tom再次摆出无辜状。

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更加密集了,风声也大了许多。

看到Asa有火无处发的样子,拍了拍他的手,转移他的注意:“你看窗外。”

灰蓝色的天空,各色各样的楼房。透明的雨珠打在玻璃上,往左边偏一点,再往右边偏一点,与其他雨滴凑成一大滴,顺利无阻地滑到底部,有的也许太心急了,还没有凑齐足够的滴数就下滑了,在半路卡住了。

两位少年懒懒地躺在床上,静静地赏着窗上的雨滴,聆听雨点的滴答声。两人都没有说话,却不觉得安静地尴尬,甚至想着时间再慢一点点,多享受一下雨景,多享受一下身边的温暖。

【盾铁】左胸口的动静

大学生AU
ooc预警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00
   
   
一个灵魂呆呆地站在校园,看着周边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伸出半透明的手,摸了一下左胸口。

毫无动静。

他这是死了?

灵魂有很多疑惑。他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他在这儿?这是哪里?以及,他是谁?

灵魂只觉得这很不科学。

可灵魂发现,他的记忆都躲起来了。他不能主动去回忆,只能等着记忆主动回来。

灵魂不打算呆呆地等着。既然他在这里出现,那么他一定与这里有关系。在这里的景色的刺激下,他还能想起些什么。

灵魂漫无目的地走着,想起了一些基础记忆。他应该很不喜欢出来走动,除了那栋实验楼,其他的地方都是陌生无比。这里是一所名牌大学,这是宿舍楼,这是图书馆,这是操场……

灵魂看到操场有一群学生在热身,止住了脚步。这应该是运动生,他认识里面的一位。

灵魂在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的情况下,想起了那个穿着朴素白衬衫的运动生的名字:“Steve……”
   
   
01
   
   
“你怎么又来了?”校医诧异地看着站在门口的Steve。

“躺着举重时,被杠铃砸到了胸口。”Steve无奈地说,“今天连续受伤三次了,教练说什么也不让我训练了。”

说来奇怪,今天总感觉有人一直在叫他,让他不小心被篮球砸到了侧脸;刚要跑步,就感觉有东西拦在了他腰上,害他一个踉跄,膝盖磕了在地上;刚才举杠铃时,突然感觉眼睛一疼,下意识地缩手捂住眼睛,失手把杠铃砸了下来。幸好Steve的另一只手还撑着,不然Steve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活着。

“你今天出门前应该问问Stephen同学:‘今天是否适宜出门运动。’ ”校医看向自己的实习生。

Stephen哼了一声,继续看手中的书懒得理会。

Steve听说过这个医学天才,也笑:“Master(法师/硕士),不如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要祛祛邪?”

刚说完,Steve就感觉胳膊一疼,像是被人掐了一下。

“我马上就拿到了神经外科的Doctor(博士)了!”Stephen抬头撇了一眼,一愣。

见校医和Steve认真地观察胸口上的淤青,Stephen悄悄运用法术,看清楚了Steve身边的那抹半透明到底是什么。
   
   
02
   
   
经过Stephen的帮忙,Steve终于看见了骚扰他一整天的罪魁祸首。

“我只记得你,我只知道你可以信任,所以才不断打扰你训练。”Tony心虚地瞄了眼Steve胸口淤青的位置,“我需要帮忙。”

“所以?”Steve盯着面前的男子,脑海里回忆着他的相关信息。

“我想知道我是谁,我怎么死的,我怎么还在这里,我该去哪儿……”Tony又想了想,耸肩,“大概就这些疑问。”

Steve想了想:“你叫Tony Stark,两天前,你死在实验室里……”

他还真死了啊……Tony有些失落。等等?不就是死了嘛,他为什么要失落?因为亲戚朋友?Tony试图去想,但依旧什么也想不起来。

“你在想什么?”Steve看着皱眉的Tony。

Tony下意识地想藏住自己的内心想法,不想告诉Steve,可一对上Steve的眼睛,Tony乖乖地说:“我在失落。”

丢脸。

“失落自己就这样死了?有遗憾?”Steve问。

Tony感觉本来毫无动静的左胸口突然有了动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Steve的语气太温柔了。心情像……第一次见到他……

第一次见到他?

“我是怎么认识你的?”Tony放弃了从脑海中寻找记忆,开口问。

Steve愣了一下,摇头:“Tony,我们不认识。”
   
   
03
   
   
Tony悄悄看了眼旁边的Steve,心里很是烦躁。他从Steve口中得知了自己的各种知名事迹。

不可一世的天才,花花公子……

Tony郁闷地想,Steve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糟糕?

咦?他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Tony觉得自己变成灵魂后,变得特别奇怪。

除非……

Tony又看了眼Steve。

除非他喜欢他。

Tony觉得左胸口又有了动静。

Steve停在楼下:“你还记得你的实验室在哪吗?他们都说你闭着眼睛都能从宿舍楼走到实验室。”

Tony打量着熟悉的实验楼,只觉得脑袋晕乎乎地,似乎想起了什么。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Tony带着Steve走上了三楼,拐了一个弯,就看到实验室被警戒线拦了起来。

“案发现场。”警员拦住Steve,简洁地说。

Steve过不去,灵魂Tony可以。但为了避免警员中又出现一个可以看见Tony的人,Steve转走警员注意力:“我想知道现在的进展如何了?”

警员狐疑地打量他:“你是谁?”

他该说什么?老实地说他是Tony小粉丝?Steve看了眼Tony。咽了咽口水:“我是他的朋友。”

警员点点头:“你等等。”说完,转身对身后的两个警察做了一个手势,拿起对讲机,“发现嫌疑人……”
   
   
04
   
   
因为本能反应,Steve挣扎了一下,随后他也知道了自己被误会了。为了不让误会加深,Steve举起手喊:“停!停!冷静!”

不只是说给警察听,也是说给来帮他打架的Tony听。

警官很快就到了,将Steve带到一旁的空教室,开始询问。

Steve还是瞒着他能看见Tony的事,努力地让警官相信他真的不是凶手。

原来,案件发生后,警方发现,如果这真的是一个凶杀案,那么这个凶手真是太厉害了。

没有指纹,监控正常却没有记录。警方在桌子底下发现了几张图纸,根据Tony的教授所说,这是一个关注度很高的实验的图纸。

想要拿到图纸的人太多了。同系的Justin Hammer,合伙人Ivan Vanko,竞争对手Aldrich Killian……

Tony少得可怜的社交让案子一下子陷入了瓶颈,这才想出来一招守株待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凶手为什么没有找到图纸,但他应该会急着回来找没找到的图纸。

向来正直不撒谎的Steve显然在刚刚那个训练有素的警员面前漏了馅,才被误会成了嫌疑犯。

“好了,如果你真的很担心你的 偶像 ,你可以和Miss Pepper一起去医院看望他。”女探员冲Steve眨眼,一副“我懂”的样子。

Steve:“……”

不过,这趟来也不是没有收获。警员告诉Steve:“虽然头部被硬物重击,但因为Miss Pepper及时赶到现场,Tony Stark只是昏迷不醒,没有死亡。”
   
   
05
   
   
从实验楼回来之后,Tony就一直待在Stephen身边。

“你去帮我照顾好我的身体。我不想让医院护理碰我,而Pepper是女的……”Tony故作为难,“我现在一定脏兮兮的。”

由于Steve胸口的淤青还没消,教练又接着放了他几天假。其实Steve完全可以拒绝Tony的请求,但是Steve没有。

Steve一开始还觉得,到时候,被Tony盯着照顾他的身体一定很尴尬,Tony说不定还会嘀嘀咕咕地抱怨他手脚笨。

可现实是,Tony跟Stephen去研究怎么才能回到身体里去了。

Steve有些失望,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男子,心里的那点失望也没有了,耐心地照顾着Tony的身体。

Tony出事前沉迷实验,没有好好进食,又加上事故,身体变得格外差劲。Pepper把医生建议的餐单塞到Steve的手上:“我最近很忙,这些就拜托你了。”

说完,Pepper眨眼,做出“加油”的表情。

不知道是Stephen的药水有了效果,还是Steve的细心照顾让Tony渐渐健康了起来,Tony终于醒来了。

确定伤者可以接受询问,警方终于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这场案件不是什么完美犯罪,也没有什么完美凶手,都是因为Tony突然低血糖晕倒,想扶住桌子却扯下了图纸,带动压着图纸的重物落下,正好砸中Tony的脑袋……

“这此真的谢谢你了。”Tony想了想,因为自己,Steve耽误了不少正事,但他没有抱怨,Tony想,他也行可以赌一把,“你要感谢信吗?或者其他?”

Steve摇头。他很高兴Tony没有大碍,也明白,过了今天,两人也许又要变成以前那个陌生人了。想了想:“你以前认识我?”

Tony觉得左胸口的动静有点大:“嗯……你挺出名的,是全校女生的梦中情人嘛……”

Steve笑:“居然能让只沉迷科学的Stark记得我,那我的确很出名。”

Tony不满:“谁说我只关心科学?我也喜欢和女孩出去泡吧兜风……”

Tony舌头突然打结,尴尬地说不下去了。

果然,Steve皱起眉头:“如果你想好好地完成你的学业,就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Tony第一次想捂耳不听Steve的念叨。他的身体没那么差吧?为什么Pepper和Steve都一副“再不听话你就死定了”的表情?

“Pepper说,她可不想再向别人解释,这不是一场谋杀而是作死。”Steve回想Pepper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Tony也有些尴尬,耸耸肩:“有时候研究入迷了就没有时间概念,有咖啡甜点也不觉得饥饿……我认识的几个好友这个学期之后都会很忙……我有什么办法?你来照顾我?”

说完,Tony才发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真实想法。左胸口又是一个剧烈跳动。Tony忙做出轻松玩笑的表情。

“好啊。”Steve也是晕乎乎地答应了,看着Tony诧异的脸,解释,“我是体育生,学业并不会很重……”

Tony刚组织好拒绝的话卡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只好跟着自己的本意问:“你喜欢我……”

“你也喜欢我。”Steve一脸淡定,却红着耳朵。

太明显了,不是吗?两人都觉得没必要继续说了,不然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恼羞成怒。

向来被主人忽视习惯的左胸口今天,甚至以后都会剧烈跳动着。

我缺占了这么多名额,可他有老婆……悲伤的笑容

口罩:

我和 @兔Pi酱 又……


这次的主题叫《他们为什么没有对象……》


灵感来源于wb上的他们为什么没有女朋友系列访谈

【贱虫】高度合拍(下)

环太平洋AU

无能力设定

————————————

04

“打到四肢得一分,主躯干得两分,头部得五分。一局五分钟,三局两胜。”Peter将木棍抛给Wade,“当然,点到为止。现在的机甲人员可不是特别充裕。”

Wade以前就是耍长刀的能手,在Peter面前灵活地将木棍转出各种花样。Peter忍着笑,不知道为什么,Wade应该是在挑衅,可他觉得Wade像一只求偶的孔雀。

“请站在线的后方……开始!”

Wade最先出击,向前一步,作势要横着劈向Peter的右手臂:“你就这么想成为机甲猎人?”

Peter像是能感应到Wade的下一个动作,在木棍突然向下打到大腿前,护住自己。并顺势打Wade的腿。

“1比0.”

“是的。”说完,Peter收起笑容,再次攻击,握紧木棍,快速戳向Wade的主躯干。

Wade连连后退,用木棍将Peter的棍子向左边推开。Peter手一转,一个快速转身,棍子横着劈向Wade的脑袋!

棍子在太阳穴外五厘米左右的地方停下。

“6比0.”

Wade这才从认真了起来:“你的力气真大!”

“感谢夸奖。”Peter漫不经心地答,专注于Wade的招数。

最终,Peter以2比1的成绩获胜。

Wade找到换衣间里的Peter,看着他裸露的肌肉:“你怎么做到的?即使你真的不是一个瘦弱的小男孩。”

Peter回头看了他一眼:“我的招数并不比你厉害,只是你太低估了我,让我先赢一局。只是……你不知道打斗赛的目的吗?就是要我们熟悉队友的进攻与防守,这样在战场上才能配合好……不过,对你来说……”

Peter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闭嘴不说了。

“哥怎么了?”Wade更好奇了。

“你更期待单人机甲。”Peter套上干净的衣服,“你习惯单打独斗,所以你拒绝记住别人的打架套路,你只希望记得自己的套路。”

“哇喔,你真的要把我看透了。”Wade也不掩饰,反而很惊喜,“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组队?Charles没告诉你,你还有可选择的队友吗?”

Peter看着Wade,摇摇头:“我知道,但我不想换,有最佳的为什么要用次要的?大厅的倒计时告诉我,我还是有时间,有可能改变你的想法。我们会成为最佳拍档。”

05

自从打斗赛后,两人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Wade开始配合Peter,Peter也在向Wade学习格斗技术。

但是Wade还是不理解Peter为什么会总保持高度警觉,Peter还是不理解Wade为什么会喜欢随机应变。

会知道的。他们心里想。因为马上就要进行神经元链接。

“这个棒到不可理喻的机甲叫什么来着?”Wade再次看到他们的机甲,再次发出感叹。

“emmmm……玲珑蜘蛛(Hella).”Peter调整战服。

Wade看着显然紧张过度的Peter,突然开口:“嘿!我们这算不算是穿了情侣装?”

Peter愣了一下,低头看着两人一致的战服,立即被逗笑了。

脊背部分固定好了,Peter也想明白了Wade刚刚那句话的用意:“谢谢你,Wade.”

Wade看着Peter难得的笑容,心里无比开心:“亲哥一口做为谢礼怎么样?”

“……”

“神经交汇通感开始。”指挥塔传来指令。

两人同时感觉到视线一阵扭曲,紧接着就是模糊的记忆片段,有自己的,也有对方的。

“右半区校准成功。”Wade眨了眨还有些模糊的眼睛。

“左半区校准成功。”Peter也从记忆中挣扎出来了。

“Wade……”Peter不自禁地喃喃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的大脑连在一起呢。”Wade喘着气,看着手边的摁钮,“好了,我们现在试着做几个动作……”

他看到了,Wade跌宕的一生,不平静的人生。除了学会随机应变,他别无选择。

他看到了,Ben叔叔的死亡,Peter觉得当时的自己太年轻轻浮,所以他选择成为一名机甲猎人,学会冷静处理。

“校准成功。同步率为100%.”

06

所有人都以为下次攻击的还是记仇者,没想到来的却是另一头怪兽。

Wade和Peter立即丢下手中的事,迅速换上战服,来到电梯里,边上升到驾驶舱,边听指挥塔的话。

“一只三级怪兽,代号,镰刀头(Knifehead)。因其个头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所以让玲珑蜘蛛上场。不过你们放心,即使你们打不过,等布鲁克林完成最后的维修,他也会去帮你们的。”Charles通过麦克风与两人通话。

“嘿,给我们多一点信心。”Wade故作不满,“我们两人一定行的!”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Peter也有些紧张,但看着一旁的依旧一副漫不经心的Wade,觉得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别只会嘴上功夫,要有真本事。”Eric很不放心,“你们没有一点实战经验,而且你们只相处了……一个月?”

机甲被空投到了海洋中,海水没过机甲的小腿,这让行动多了一些阻力。

“万磁王说错了,他说我只会嘴上功夫。”Wade看向左侧的Peter.

“God……把你那些黄暴的思想从我的脑袋的拿走!”Peter一脸崩溃。

Wade笑了:“哥可做不到,哥现在和你可是共用一个脑袋呢!”

巨兽出现,Wade下意识就想启动武器模式,却感觉到Peter想启动防御模式。

“至少先保护好自己!”

“拜托!等着它揍我们?”

两人在脑中快速地吵着。

镰刀头猛地一跃,扑向了还没有实际行动的Hella。

两人赶紧往旁边避让,Wade启动等离子炮。

还没上机甲的Bucky双手环抱,皱眉看着显示器:“他们还没有适应对方。”

“去死吧……Die!Die!Die!”Wade一边对着镰刀头的胸部发射炮弹,嘴里还一边念叨着。

镰刀头的皮肤实在是太硬了,等离子炮伤害到了他却没能杀死它。

“你们在干什么?!”在一旁等待的Steve忍不住了,夺过Charles的话筒,“你们要知道,你们不是个体,不是Wade,不是Peter,你们是Hella!”

Peter抬起Hella的左手防御,配合Wade右手揍向镰刀头,开口:“他说的对,Wade,我们得融为一体,我们应该是Hella才对!”

Wade听了Peter的话,眯眼不答,放松思想,和Peter的思想保持一致。

Peter却发现了Wade在想什么,羞红了脸:“我说的融为一体是思想融为一体!混蛋!”

指挥塔里的人欣慰地看到,两人终于默契配合了。

“发现他的弱点了!”Peter喊了出声。

“知道了。”Wade抬手摁动某个摁钮。

Hella伸出多只爪子,像一个真正的蜘蛛,控制住镰刀头的四肢。

“利剑出鞘!”Hella左手化作利剑,快速割向镰刀头的咽喉!

Peter记得在镰刀头倒下的时候,耳机里传来了指挥塔众人的喝彩。感觉到Wade的感情波动,Peter看向他。

他喜欢他?

不对,他们的大脑连着……这好像是他自己的想法。

被弄糊涂了的Peter看着一旁的Wade。唔,反正他们相处的时间还长,就从高度合拍的搭档开始。

【贱虫】高度合拍(上)

环太平洋AU

无能力设定

————————————————

01

“这里是纽约……布鲁克林机甲抵住第四次攻击……贼鸥计划……”电视闪着点点雪花,某女记者有些激动地报道着新闻。

“Rogers和Barnes.”Weasel念了一下屏幕上的备注,才把Wade的注意力移到自己身上,“还想着贼鸥计划啊?”

Wade端起玻璃杯,晃了晃杯中褐色的酒:“哥打过这么多架,刀枪剑戟……都用过,当然哥最爱的还是我的刀。伴哥上刀山下火海的……就是遗憾没有穿上盔甲打一次架!”

“放轻松,还是有机会的。”Weasel看了眼电视屏幕,叹气,“也许有机会吧……”

“嘿!对我有多一点信心。”Wade不满地皱眉,“我就不信了,就没有人和我能够匹配。”

“现在也许真的出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Wade背后响起。

Wade回头看去,看到一个棕色外套的高瘦男子刚站在他后面。

Wade下意识地护住武器。这家伙外号叫万磁王,操控冷兵器的能手,他就像一个磁体,铁制的兵器在他手上自如的活动。

“嘿……看这是谁?”Wade迷起眼睛,“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是研发了单人机器还是找到了和我匹配的人?求你告诉我是第二个……告诉我是他还是她?哥要狠狠地亲一口这个家伙!这家伙拯救了我的生命!话说回来,Charles有狠狠地亲你一口吗?哦,抱歉,我应该问你有狠狠地亲Charles一口吗?”

Erik皱起眉头,回想着Charles的叮嘱,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把Wade揍到无法动弹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见见他呢?”

“嗷!”Wade转头看着Weasel,“你听到了吗?是‘他’!嘿,Erik,告诉我那家伙强壮嘛?他既然与哥匹配,一定和哥一样擅长打架!oh……shit!”

Erik收回拳头:“再吵我就答应Stryker将军封住你的嘴!”

贱贱揉揉脸,耸耸肩:“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你的交通工具在哪?”

02

Xavier学院比他想象中要大许多了。Wade一边跟着Erik走,一边打量着四周。由于在飞机上又被万磁王威胁了一顿,Wade只在心里尖叫。

Jesus!冲击波的炮!

God!金刚狼的利刃!

“Jesus!God!这是什么发动机?这用的什么加固的胳膊?看起来简直吊炸天了!”Wade看到眼前的机甲忍不住叫出了声。

“方舟反应炉,振金。”

Wade回头,看到三个人向他走来。Wade认得那个小胡子男子是贼鸥计划大股东和机甲设计师,因其造的机甲闻名于世而得“钢铁侠”外号的Tony Stark.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就是Xavier的领导,Charles Xavier了。

至于那个瘦弱的男孩……

“你看过Mr. Stark小型的方舟反应炉,就大概怎么小,就有每秒30亿焦耳的能量输出……你看我们的机甲上的反应炉那么大!”男孩兴致勃勃地比划着,“振金你听说了吗?全世界最坚硬的金属!简直不敢相信!这么稀有的金属会加固在我们的装甲上!都是重点部位!头部,手部,前胸……噢,这都要感谢Mr.Stark的慷慨。”

“咳……”Tony有些尴尬地打断男孩的话,“介绍一下,这是Wade Wilson,这是Peter Parker.”

Charles接着解释:“你们从今天开始就要学习成为队友。”

Wade似乎知道面前这个男孩与他合拍的地方在哪里了,可他还是不满意:“Excuse me?这个瘦弱的小男孩?你们找我回来是让我当保姆吗?”

“你在看不起我吗?”Peter不满地瞪着他。

“你可别小看了Peter.”Tony告诫他。

“哈,抱歉,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看得起你。让我也看看你是怎么说服傲视众生的钢铁侠的。”Wade不留情面地讽刺。

“嘿!”

“Wade Wilson!”Charles头疼地看着Wade无理取闹。

Peter也不发火,平静地笑:“下个星期就有一场打斗,到时候你就知道我的实力了。不过现在我们要先熟悉对方。”

03

Wade严重怀疑这五年里,检验脑电波的机器是不是坏掉了,不然这个处处与他作对的小屁孩怎么会是他的最佳拍档?

“你不能杀了记仇者(Reckoner)!他的血液是含有毒素,2016年那只就污染了香港!”Peter举着文件给Wade。

Wade才不看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文字:“哈!不杀了它?把它留在地球上,供它吃供它喝?你是要我们穿着机甲带它兜风吗?”

Peter忍无可忍,揪住Wade的衣领:“Wade!你能不能认真一点?别再说那些玩笑话了!”

相处这五天里,Wade一直尝试着激怒他的搭档。没想到Peter竟然这么能忍。每次Charles询问进展时,都平静地告诉对方,一切顺利。

顺利个屁!Wade向来不认同打架套路,认为一切都是会变的,就像为爱情放弃一切的人也会被爱情放弃,最无私的亲情里也有冷血的事件。

这些怪兽又不是机器人,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思想,即使那点可以忽略不计,所以随机应变才是真道理!

Peter居然一直在研究上次记仇者的行动,及攻击套路?!

他们一直没能谈妥,一直都是Peter和好友Harry研究自己的,Wade继续他的运动训练。直到今天Peter终于发火了。

Peter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抚了一把脸:“抱歉……”说完就走出了房间。

“pete!”愣在座位上的Harry赶紧站起来去追Peter,经过Wade时,他止住脚步,“Peter从小在学校里遭到校园暴力,但我没见过他如此生气过。”

Wade看着Harry追上Peter,勾住Peter的肩膀,无所谓地耸耸肩。

额……好像做不到无所谓。

【荷兰傻】蛰伏(四)

完结撒花!

我觉得我再不写其他cp文就要掉光粉了哈哈哈哈哈

可我还是热爱冷圈怎么办,好想写盖尼……

旧的评论我已经截图保存啦!笔芯所有人!

四、

Tom没有找到Asa,反而是被带到了Asa面前。

Asa手撑在办公桌上,似是头疼地看着怒意不减的Tom,叹气:“我以为你知道可怜的William死了之后你就不会查下去了。你就这么想把我抓到监狱里去?”

“你到底是谁?”Tom死死地盯着消失了一个月的Asa,仿佛他会再次凭空消失。

Asa笑:“我的故事太长了,一辈子也说不完。”

“那我给你一辈子去说。”Tom几乎带着抖音吼。

Asa上扬的嘴角慢慢地下坠,正色地说:“做不到的事最好还是不要乱说。”

Tom松开揪住衣领的手,很想捂住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自从发现自己被绑架了,就开始心跳加速。他很清楚,他是激动,不是害怕。

Asa呢?虽然嘴角一直上扬,他的高兴也许和他不太一样。

他就是那蛰伏的熊,现在终于出窝猎食。

Tom觉得委屈。Asa他真的不把他们相处的一个月放在心上吗?

“你是第二个来到基地的警察……请告诉我你们只派了一个间谍,为了揪出那个William真是把我累死了……”Asa一脸嫌弃,转眼又迈步贴近Tom,“我可不能再丢你回去了。你必须留下来。”

Tom心脏猛地一震,下意识地转移话题:“Dean及其手下的死是你干的吗?为什么?”

Asa挑眉:“你知道答案的。因为背叛。”

“你不必多此一举冒险冒充警察来警局。”

“是啊,我不用的,我只是想待在你身边。”

两人突然安静下来,就这么看着对方。

“我早就认识了你,火车站爆炸案。你就是在这场案件里做出的大功绩吧?那阳光可爱的模样……真叫人心动。”

Asa再次开口:“留下来。”

语气之中,多了一丝请求。

“不可能的。”Tom艰难地坚持着自己的身份。

Asa“嗤”地笑了,轻声地,一字一句地说:“骗子……一个撒谎的警察……我可是心理学博士啊。”

Asa将脸凑近他,对着Tom耳朵哈着气说话:“你想再亲我……”

Asa听到Tom喉咙发出了吞咽声,又将鼻子顶着Tom的鼻子,呼气在Tom嘴唇上:“你想再爱我。”

Tom忍不住了,立即吻住了Asa。感觉到Asa嘴角上扬,Tom用手扣住Asa的头,委屈地咬了一口Asa的下唇:“你呢?你是真的爱我吗?”

肉在这:https://m.weibo.cn/5054666286/4134981686740752

别让这成为最后一次……

两人躲避他们念叨的话,眼里,心里,身上,都只有对方一个人。

再一次……

Tom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公寓里的,就像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大街上被绑架走的一样。一睁眼,就看到熟悉的电灯罩,被晨光打亮的天花板。

这里是他给Asa准备的公寓。

Tom侧过头,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看到爱人沉睡的脸庞,只有空荡荡的空气,床单整齐地没有Asa一点痕迹。

仿佛昨晚只是一场春梦,仿佛Tom依旧在追寻着Asa的痕迹。

但Tom很清楚,昨天的事都是真的。

如果Asa不信任他,他不会食言放他走。

他信任他,他爱他,毋庸置疑。

Tom的问题已经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但Asa……

他没留下来。

Asa得到了否定答案。

Tom把手臂横在眼前,死死地压在酸疼的眼珠上,像是想把眼泪压回泪腺。

Asa……

Asa……

【荷兰傻】蛰伏(三)

三、

如果暗号是死亡名单……

第一个人是毒瘾者,第二个人瞒着Dr.B行事,第三个案子的死者都是Dean的帮手。

Dr.B……都和Dr. B有关。

Asa是Dr. B的叛徒。

Tom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冷静下来。狂躁地一遍又一遍地拨打Asa的手机。

Tom这才发现,自己虽然和Asa已经发生了亲密关系,却没有真正地拥有他。只要他手机关闭,就找不到他了。

Tom狠狠地锤了一下墙壁。

因为卧底身份,警局把他的一切资料都删除了,名字,出生日期,住址……唯一与他相关的资料就是卧底编号:16096.

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Asa?

Tom的心不在焉引起了队员的注意,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很难再专心应对案子,便主动移权给了助手。

Tom一边关注着伦敦的伤亡案件,一边追查Asa的消息。道路监控,手机卡信号追踪,

Tom通过与Asa同班的同学口中打听他的信息。

“谁?不记得了?抱歉。”

“Asa?我们班是有一个在毕业前突然离开的。但好像不叫这个名字啊?”

“不记得了,谁啊?”

“他叫Asa吗?”男同学努力回忆,“我好像听说他和Henry来自一个地方的……嗯,你去问一下Henry吧。”

“那个宅男啊,我都不记得有这个人了。他的确和我一起来的警校……emmmm……我们那边毕竟少人,你问问看吧,我也不知道他的情况……这是地址……”

Tom终于得到了地址时,此时离第三个案件已经有一个月了。一切就好办多了。排除掉不符合条件的家庭,Tom锁定了一家人。只是,这家人姓Brown.

Tom还是去探访了这家人,询问他们的儿子。

“是的,我们的William在五年前上了警校。”Mrs Brown说。

谁?Tom愣住。

“你记错了,糊涂的女人。”Mr Brown笑骂,“是六年前!”

Tom心中突然有一个猜测,连忙道歉打断他们的对话,请求他们让他看他们儿子的照片。

16096不是Asa,是William.是第三个暗号所指的人,是第一个案子中的死者。

这个案子成了一个圈。警局里档案中的所有暗号所指的人都死亡了,除了Tom手机中的Asa。

可Asa……你到底是谁?

从南方赶回来,已经是傍晚了。Tom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靠在墙上,看着面前圈圈画画的白板。

这混乱的一切,从什么时候开始的?Tom觉得头疼欲裂,丧失了思考能力。他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背靠着冰凉的墙壁,缩起腿,纤细的手臂搭在膝盖上,手指一下一下地拉扯头发。

夕阳已经躲到了大厦之后,房间里昏暗得与夜晚无别。

谁可以将一个警察间谍杀死在公寓里一个月无人知晓?谁可以在热闹的社区里,将一个高大的男子刺死,还不在监控里留下可疑迹象?谁可以在警局自由进出,换掉线索纸条?

Tom觉得浑身发冷,即使现在灯将整间办公室照亮,他仍觉得还有一处黑暗,在那片黑暗之中,有人蛰伏在那里,像一只黑熊,随时冲出窝,踏上捕猎之土。

那个人,只可能是头目Dr.B.

一切依照过去的那一个月继续进行着。警局翻查着案件的线索,Tom继续寻找不辞而别的Asa.

直到有一天,助手发现Tom也不辞而别了。

“承认我就是Dr. B有这么难吗?”

某别墅里,一西装男子歪头微笑着,看着揪着他的衣领的男子。

——————————————
预告:下午完结!请刷卡上车。

【荷兰傻】蛰伏(二)

二、

“Dean Anderson,毒贩头目Dr.B的一个部下。我记得他,很我行我素的一个人。我听说他多次瞒着从Dr.B行事。”

Dr.B,原先是伦敦某知名大学的一名年轻的心理学天才博士,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被学校开除,沉静一年后,成为最让警方头疼的毒贩头目。

Asa的话让警局高度重视。一向暗中行事的Dr.B有大动作了!因为发现卧底的原因?

Tom请Asa留下来了,帮助他们解决这个案子。

Asa看着Tom,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能被你请求,真是不能更好了。”

Asa这句话说得很奇怪,但Tom没有去追究。

做了卧底的人的心理阴影是很大的,他们很希望得到同事的关心,哪怕是简简单单的一声“早上好啊!”

Tom正小心地关心着他。

后来证明似乎真是如此。刚完全恢复的Asa请Tom小喝一杯,Asa借着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诉说出来了:“……毒贩信任我,可我不属于他们,警局不信任我,可我想属于他们……”

“没有的事!”Tom说。

音乐声太大。Asa疑惑地看着Tom。

Tom凑前了脑袋:“没有不信任你,我相信你。”

Asa看着之前从未如此靠近他的Tom,瞳孔迷离一下,看着他失了神。

Tom也注意到了,Asa的眼中含有不同于同事的感情。

欢快的音乐节奏通过脚底的地板传到身上,Tom觉得自己的心跳跳得很厉害,彩色灯光在眼前晃,将他的视线晃花了。

大概Asa也被晃晕了,他凑上前贴上Tom的嘴唇。小心翼翼,又带着一点满足。

因为明天还要上班,两人只点了超低度数的酒。只是,酒不醉人,美色醉人。

Tom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突然咬开的酒心巧克力,莫名的情感崩出,想要细细品尝酒的滋味,却又忍不住快些吞之入腹。

等两人回过神来,两人的手小心地搭在一起,Tom一手扶住Asa的腰,一手扶着桌子,唇舌交汇,呼吸急促,脸色微红,而酒吧驻唱早就换了一首歌曲了。

Asa松下搂住Tom的手,后退了一下。双唇一离开,就扯出一条透明的丝线。丝线断裂,打湿了Asa的唇角及下巴。

画面太刺激,Tom也没多加思考,追着Asa吻了他微微湿润的下巴,悄悄伸舌头舔了一下……

Tom从回忆中惊醒,瞬间拉回寂静无声的办公室,耳旁似乎还响着酒吧驻唱的回音。Tom捂住发疼的胸口,手上一用力,试图通过揪疼头皮来转移疼痛。

侧过头看了看窗外,发现天色又暗了一些……墨蓝色的天空中闪着一架飞机,从墨色的云中钻出,又钻进另一朵墨色的云中。

办公室里已经很暗了,Tom几乎看不清白板上的字了。Tom扶着墙站起身,走过去开灯。

“哒!”节能灯亮起,Tom站在白板面前,看着第三个案子。

Asa很快就解出来Dean家里放的纸条上的所有名字,一共十个人:Ford Smith,Simon Clark……

“这是Dean的手下。”Asa回忆。

第三个案子,4月20日纵火案,一间农房里,十人死亡:Ford Smith,Simon Clark……

这不只是暗号,是一张死亡名单。

农房被大火烧得几乎什么都没有了,但在案发不远处,警方还是搜到了一张纸条。和之前一样,又是一串暗号。只是比之前的都要短。

按照之前的经验,这也许是下一个死亡的人。Tom立即传照片给Asa,让他试着解开。信息发送成功,Tom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解决完现场,Tom拿出手机,发现Asa并没有给他回消息。Tom皱眉,又打电话过去。

已关机。

Tom有些不安,赶紧把手上的事情交给助手,立即去Asa的公寓。

空无一人。

Tom环顾公寓。一切和平时一样,桌子上摆着两本塞着书签的书,冰箱里还放着昨天他们买的啤酒,厨房还留着Asa早上吃剩的面包。

Tom脑子里立即列出一系列“Asa只是……”可能性来安慰自己。可Tom还是感觉不安,举着手机又不知道该向谁询问Asa的去向。

午后,还是没等到Asa的Tom只能回到警局继续手中的工作。Tom看着放在文件袋中的纸条,定在原地。

不是这张。

Tom摸出手机,翻开他给Asa发的那张图片,与文件袋中的纸条对比。

显然不是同一份。

Tom抓起办公室的座机,拨给监控室要求调出中午的视频。转身取过前两个案子中的纸条,一遍一遍地回忆Asa解开时念叨的步骤,写下两张纸条的答案:

新的纸条:William Brown.

Tom手机里的照片:Asa Butterfield.

【荷兰傻】蛰伏(一)

亲爱的 @詹白安 的点梗。先和你道个歉,没打算将这篇写太长,大概三章,所以所有破案过程通通略过,也许会变得流水账。

等等!先别离开!至少吃一口试一试!阿灰最喜欢的就是埋细节埋伏笔,如果你在看完后能有恍悟的感觉,这就是对我最好的评价了!

应该会有车……

————————————————
一、

夕阳躲到了大厦之后,房间里昏暗得与夜晚无别。Tom的背靠着冰凉的墙壁,坐在地上,缩起腿,纤细的手臂搭在膝盖上,手指一下一下地拉扯头发。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Tom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前面墙壁上挂着的白板。上面画满了这个案子的种种细节。Tom的回忆跟着目光一点点移到时间最远的那一部分。

3月13日上午,一个匿名电话报警,一个毒瘾男子死在了房间里。警方立即派出相关人员前往目的地。

第一个案子有两个亮点:一、公寓大门是关闭的,虽然没锁但没有钥匙是进不去的。这个匿名报警人是谁?

二、警方发现了一张整洁的纸条,上面画着许多○,○里面还画着不一致的条纹,看起来像是一个表盘上的分针和时针。还有五个数字:16096.

16096……Tom一下子就想到了刚从狼窝中逃出来的Asa.

Asa在一个毒贩堆里埋伏了近两年的卧底。警方想要铲掉这个毒品集团很久了,可一直打不进内部。

准毕业生Asa是最佳选择,他平时比较喜欢宅,没什么朋友,在警局里几乎没有什么活动,背景比较简单。

警方为了保护他,删掉了他以往所有有关警察的记录。在与外界隔离的几个月训练后,Asa开始了卧底任务。

两年中,消息只有递向警方,没有递向他的。而就在第一个案件的三个月前,Asa发出了求救。他被发现了。

又一个月后,警方找到了奄奄一息的Asa.

至今Tom还记得虚弱的Asa在他怀里低喃:“16096……”

他的卧底编号。

暴露身份的Asa被毒品集团折磨了,记不得毒品集团里的很多事情。上级说:Asa也许永远也不会再当卧底了,如果恢复得好,也许还能当一个文职。

第一个案子发生之后,Tom立即分配任务给下面的人,自己前去Asa的现住所询问是否知道纸条上的符号。令他惊讶的是,Asa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疲惫,憔悴。

“我认识。”Asa放下纸条复印件,“但我不记得了。”

“你为什么不回来警局?”Tom问。

Asa漠然地盯着他:“你先回去吧,我想起来就给你打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Asa那样的眼神,Tom就觉得烦躁。借着案子的进展,Tom继续和Asa相处……

Asa……

认识仅仅两个月,如今Tom一闭上眼睛满是这个男子的笑容或失落。

Tom睁开眼睛,看着白板,抛开感情,继续回忆。

要搜出匿名电话竟然不太容易,警方更加将关注放在了这上面,几天后Tom收到Asa的信息,Asa终于解开了纸条:Dean Anderson.

一个人名?Tom在脑海中搜索一遍,并没有想起有关的人。上警方内网一搜,在一大堆同名里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可疑的人。

而不久后,警局也查出了匿名电话的主人:Dean Anderson.

Tom目光向下微微一移,第二个案子,3月20日,Dean Anderson死在了自家浴缸,一旁的洗手池镜子上贴着一张画满了暗号的纸。

@0yongyong0 买到了太太的兔联本!

一直超喜欢太太画的小兔子!这次在妖都slo的官博上看到了摊宣,激动地马上在记事本上强调要!买!全!集!一到会展我就奔过去了。(虽然因为不知道怎么和我反同的父母交代而犹豫了两分钟……)

还没回到家,在高铁站等车时就忍不住拆了看,然后旁边有个小孩超激动:“小兔子!”

他妈:“嗯,可爱的小兔子。”

不用我怎么夸了,从这件事就知道太太的画有多好看了!

我现在才看了一点点,就被情节吸引住了,尤其是在高铁站看到后面的新婚图……啊啊啊啊啊,好想一口气看完又好不舍得……

因为太太的Batfamily性转——对,我就是那个被性转四小鸟辣出鼻血的姑娘——拉进了圈。emmmmm……暂时不知道怎么补,只能继续看着太太的画给自己科普一下。

悄咪咪说句,太太在快看漫画上面的那个漫画我也有关注噢!超棒的!(哈哈哈哈哈哈感觉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脑残粉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再表白一次太太(*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