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咒语

不要再翻我的黑历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谢到现在还没有取关我的小可爱们,以及新关注我的旁友们!


祝你们新的一年都要快乐!都要顺利!想啥有啥,吃吃不胖。


爱的cp上床,你爱的爱豆翻你的牌。


ky远离你,傻逼远离你。 ​​​


【蜘蛛三兄弟】圣诞前的准备

三兄弟设定

大哥:皮特 托比 帕克

二哥:皮特 安德鲁 帕克

小弟:皮特 汤姆 帕克

年龄按照三位的电影年份差计算。为了尽量缩小年龄差,托比的时间选择在蜘蛛侠3

cp全是bg向,托比和mj(我心目中的,不是电影里只会尖叫的女人),加菲和格温,荷兰和利兹

……………………………………

一、

托比在巡逻的时候,突然改变方向,荡了一个弧线落在阳台上,看着街上的广告牌。

这个商家应该是最早摆出了圣诞优惠的广告了。

托比回忆了一下,的确不久后就要圣诞节了。

在托比刚当上蜘蛛侠那年的圣诞早晨,汤姆这个小屁孩最早嚷嚷着跑到圣诞树下,找出属于自己的礼物盒。

“托比!!!今年是你的礼物盒最大!”七岁的汤姆边喊边尝试抱起礼物盒,但没想到它会这么沉,只能无奈放弃,冲上楼。幸好十六岁的托比在成为蜘蛛侠后一直有锁门的习惯,汤姆才没有机会蹦到托比床上。

汤姆握着小拳头锤了一会儿门,又转头去吵安德鲁了。

希望安德鲁记得锁门。托比把闷在被窝的头放出来时迷迷糊糊地这么想。

“汤姆!!!!”伴随着汤姆幸灾乐祸的笑声。

好吧,他没锁门。托比勾唇也幸灾乐祸地笑了。

托比之所以会回忆起到他成为蜘蛛侠那年的圣诞,是因为今年,汤姆也成为了蜘蛛侠的一员。

托比一下子想不出要送什么礼物。托比一向是最不擅长挑礼物的。

玛丽简疯狂点头表示赞同。

以前玛丽简以为托比示好时的过度羞涩,是太没什么自信。所以每次她都是大方地接过托比手中不太精神的花。等她知道托比就是嘴炮蜘蛛侠后,她才开始疑惑托比对她的腼腆。

托比听了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微笑。

他的确知道自己搞浪漫的本事比不过二弟安迪。当年大桥上的蛛网表白可把玛丽简羡慕到了。

“你可以当做是我的表白。”汤姆故意在安德鲁面前对利兹说,“反正又没有署名,全纽约都说这是蜘蛛侠对女友的表白。”

“汤米!”安德鲁不满地瞪着他。

托比也燃起了逗两位弟弟的心思:“利兹有答应你吗?而且,要说纽约人民最熟悉的蜘蛛侠还是我……”

“托比!!!”安德鲁炸毛了,“那是我的主意!!!我的网!!!要织自己去织!”

三个女孩笑得特别开心。不过玛丽简还是替托比说了话:“那行,那倒挂之吻就是托比和我专属的了。”

众人起哄,看向在思索着什么的汤姆。

好像就小弟没有什么浪漫的专属行为了?

汤米不委屈,毕竟汤米我还小。别逼他把哥哥们刚恋爱时的糗事逗抖出来。

托比从回忆里回过神来,起身继续巡逻。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就不想了,回家让老婆帮帮忙好了。

二、

安德鲁是最早想到要准备礼物的。早在两个月前,他就不小心看到了格温的快递。单子上面写着“圣诞色毛线,红色x6,绿色x6”。

安德鲁一下就想到自家女友最近总是去找利兹聊天。

利兹是个心灵手巧的女孩,喜欢摆弄一些手工小玩意。格温一看到就忍不住露出惊讶的笑容,两个女孩聊着聊着就天天黏糊在一起玩了。

因此安德鲁少了很多腻在格温身边的机会,心里有些小郁闷。但一看到汤姆……当时汤姆还没有对利兹表白,憋屈地看着心仪的女孩离自己这么近,又这么远。

安德鲁瞬间平衡了。

不但平衡了,还有些过瘾。

至少他还时不时能要到格温甜甜的吻。

安德鲁看到快递后,心里总是忍不住猜测格温会织一条什么围巾给她。格温没有对他提起,说明她想给他一个惊喜。安德鲁也想在圣诞那天给她她想要的反应。

安德鲁这么反复念叨着,劝着自己不许靠近格温的公寓,偷看她织得怎么样了。

在女友面前一撒谎就害羞的安德鲁,还是藏不住自己知道格温“秘密”的事。他开始更关心自家女友了。

“你这个星期一直在忙实验室的事情?”午饭时间,安德鲁来找格温吃饭。

“嗯哼。”格温拍了拍掉在实验服上的面包屑。

“那你……”的围巾什么时候织啊?

“嗯?”格温疑惑地看着突然卡壳的男友。

“你……”还有时间织围巾吗?

啊,嘴笨!不能这么说啊!安德鲁咬了一下下嘴唇。

“你注意休息,改天一起出去玩,放松一下。”结巴了一下,安德鲁立即找回了正确的回应方式。

格温点头:“我也这么想的,叫上玛丽简,利兹……嘿,安迪,别这个表情,我又没说不和你单独出去玩。”

格温轻轻一扯安德鲁的衣服,在他下垂的嘴角亲了一下。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嘴上的沙拉酱粘在了安德鲁脸上,伸手准备擦掉。

但是安德鲁先索要了一个深吻。

格温和利兹——或许玛丽简也参与——准备送他们六人一条围巾,那他送什么呢?

安德鲁也打算以实用为主,但是家里似乎又不缺什么。

算了,去看看他们最近有没有什么东西特别想要的吧。

三、

要说汤姆比安德鲁早想到要准备圣诞节,不如说汤姆天天在盼着圣诞节。

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受尽了家里人的所有疼爱。学龄前的小汤米脑中只有玩。圣诞这天,本叔叔和梅姨都会想办法将三个孩子带出去玩,

后来,本叔叔去世了。

汤姆当时已经8岁了,已经明白了死亡的含义,但他还是有些吓到了。不怎么信教的他足足向耶稣祈祷了一年,祈祷他的所有家人都不要再经历死亡。

汤姆知道自己这么说不对,人迟早会死亡的。但他还是固执地请求上帝不要再夺走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生命。

至此之后,耶稣的生日,他都特别认真地对待,不仅仅把它当做一个假期。

圣诞这天,他要在耶稣面前大声告诉他们,自己爱他们,让耶稣知道,这些人就是他的家人,他不能失去的亲人。

哥哥们和梅姨只当做是他没有长大的表现,笑眯眯地侧过脸接受他的亲亲。汤姆也不想解释,就当做是他和耶稣之间的约定。

到汤姆上了高中,“圣诞亲亲”的名单加了一个女孩的名字,利兹。

划掉。

像是想掩盖什么,汤姆快速地用黑笔盖住了利兹的名字。

他最好的朋友内德都没有被他写在名单上呢,怎么就……

汤姆想起二哥面对格温的局促表现,似乎明白了自己在利兹面前的紧张是因为什么了。

高一那年圣诞,汤姆照常低声对耶稣期待,生怕耶稣不认识利兹,描述着:“利兹·艾伦,就是那个皮肤比较黑一点,眼睛大大的,特别漂亮。头发卷卷的,过肩。她很高,我记得她是5.7英尺吧……”

今年汤姆更觉得耶稣不认识利兹了。今年他正式成为了第三位蜘蛛侠,然后遇上了一系列关于利兹的事情。

汤姆在市里兜了一圈,停在利兹房间对面的天台上,悄悄守着女孩。

今年圣诞无论如何,他都要抱住这个女孩。

汤姆都没有精力思考怎么要到抱抱,一想到可以拥抱住她,就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一回忆《盖茨比》,我就恨不得写一篇论文来讨论它#盖尼#

昨天微博的转发,我脑海一下就出现了那个雨夜,尼克走过长长的码头,安静地看着那个背影。

背影在朦胧的雨雾中逐渐清晰,抬起手,似乎想触碰住什么。如尼克所愿,背影回头了,笑容依旧如初见般那样摄人心魂。

尼克嘴角上扬又放下,在梦境和现实之间反复。

盖茨比终于回头凝视着他了,然后呢?

盖茨比表情丝毫未变,转过去看着对岸,把手伸向绿光所在的方向。

尼克笑容变了,含着淡淡的失落,又含着释然,又满是自嘲。

【盖尼】忌日快乐(四)

梗概:尼克发现,自己被困在盖茨比死前的一天内出不来了,他需要想办法破坏掉这个循环


灵感来源:电影《祭日快乐》


不ooc是不可能的


————————————————


四、


盖茨比低下昂起的头,沉默地看着他,想从中看出些什么:“好的,老兄,我就在这里等。”


尼克看着盖茨比看着黛西房间的目光,突然有些替他不值。他是如此爱着黛西啊。像罗密欧爱着朱丽叶,尼克应该让开,让两个爱情中的人儿互诉情意。


如果可以,盖茨比也许真的会攀爬着墙,跳进黛西的阳台里。


但是黛西不是他的朱丽叶。她不会亲吻盖茨比那服下了剧毒的嘴唇,不会毫不犹豫地丢下一切跟盖茨比走。


尼克不再觉得盖茨比和黛西的感情是那么的神圣,反而觉得盖茨比太傻了。但是他知道自己是喊不醒他的。


“那么,盖茨比。”尼克轻声问,“我能在这里陪着你吧。”


盖茨比看着尼克晶蓝色的眼睛,点头同意了。


两人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眼那依旧明亮的房间,轻声交谈。


尼克听盖茨比再次讲述了自己的成长过程。尼克很耐心地听,看着盖茨比认真的眼神。


这都是未来的他再也看不见的。


盖茨比是这浊世中的一丝明光,他不该消失。


盖茨比描述着他和黛西的故事,对上尼克清明的目光又突然泄气:“当然她爱过他一阵,当他们结婚的时候……也许,也许她那时还跟爱我。”


盖茨比有些疲惫了,和尼克一样坐在草坪里,抬头正好能看到布坎南家的二楼。


盖茨比从没觉得这么放松过,一切都好像如此的称心如意。他不必去费劲心思去思考要和尼克说什么,他们之间不存在尴尬的冷场,只是短暂的休息罢了。


凉凉的夜风刮来夜晚的露水味,盖茨比时而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时而闻到尼克身上的香水味。盖茨比放松了绷紧的神经,眯眼不小心睡着了。


尼克感觉左胸口又开始撕裂一般的疼了起来。看着四周没人,悄悄解开衬衫的几个扣,看了一眼。


光滑无痕,没有任何伤口。


大概是心理作用吧。尼克想。


四点多的时候,黛西终于将灯关掉了,仿佛在找什么,在窗前站了一会儿。


浅眠的盖茨比早就醒了,他看见了但没有吱声,沉默地看着黛西回到房子里。


“走吧。”盖茨比嗓子有些哑,拍了拍也有了些倦意的尼克。


“去哪?”


两人沉默地坐在地上,盖茨比开口:“你家?”


尼克左胸口的疼意又隐隐出现:“这不是什么好主意,叫出租汽车去城里吧。”


“也是,你还要上班。”


尼克一愣,下意识地想说自己不去了。他辞职几十年了,早就忘了自己应该几点打卡,早就忘了自己学习的工作技巧。但是他说不出口。


盖茨比不说,他没有理由理由缠着盖茨比去他工作的地方。


两个疲倦的男人坐上了汽车。沉默地靠在椅背上,看着窗两边的景色。经过灰堆的时候,尼克下意识地探前了身体,多留意了一下四周。


盖茨比原本低眉不愿再看这个地方,但也忍不住瞟了一两眼。


感觉不出自茉特尔死后,灰堆有什么区别。这也是情理之中,灰堆的死气沉沉已经低到了谷底,一个女子的死亡对于工人们艰难的生活来说,其令人忧伤程度还是比不上的。


威尔逊修理店的大门紧闭,看不出威尔逊是还待在店中,还是已经拿着枪出发了。


将翠色的树林抛在身后,将烟雾蒙蒙的灰堆甩在身后,到达城里时太阳已经很亮了。晨日将这座充满钞票油墨味的城市镀上金光。


汽车在不出名的债券公司门前停下。尼克在车上思考过了,也不再沉默了:“盖茨比,我思考了你之前的话。”


盖茨比回想了一下,没明白尼克指的是哪句话。


“我不在这里卖债券了,但我也不会接受你的介绍。我打算想你学习,追求我心里真正想要的。”


盖茨比这才明白他说的是之前他问他是否需要他提供便利帮助的事。听了最后一句,看着自昨晚就情绪不对的尼克终于露出初见时的笑容,一时忘了自己应该说什么,只回应着给了一个微笑。


人人都夸他的微笑,礼貌得体,又亲密温暖,眼神中仿佛凝聚了他所有的偏爱。


盖茨比之前不太懂为什么他们这么触动,直到他看见初来纽约的尼克。


男子摘下帽子,露出被汗打湿了一点的黑发,仰高下巴,故作成熟的脸上,上扬的嘴角,一双明亮的眼睛露出了男子心中天真的憧憬。


当时盖茨比瞬间就词穷了,他在记忆中搜刮了所有形容词,结果发现这些形容词基本上都来自别人对他的笑容的描述。


等盖茨比回过神来,出租车司机拔高了嗓子问他要去哪。盖茨比说了地点后,才意识到尼克刚才的话。


他也并不是完全拒绝盖茨比插手他的工作,如果刚才盖茨比第一反应问他什么是他心中最想要的。尼克说不定会告诉他,然后改变伸手帮助他。


他生生错过了和尼克亲近的机会。


盖茨比心里有些懊恼。


尼克安静地目送盖茨比离开,抬腕发现现在才7点,便转身去一家面包店里买早饭。


闻着面包的香味,上班时期的回忆立刻就回到了尼克的脑中。正常地和老板点头打招呼,正常地做事。只是……他的心脏跳得异常快。


看着时分针慢慢挪向8,慢慢走去公园的尼克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得有些疼了。停下,蹲下,都没能减轻疼痛。


嘈杂的交通刺激着尼克,习惯了乡间生活的尼克不由得烦躁起来。


可街头的声音这么多,却也没有一个“你还好吗?”的声音。


头晕眼花的尼克终于是受不住了,喊了一声粗口


街头嘈杂的声音十分突兀地消失了。尼克揉着眉心,心中有了个猜测。尼克轻微一叹气,有些不想睁开眼睛。


“生日快乐,尼克。”


尼克想说,他太熟悉这个声音,这个句子了。


求您了,上帝,别再来了好吗?


尼克有些烦躁地睁眼,看到酒店地毯花样。


————————————————

尽量为了不那么ooc,我一直保持着尼克“安静的旁观者”的态度,但是事不过三,尼克终于要想办法破开这个死循环了。


【盖尼】忌日快乐(三)

梗概:尼克发现,自己被困在盖茨比死前的一天内出不来了,他需要想办法破坏掉这个循环


灵感来源:电影《祭日快乐》


不ooc是不可能的


上一章有微小修改,改了一下时间bug


————————————————


三、


没睡好的强烈困意,加上剧烈的晕眩,再次穿越的尼克实在撑不住,晕倒了。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乔丹的一声惊呼。


被盖茨比搞得心烦意乱的汤姆愣在原地,迟疑地看着乔丹走到尼克身边。他不是很愿意伸手……


乔丹摸了一下尼克的脖子和额头,回头瞪着汤姆:“他只是晕了过去,快过来帮我!”


汤姆被瞪得心虚,赶紧放下手中的酒瓶,把尼克抱到沙发上。乔丹认为尼克的晕倒是因为闷热的天气,移动冰块,给尼克扇风。


凉气……


尼克梦见自己走在寒冷的纽约街头,慢慢悠悠,毫无目的。冷的不只是天气,还有人心。明明街上是吵闹的,却瞧不见谁在愉悦的交谈着。也听不见有人谈起盖茨比,再也听不见有人谈论西卵的派对。


我一定给你找一个人来,盖茨比。别着急。相信我好了,我一定给你找一个人来……


“嘿,我跟你们说,那个西卵的小子啊,他的故事没那么简单啊。”充满了各种奇怪味道的地下酒馆里,有人突然提起。


“那个小子啊,家族是给他安排有未婚妻的。所以他才来了纽约。结果呢?他勾搭上了表妹的好朋友,就那个很辣的高尔夫运动员……啊对,乔丹。”


什么?


“结果口味一降再降,包养了修理工的妻子?”


一阵刺耳的笑声和乱遭遭的劝酒声。


对啊,他死在盖茨比家里了。被修理工威尔逊当成了盖茨比。倒在血泊中,无人知道他的生命正在流逝,无人知道他的身体渐渐僵硬。


寒意袭上身体的每一处,尼克冷得不停在抖动,他紧紧抱着自己,试图留住身体仅存的一丝暖意。


尼克被自己弄醒了。


尼克一睁眼,只看到一片漆黑。坐起身,借着街灯认出他缩在一个蓝色小轿车的后座里。应该是汤姆的车没错,但是车里没有一个人。


四周有些吵闹,尼克抬起头环顾了一下,抬高头看着上方的T-J-埃克尔堡大夫的巨眼,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这双眼睛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凝视着世人,冷漠又似乎是在替世人感到悲哀。


尼克不禁想起刚才无比真实的梦。他在盖茨比家死去了,世人像诽谤盖茨比那样诽谤他……


不对。尼克想起晕倒前的事,揉了揉眉头。他又回到了这个时间,左胸口隐隐的痛觉也提醒着他……


“嘿,尼克。你终于醒了。”乔丹打开后排车门,坐在他旁边。


汤姆看到尼克清醒了,没有吭声,心事重重地坐在驾驶位上。


……这也许都不是梦。


“我们看到死人了。”乔丹开口替汤姆解释,“就下午我们经过的那个修理店。车祸……”


乔丹看着汤姆脸色越来越差,声音也越来越小,悄悄地对尼克耸肩,表示自己暂时没办法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尼克拍了拍她的手,表示没关系。他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死去的女人是谁。


“狗东西!”汤姆忍不住呜咽出声,“他连把车子停一下都没有!”


尼克和乔丹继续保持沉默。乔丹的原因和上辈子的尼克沉默的原因一样,因为她是旁观者,这些事让汤姆自己解决。


尼克这次不一样了,他有些害怕。茉特尔还是死了,汤姆还是告诉威尔逊先生,盖茨比在那部车上了。威尔逊先生还是会选择报仇后再自杀……


尼克感到十分无力。他很想质问一下上帝,为何要让他这个旁观者一次又一次地看着悲剧上演。


你想让我做什么?求您了,仁慈的上帝,告诉我吧。


布坎南家的豪宅出现在眼前,尼克忍不住有些怀念,又有些恨这个地方。


“黛西回家了。”汤姆盯着二楼亮起的灯,自言自语道。


路上他早就止住呜咽,这时候的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三言两语,严肃地处理好了眼前的问题。


“尼克?”乔丹站在台阶上,看着他,“汤姆还安排了晚餐,现在已经九点半了……”


尼克的确有些饿了,但是他不想再走进这座房子,还有,盖茨比应该就藏在附近。他忍了忍:“不了,我就在这里等出租汽车。”


“进来坐一会儿吧,出租汽车没那么快。”


“我休息够了。”


连续被拒绝的感觉很不好受,而且对方还是她很有好感的男生,乔丹和之前一样猛地掉头,走进大门不再理他了。


尼克沉默地站在那里,虽然不太记得他的心理年龄到底多大了,不记得未来的乔丹怎么样了,但是他清楚,自己对乔丹的感情不会再是暧昧了。


这一点就顺着以前的样子继续吧。


尼克慢慢走动着,终于,在两个灌木丛中发现了穿着粉红色西装的盖茨比。


尼克呼唤他的声音卡在喉咙,他觉得自己开口的一瞬间,一定会忍不住眼泪。


“尼克!”盖茨比也发现了他,将他拉到隐蔽处。


尼克清了一下嗓子:“杰……”


“老兄,你来的路上,有没有看见什么?”


“看见了。她死了。”


盖茨比迟疑了一下:“我也猜到了,黛西惊了一下,但是很快调整好了。”


和之前一样!黛西的一切永远是他最重要的关注点。


尼克深吸一口气,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尼克假装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当时脑子都一片混乱!黛西的情绪很不好!那个女人就这么冲出来了,我很努力地帮黛西扳方向盘了……”


“黛西开的车。”这是肯定句。


“听着老兄……”盖茨比急了,声音忍不住高了一调。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盖茨比做不出让黛西认罪的行为,“我只想告诉你,那个被撞死的女人,她的老公,已经知道你在那部车上。”


盖茨比的脸色更差了。


“他是一个鲁莽的修理工,你应该能猜出来他能做出什么事来。”尼克引导着他。


盖茨比当然猜得出来:“我顾不上这些了,现在重要的是汤姆!我担心他会找黛西麻烦。”


盖茨比仰头看着二楼粉色灯光的房间,眼神满是担忧。


尼克看到他这个样子,又感到了沉重的无力感。


“那你答应我,别回去了,赶紧离开这里。”


【盖尼】忌日快乐(二)

梗概:尼克发现,自己被困在盖茨比死前的一天内出不来了,他需要想办法破坏掉这个循环

灵感来源:电影《祭日快乐》

不ooc是不可能的

盖茨比还没出场……dbq

————————————————

二、

尼克揉着额头,深呼吸着。

他本应该留下喝汤姆的那杯香槟,他本该坐汤姆的车和乔丹一起到东卵,他本该在汤姆家门外劝杰回到西卵……

他现在该做什么?他能做什么?

尼克辗转难眠,思考着这离奇的一切沉睡,又在噩梦中惊醒。“回到过去”带来的疲倦感催促他入睡,但似乎还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催促着他快从噩梦中醒来。

“救救盖茨比。”那个声音在他脑海里低喃。

“老兄,我的原名叫杰姆斯·盖茨。”

尼克再次惊醒。天边已经微亮了,墙上的钟表告诉尼克,现在已经是早上五点了。

回过神来的尼克听到盖茨比家门口有轮胎压上碎石子路的声音,立即从床上跳下来,来不及整理折腾一晚的疲惫仪容。他一定要警告盖茨比,不管他信不信。

既然他已经回到了这个时间点,既然他已经改变了,许多事情,干脆顺着事情的发展继续下去。

尼克穿过草坪,看见大门开着,工人们不急不忙地将别墅里的东西一件件搬出。

“赫索格先生?”尼克走进别墅,看见盖茨比的管家站在那里,似乎在记录着什么。

“早上好,卡罗威先生。”赫索格礼貌地打招呼,又低头继续记录。

“盖茨比这是……”

“卖了。”赫索格简洁地说,“盖茨比先生昨晚打电话来,说要离开这里了。不只是纽约有钱可以赚,不是吗?更何况……先生似乎很确定他完成了来纽约的目标。”

什么目标?尼克很快就想到了码头那边的那盏绿灯。

黛西是答应了盖茨比,还是……又是盖茨比坚信不疑的美梦。

上辈子黛西和盖茨比的事,尼克一点都不清楚。他不知道在盖茨比死前,黛西有没有打电话告诉他,她答应了。

离开了也好,那个威尔逊先生也就不会……

等等。

“盖茨比今天还会回来吗?”

赫索格看着他,迟疑,收起笔:“抱歉这我不能确定。我想,您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一定会回来跟您道别的。”

尼克听出了赫索格的安慰,失笑:“不,我不希望他回来。”

他希望他赶紧离开纽约,离开能被威尔逊找到的地方。

赫索格一时间摸不清尼克的意思,只好让尼克随意,转身继续处理事情了。

尼克缓缓地在盖茨比的别墅里走动着。他从没见过这个别墅这么空旷过。就算是上辈子他重回故地,别墅里也堆满了碎掉的玻璃,老化的木质品,掉落的墙灰,还有摔变形了的水晶吊灯。

尼克从二楼走下来,想起这个地方是盖茨比将一大箱子衣服撒向黛西的地方。

赫索格让人将窗帘全都打开了,时而泛白,时而呈金色的阳光透进来。天更亮了一些,但是气温却没有明显变热,空气中有缓缓的凉意,不是风,是秋天到来的讯号。

没睡好的头疼都有些缓解了,尼克忍不住顺着凉意走出阳台。他想在这凉意中睡一小会儿。

偌大的游泳池出现在他眼前。

尼克心猛地一跳,下意识地看向旁边的草丛。

他记得,盖茨比就是死在了这个泳池之中。

老佣人看不清阳台上站着的到底是谁,扯嗓子喊:“赫索格先生,泳池的水要放掉啦!树叶马上就要掉下来了,它们会堵住下水管的。”

尼克忍住了急切答应的话。他的确很想同意老佣人的建议,但是他只是一个邻居,一个客人。

老佣人没等到对方的回答,小声嘀咕着是不是自己太老了,都听不见话了。反正今天是他最后一天工作了。摇摇头,动手放掉了泳池的水。见对方没有阻止的动作,就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搬家的工人坐着车装走了一部分家具,赫索格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似乎只剩下尼克继续在这座城堡里晃悠着。尼克抬腕,发现自己上班已经迟到了。挣扎好久,决定放弃赶去上班。

他爱的是文学事业,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和以前那样,辞去工作,回老家写作。

太阳从云层里露出来了,已经快中午12点了。尼克疑惑盖茨比怎么还没回来,又祈祷着他不要回来。

尼克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在盼着什么了。

“你盼着什么?”

“你想要什么?”

总之就是希望盖茨比活下去吧。

“许一个愿吧。”

“我生日……”

尼克心脏猛地一疼,疼得膝盖一软,眼泪都要掉出来了,视线一片扭曲。尼克左手试图扶墙,右手无力地捂着湿漉漉的左胸口。

疼痛的感觉没有持续很久,一阵头晕过后,尼克眨眼恢复了眼前的视线。

“生日快乐。”

尼克转身,看到汤姆拿起被冰水泡过的香槟。

【底特律/康纳乙女向】我们已经结婚了?

设定:继前作私设,人类女主,名:汉娜·哈里斯

太久没有嫖康纳酱了!

梗源微博上的各种全麻小视频

——————————————————————

一、

毫无疑问,汉娜和康纳的人生中充满了意外。

卧底这个工作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汉娜自己都记不得自己受过多少伤。她不是疤痕体质,留不下明显伤痕。但每当天气不好时,身体某处的骨头就会隐隐作痛。

从前辈的口中学习任务经验的同时,汉娜也听到了太多任务中意外死亡故事。有时候也不禁这么想:如果我死了,会怎样呢?

看着在模控修复室里,乖乖伸出破损的手臂让工作人员修理的康纳,汉娜又开始了沉思。

康纳在他们刚在一起时告诉过汉娜,如果不受到严重的伤害,他能继续工作170多年。

得知康纳真实工作前的汉娜不由自主地联想:康纳守着没有她的世界,继续生活。

警方任务中,仿生人总是冲在人类前头。康纳被更换的零件越来越多,使用寿命也越来越短。

但汉娜默默心算着,无论是老死,还是意外死亡,她还是会比康纳早一步离开。

汉娜很好地控制了情绪,头脑放空地看着完成最后一步修复的康纳走出修复室,做出轻松的神色。

她总是把自己沉浸在这个假设里,康纳却不会。那时候,这个理智的仿生人答:“我会想念你,但我不认为我会弄糟之后的生活。”

回过神的汉娜伸手拉起康纳的新手臂,捏了捏,习惯性地问:“感觉怎么样?”

“一如既往地适应。”康纳回捏了一下汉娜的手。

像是交换了什么默认的信号。汉娜笑了一下,握住康纳的手往外走。

二、

夏日炎炎,上学的熊孩子们把书本丢到垃圾桶里,商量着计划着暑假的探险。上班的人眯眼抬头看着烈日,盘算着什么时候能躲回家里懒上一天。

汉娜和康纳却没有假期。汉娜接手了一个僵持许久的案子,要去俄亥俄州的某个城市蹲几个月,不被允许任何和底特律的任何人有交流。

这是汉娜被重视的意思,汉娜不愿也不能拒绝这个案子。康纳表示理解,两人腻歪了一下午。夏夜凉爽,汉娜轻装上阵,秘密跑向俄亥俄州。

“这不过是一个远一些的加班。”这是很容易接受的事,但是在汉娜离开的第一个晚上,康纳坐在客厅里,默默地对自己念了几百遍。

汉克一看就知道康纳在想什么,也不安慰,他也说不出口那些太腻的话。伸手一搂康纳的脖子,邀请他去他家看球赛。

康纳转移了注意力,专心在工作上,闲下来有时候会去耶利哥转转,似乎回到了没有遇到汉娜的那两年。

还是很想念汉娜的。刚进家门的康纳转头,看着厨房里许久没有燃起的灶台。

白驹过隙,七月流火。康纳下班时听见社区某家熊孩子突然拔高的哭声,下意识驻足留意了一下。

“不!我手受伤了!我不写作业!”

熊孩子妈妈的声音比他更尖:“马上就开学了!至少你要做完阅读作业!”

暑假已经过去,汉娜已经离开两个月了。康纳继续往家走。

汉娜原本计划着这个夏天带他去沙滩的。“模控公司给你做了这么完美的线条,不出去显摆显摆太可惜了!”汉娜眼睛发光地,一次又一次地抚摸康纳的腹肌。

怕是要等到明年的夏天的。

几天后,一道讯息传到康纳脑中。

“汉娜在任务中受了重伤。现在在哥伦布的医院……”

三、

还好康纳手头上比较空闲。就算他手上有事,汉克都会替他揽过来。

毕竟车祸这个词……

康纳赶到医院时,汉娜的手术刚结束。按照卡莉给的信息迅速地赶到病房。

还没拉开帘子,就撞上低头冲出来的卡莉,她肩膀不止地颤抖着,擦拭着眼角。

“卡莉?”康纳伸手稳住她。

卡莉惊讶地抬头,露出奇怪的笑容:“啊,你来得真快,汉娜在里面……啊,我先去拿一下我的包。”

说完,又狠狠地一擦着眼角,把她的包乱翻一通。

找纸巾吗?康纳一时分辨不出她在找什么,转头看着帘子,里面传来几道拉长的奇怪声音。

猜测不如直接看。LED灯恢复蓝色,康纳拨开帘子,看到汉娜瘫在病床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床边坐着的男护士。男护士一脸尴尬,手中又帮她托着口水杯不能走开,便默默地听汉娜发出奇怪的声音。

“我————觉得,”汉娜闭上眼睛,突然拔高声音,“我在……飞!!!”

“好的好的。”听到声音,男护士转头看了一下康纳。

“谁呀?”汉娜语调不稳,抬起头眯着眼睛往康纳的方向看。努力睁开眼,努力分辨着对方。

汉娜不认识他了?

“放心好了,汉娜的伤不致命。”卡莉终于找到了她的手机。走到汉娜面前,拍了一张照片,好心地解放了男护士,“让他来拿着口水杯吧。”

男护士斟酌了一下,点头,将手中的口水杯递给康纳。

“别————走。”汉娜又拉长着声音说话,迷糊着眼睛,伸出完好的右手往男护士方向一抓。

男护士也猜出了康纳也许是汉娜的老公,当然是越快走越好啊。可汉娜行动太迅速了,一把揪住了男护士的手。

男护士顶着康纳的目光,欲哭无泪,想把汉娜的手掰开。一开始是不敢用力,但后来男护士发现自己的力气根本比不上她。

“嘿,汉娜,汉娜,你再看看这是谁?”男护士哄着她,将她的视线移到康纳脸上。

汉娜迟疑着,慢慢松手了。

“她刚刚打了全麻,药劲还没过,她看不清面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打个比方,像是喝醉了酒和嗑了药……”男护士解释道。

“她的伤呢?”康纳问。

“放心好了,手术很成功。左手骨裂,右腿骨折……具体的你可以看一下报告。”

……

四、

汉娜没听他们在谈什么,直勾勾地盯着康纳,眨眼的频率不正常,像是困意十足但强撑着不睡的样子。

康纳也盯着她,试探地说:“汉娜?”

“你认识我?”汉娜有些小惊讶,又喃喃道,“你怎么会认识我……”

康纳皱眉:“我怎么会不认识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汉娜闭上眼睛,微笑着,拔高了声音:“你是……天!使!”

天使这个单词愣是被她唱出了调子。

卡莉看着汉娜的丑样,乐得赶紧开启拍摄模式。

“那我是在天堂了吗?”汉娜笑容突然消失,有些失落地看着康纳。

“没有。”康纳提醒她,“我是康纳,你的老公。”

汉娜睁大眼睛,抬起头看着康纳,张大了嘴巴,倒吸一口气后:“哇……我们结婚了?”

“是的。”康纳把她的头轻轻摁回枕头上。

汉娜乖乖地靠下,盯着康纳:“我们已经结婚了?”

“对。”

“我已经嫁给你了?”

“没错。”康纳很有耐心地回答她。

“唔……”汉娜突然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在场的人都有些茫然。汉娜右手握住康纳的手:“我刚刚还在……脑袋里,设计我们的婚服呢……结果我们已经结婚了……”

康纳忍不住笑了,又有些难受。他们一直都是精简行事。闪电般地恋爱,闪电般地结婚。没有婚礼,没有惊喜,不拖拖拉拉,按照卡莉的话来说就是:用办案的速度办婚姻。

他也没去想过,汉娜是不是也很想慢下来,要一点电影里,故事书里的浪漫。

回过神来,汉娜还抓着康纳的手,叭叭叭地描述着婚礼的细节。康纳把杯子紧贴在她的脸颊,收集起她忘记吞咽的口水。

大概没什么可以描述的来,汉娜终于安静下来了。

“这个视频我可以笑一年。”卡莉还举着手机在录。

“什么视频?”汉娜茫然地转头看向卡莉。

“没什么。”康纳拨回她的脑袋。不知出于什么理由,不仅没有阻止卡莉录汉娜的丑相,自己还悄悄地保留了自己视角的录像。

“我……真的,好————爱你。”汉娜向康纳方向转了一下,像是要凑上去亲他一样。

康纳摁住她的肩膀:“别动,小心你的左手。”

“左手?”汉娜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左手,诧异地惊叫起来,“啊?!!我的手怎么了……”

好吧,她连自己发生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康纳简洁地答:“断了。”

汉娜立刻委屈地嚎了起来。

康纳担忧:“怎么了?感觉疼吗?”

汉娜闭眼睛摇头:“我感觉……我在……飞!!!!”

卡莉真的忍不住自己的笑声了:“可惜再过一会儿她就醒了……”

“不……”汉娜带着撒娇的语气说,“我现在感觉……超好!”

康纳把手指放在汉娜嘴上:“稍微休息一下吧,别说话了。”

汉娜嫌弃地别开头:“不要。我就是感觉……超————好!”

“超————好!!”像是在和自己比气长一样,汉娜又喊了一声。

“嘘,你太大声了。”康纳低声哄着她。

汉娜这下又乖乖听话了,立刻停住声音,眨巴着眼睛,轻轻把康纳拉到耳边。康纳怕她扯到左手伤口,顺着她的力弯下腰。

汉娜努力很小声,但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得见:“我,超————爱你。”

“嗯,我也是。”

“我超————爱你!小天使!”汉娜忍不住拔高了声音。

“我也爱你。”这点音量康纳的听力配件还不至于被损坏,康纳也就让她喊。

“……”卡莉狠狠地关闭了录像,“丑样没怎么录到,录了一堆……再见再见,两只爱情鸟。”

不吐不快

ooc文热度高也就算了,沙雕文热度高也就算了!

为什么严重ooc!玛丽苏!乙女文!也能破百?!

谁见过第一次见面就收留陌生女孩的复联?
谁见过女孩不说自己的来历,就让她和自己姓的铁人?(神逻辑!原文就是这么写的!)
谁见过第一次见面就敢指着小蜘蛛说我跟他姓的女孩!
谁见过第一次到复联大厦,在全体超英在聊天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去参观大厦的女孩?
谁见过自嘲“托尔那无用的弟弟”的洛基!
谁见过对着刚见面几分钟的中庭女孩,滔滔不绝诉苦的洛基!(还都是真话???)
谁见过刚来第二天早上就自作主张给集体复联做早餐的女孩?!(复联一致好评!)
谁见过认识第二天就任由女孩叫他“老秃子”的洛基?

靠!

再编辑一点吧

我真的不介意乙女向有腐向!但是你TM给我预警一下好吗?!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什么cp都吃,就是天雷虫铁虫。

不打tag,不预警,突然看到这cp,真的跟吃了翔一样。
不是诋毁虫铁虫的意思。你们爱怎么吃怎么吃,我自己会绕道。但你TM能不能告诉我前方有cp?!

五件关于告别的事

PL600乙女向(不是赛门,不是丹尼尔)

设定:私设人类女主,名:安雅·沃德

灵感来源:DrFell 的视频《要分几步才能愉快的告别》,最后的一件事有借梗 ​​​(侵删)

……………………………………………………………………
一、

从今天开始吧。

安雅睁开眼睛,看向被拉开窗帘的窗户,对面玻璃墙反射的晨光打在卧室的墙上。

这两天底特律一直在下雨,安雅已经好久都没有看到阳光。

也有可能是她很久没有出门了。

安雅已经想不起来小时候的她为什么这么热衷于拉着父母往外面跑,外面的一切明明如此无趣,折磨人。

冷漠的社会,失去色彩的街道。熟悉又疏离的同学,单调乏味的工作。

噢,她没有工作了。听说她是被一个更优秀的人替代了。

“安雅?”安雅家的PL600走上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早上好。”安雅对他微笑。

“昨晚是不是又失眠了?”PL600将安雅错过的问题又问一次。

“没有,我睡得很好。”安雅摇头。

眼里的血丝让她的话没什么说服力,PL600心里明白安雅是不会主动承认自己的不适,默默记下安雅又失眠的记录:“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有什么打算吗?”

安雅坐起,听到最后一句话,抬头想了想看向PL600:“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走走吧。”

PL600的LED黄了一下,有些不习惯安雅主动出门的命令,点头:“那您先洗漱,吃早餐,我去准备一下。您打算去哪里走走呢?”

安雅捏了捏牙膏,思索片刻:“就贝尔岛吧。”

二、

第一件事:去贝尔岛和童年说再见

今天的阳光的确不错,即使是深秋时刻,阳光仍然让安雅感觉暖暖的。

安雅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看着公园里仿生人带着小孩子玩闹,有些没有家长陪同,有家长的又似乎不在乎孩子到底在玩什么。

安雅抬头看着笔直站着的PL600:“和我一起坐下来吧。”

仿生人不需要坐下休息。但PL600没怎么犹豫,遵从安雅的指令坐在她旁边,看着前面尖叫着绕着树玩的小女孩和她的仿生人。

二十年前,安雅也这么笑着躲开父亲伸出来的手,抱着树不肯回家。母亲佯装生气地拍她的脑袋,让她听话,不然就不理她了。

是啊,如果她以前再听话一些就好了,就不会让父母这么失望。

她太爱玩了,她太懒惰了。父母提醒过她多少次?她听进去过多少次?

如果,再来一次,她能不能做得更好一些?

性格使然,她还会是她吧,还是这个令人失望的失败者。

PL600察觉到安雅情绪突然低落,额上的LED跟着一黄,转了几圈:“安雅,你也想跟着跑一跑吗?”

安雅哑然失笑:“我都要三十岁了,就不要这么幼稚了。”

幼稚?PL600反驳安雅:“我并不觉得这很幼稚。再说,你能让自己开心起来,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为什么?安雅把腿缩起来,头埋起来,闭上眼睛:“我也不知道……”

如果,再来一次,她能不能活得更开心一些?更自信一些?更自在一些?

三、

第二件事:去和她最爱那家餐厅告别

安雅一直把PL600看成是自己最信赖的人。他可是自己五年前用工资买下的啊,此后在底特律的生活中,都是他陪着自己。有抱怨,有愉悦,都是和他分享的。PL600总是微笑着看着她,给她她想要的反应。

“他真的太过分了。” “你真的太幸运了。” “真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好运。”

可当PL600转身继续家务的时候,安雅如同突然睡醒了一般。这不过是仿生人的程序设定罢了。

对PL600的态度瞬间从好朋友回到了淡淡的疏离。

“我今天……想和老朋友一起去吃晚饭,你……在家里等我吧。”

PL600停住手中的活,LED转了一圈黄色:“我能问是哪里吗?时间有订吗?”

安雅躲开他的眼神,她不是很想告诉他。PL600解释:“这样我能帮你提前订自动出租车。”

安雅不自在地拉了拉围巾:“不用了,我走路过去……不远的。”

安雅慢慢吞吞地走出门了,凭着印象往目的地走去。她知道PL600肯定猜到了她在撒谎。她没有老朋友,这五年来也没有和什么朋友出去玩过。

自己的谎言简直漏洞百出,安雅咬牙忘记刚才的事,加快脚步前往餐厅。

安雅盘算了一下自己手头上的余额。她可以在今晚点所有她想吃的菜,好好享受一次。

手指在菜单上划过,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时不时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叹气,还是点了一个人的量。

一道她一直不舍得点的菜。

安雅努力忽略周围轻轻的谈笑声,忽略本该习惯却总是困扰着的孤独感。

如果,再来一次,她能不能活得更热闹些?

四、

第三件事:去和最爱的电影说再见

安雅很喜欢看电影。

小时候,安雅就喜欢幻想自己就是里面优雅幸福的公主。她可以抱着玩偶自言自语玩一整天。

少女时期,她喜欢幻想自己有不凡的人生经历。她可以戴着耳机听歌逛街一整天。

看一场电影,仿佛经历了一次不一样的人生。

安雅看着密密麻麻的名单表,思索着。

如果,再来一次,她可以来一场电影里的生活吗?哪一部电影里的生活呢?

安雅盘腿坐在沙发上纠结了一会儿,苦恼地歪倒在沙发上。

好烦……她怎么连选一部电影都这么费劲。

“需要我的帮忙吗?”PL600站在沙发后,低头看着缩在沙发里的安雅。

安雅盯着PL600看,欲言又止。她果然还是不能完全把他当做机器看。他也会有记忆,他也会有想法……

他会有想法吗?

PL600没有等到他的答案,也不急,抬头看着电视上的名单:“这些电影您都看过很多遍了,不换一个新出的吗?”

“不,我觉得以前的电影比现在的好看多了。”安雅慢慢坐起来,“我想到要看什么电影了,你……要一起看吗?”

PL600看了眼安雅,猜出了她语气中的邀请,点头:“好的。”

不意外的,安雅又选了那部她很喜欢的爱情电影。

这部电影,PL600和安雅一起看过很多次了。PL600不仅记住了里面的点点细节,还记住了安雅看电影时的笑容,皱眉,难过。

公寓的隔音不错,房子里就只有电视里的影片的声音,还有安雅嚼薯片的声音。安雅眼睛余光看着挺直腰板认真看电视的PL600.

他有多久没有动过了?怕是看烦了这部电影,假装认真看,偷偷休息吧。

安雅起身离开。PL600立刻投来了不解的目光。

马上就要演到安雅喜欢的团圆结局了。

安雅下意识地解释:“我想洗澡……你继续看。”

PL600迟疑地点头,目送她进卧室。
五、

第四件事:……

安雅打开浴缸的水龙头,“哗哗”的水声和门的隔音效果让她听不到外面的电影声。

她记得那部电影里的大团圆结局。男女主摸着对方的脸,脸上带着她从未对其他人展示过的幸福笑容,轻轻地重复着简单的话:

“我爱你。”

两个人像是在争着比谁说的更好听,低低地在对方耳边呢喃着。

多么神奇,世上有这么多情话,此时他们的心里最甜蜜的话只剩下了这三个词。

安雅把手撑在洗漱台上,上半身靠近镜子,低低说一句:

“我爱你。”

安雅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自己。

第四件事:去感受一次“我爱你”的心动

安雅扬起嘴角,模仿电影里的男女主的笑容:

“我爱你。”

安雅僵笑着看着镜子里僵笑着的自己。

安雅闭上眼睛:

“我爱你。”

如果,再来一次,会不会有人对她说一次这句话?

谁会喜欢她啊……

安雅认真地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的绿色眼睛:

“我爱你。”

六、

第五件事:该走了

安雅取出今天早上就藏在浴室里的枪。

很久以前,底特律警长说:“武装更多的市民虽然不会完全制止恐怖分子,但肯定会起到震慑作用。”

安雅深受父亲的思想影响,她也拿了持枪证。可是没想到,她的枪是用来自杀的。

该走了。安雅冷静地想。

她消失之后,父母肯定生她的气吧?

不过她不想再犹豫纠结了。

咔哒!

手快速地拿过了枪。

作为一个家政仿生人,PL600此时的速度出奇地迅速,将手中抢过来的枪丢开。

“沃德小姐,我必须要报警了。”PL600一副冷静的样子,LED却是红色黄色之前不停转换,“我早该发现你突然积极地去贝尔岛,积极地约老朋友吃饭,还悄悄转走存款。”

安雅看到电视机已经关闭了,也明白自家的仿生人早就站在门口预备着了。

安雅本来就有些动摇,被他一打断,就有些崩溃了,尖声呵斥道:“走开!不要逼我强行关闭你!”

她还没有准备好执行第五件事……

“我爱你。”

因为还没有感受过“我爱你”的心动啊!

“我爱你。”PL600额上的LED闪着黄色,系统自动地自我检测着,却怎么也分析不出多出来的爱意。

安雅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比任何时候的还要有力,泵出的血液似乎烫得她胸膛都在发热,嘴唇颤抖,眼睛发酸,手脚发麻。

看着安雅冷静下来了,LED也跟着稳定在了蓝色。像是被鼓舞了一样,PL600慢慢地靠近她,将她错过的大团圆结局在她面前演了一遍。

摸着她的脸,低低呢喃:“我爱你。”

第五件事……

安雅向前一步,抱住了PL600.

BGM:Taylor Swift - Our song由Asa的新电影的预告片产生的小脑洞,呜,果然还是最爱小少年的小甜饼!手头上还有一个乙女游戏梗的荷兰傻,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才会剪好